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03章 月光下的撒旦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脖颈间,是他落下的吻痕,密密集集,萧薇被他吻得迷糊,两双小白嫩的手臂,就紧紧缠着他的脖颈。

    她哼哼地嘤咛出声,动情时,忍不住低低地喊。

    “沈君乔,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这话,立马让沈君乔兴奋,他狠狠地占有她,似乎只有这样,才能体现他对她的需要,回着。

    “我也爱你,薇薇,我爱你。”

    大床上,两具身躯纠缠在一起,即使已经无数次亲密,可,他对她,她对他,却从来不会厌倦。

    终于,许久后,当一切平息时。

    沈君乔重重地压下来,他也不怕把她压坏,那么沉重的身子,就这样压在她身上。

    下方,萧薇哼哼一声,累了,倦了,迷糊地睡着。

    他的头,埋在她脖颈间,气息还不怎么平稳,道。

    “薇薇,明天去做个检查。”

    “嗯。”

    小女人嘤咛一声,然后没动静了,沈君乔抬头看她,才发现,她沉沉地睡去了。

    见此,他看着她那张小脸,手不禁摸上去。

    碰触着这张顺滑的脸蛋,沈君乔的眼神,莫名有些复杂,这一刻,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究竟是错还是对。

    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明知道,跟她在一起,会受到良心的愧责,可,他还是爱她。

    沈君乔喃喃自问,问她,也在问自己。

    “我该怎么办?薇薇,我该怎么办?”

    然而,小女人睡得安稳,似乎不知他的痛苦,她带着他爱她的美梦,就这样一直睡去,待醒来,会看到阳光。

    可,在熟睡的过程中,她却永远看不到,他屡屡在深夜时,冷冷注视着她。

    另一旁。

    夏其宿醉酒吧,他一边给自己灌着酒,一边喃喃地喊着。

    “薇薇,薇薇……”

    而这时,沈君乔却在阳台上,他回头看萧薇一眼,见着她还在熟睡,便放心,然后,才收回视线。

    一轮明月当空挂。

    在月光的抚摸下,沈君乔静静站在阳台上,手里拿着手机,丝毫没有任何表情地,就这样对电话里头的人吩咐。

    “容名,给我解决了夏其。”

    大半夜地,容名接到他的电话,见着他就是说这个,不禁吓得容名连心脏都跳了跳。

    呆了一下,容名马上出声,明显很急。

    “沈总,为什么呀?”

    杀人明明是犯法的,容名实在想不到沈君乔为什么要做些知法犯法的事情来,再者,叶雅那边的事情还没处理好呢,他这边又要闹事。

    阳台上,沈君乔静视那轮明月。

    他眼中透着冰凉,也有些许迷茫,然而,所说出的话,却仍旧那么坚定。

    “杀了他,他知道太多事情了。”

    安子皓是个有手段的人,所以,沈君乔奈何不了他,但,夏其简单些,也好对付些。

    为了能将这件事永远地瞒下去,沈君乔只能这样做了。

    电话里头,容名听后,不禁一怔。

    他眼睛都睁大了,似乎有点不敢置信,嘴里喃喃着。

    “沈总,你说什么?夏其知道了?”

    话毕,容名似乎终于冷静,他眼里也闪过寒光与杀意,然后,明白地点点头,应。

    “我知道怎么做了,沈总。”

    接下来,挂了电话后,容名开始打给手下,吩咐他们找出夏其,毕竟,他现在不知道夏其在哪儿,只能先找到人,才能下手。

    再者,想要将手脚弄干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必须安排好一切的一切事情,才能顺利下手,否则,被警察查出线索,可是很大危险。

    与此同时,在这旁。

    沈君乔静静地站在那,他看着明月,脸色静静的,眼中,由刚开始的迷茫,慢慢转变为冷笑。

    他嘴角勾了勾,自语着。

    “怪不得我了,夏其,我本意是不想动你,但,怪就怪你知道得太多,而刚好,我在这时,正式确定与薇薇的关系,所以,你是碰在枪口上了。”

    月光之下,他冷笑的模样,竟是那般森寒,就像一个完美的魔鬼,明明有着俊逸的外表,却拥有一颗生长于烟暗之中的心。

    大床上,萧薇安静睡着,浑然不知这一切。

    今晚,就这样过了。

    好在的是,夏其并没有事,容名是派人去了夏其的家里看,然而,好死不死的,偏偏夏其去了酒吧喝酒。

    所以,他这才万幸躲过一劫。

    直到第二天,容名也没找到夏其,不知夏其的人在哪儿,所以,只能推迟,等第二天发现夏其后,再实行跟踪的办法。

    第二天时。

    沈君乔亲自陪萧薇来医院检查,他一路上都沉默着,话不多,因为,夏其那边给他的答复时,暂时还没有解决夏其。

    所以,沈君乔便有些担心。

    每推迟一点,机会就多一分,如果夏其不知从哪里突然窜出,去告诉萧薇了,那,他就前功尽弃了。

    门口前,萧薇进去检查时,她回身跟沈君乔告别,安慰着。

    “别担心,我很快就可以出来的。”

    “嗯。”

    沈君乔点了点头,他揉揉她的头发,哄。

    “好,那你好好在里面检查,我在外面等你,不用怕,我就在外面。”

    “呵呵……”

    萧薇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她进去了,沈君乔走到这旁的长排椅上坐下,却是开始拿手机,脸色严肃着。

    他是打给容名的,那头,容名一接电话,他就立马问。

    “怎样了?”

    闻言,容名摇摇头,为难着,解释。

    “还没找到人,他昨晚一整晚都不在家,不知道躲哪儿去了,我已经派人去他公司门口盯着了,只要他一来公司,我们便马上盯着他的行踪。”

    沈君乔听后,他抬手看了看表。

    在见到都这个时间了后,夏其居然还没去公司,他不禁皱眉了,不解着。

    “不对呀,都已经过了时间,他怎么还不来公司?”

    那头,容名似乎也很不解这个,回。

    “我也不清楚,反正,派去的人说,没看见夏其的人,他肯定还没来公司,至于到底在干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话毕,容名许是敏感,他不禁猜忌一声。

    “沈总,你说,会不会是夏其知道我们的意图了,所以,反而躲起来了?”

    然而,沈君乔却对他这个猜想很不认同,解释着。

    “不可能,如果他真有这种怀疑,大可叫保镖保护自己,或者报警,可,直到现在,我们这边也没收到什么电话警告,不是么?”

    “额……”

    容名答不出话来了,被沈君乔说服。

    这时,只见沈君乔沉默一下,然后,他看向那扇门,眼神一下子就复杂起来了,道。

    “容名,我现在在陪薇薇检查,她极有可能会怀上,所以。”

    沈君乔眯了眼,整个人散发危险的气息,眼中寒意杀意连连。

    “夏其必须得死,必须得带着他所知道的一切去死。”

    一听这话,容名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马上点头,明白地应。

    “是,我知道了。”

    挂了手机后,沈君乔静静的,视线就一直看着那扇门,喃喃自语。

    “薇薇,不要怪我,我也是被逼无奈。”

    另一旁。

    在某间酒吧内,夏其迷迷糊糊地醉着,睡到现在,人才总算有点醒的意思。

    他缓缓抬头了,也坐直了身子,才发现,自己在这睡了一整晚。

    这间酒吧,是全天候24小时营业的那种,会有员工两班倒来轮班,所以,不需要担心员工的睡眠问题。

    调酒师见夏其终于醒了,忍不住说他一句。

    “昨晚那班人已经下班了,先生,你睡得还真沉,直到现在才醒来,我们这班白班的,都已经又上了好一下班。”

    闻言,夏其觉得脑子发涨。

    他浑浑噩噩地站起,朝门口走去,准备走人,身后,调酒师连忙喊着。

    “哎,你钱还没付呢。”

    听到这话,夏其回身,掏了钱包,然后,抽出一叠钱,甚至都没算,就这样往那吧台上一扔,才转身走人。

    走出门口的那一刻,看见太阳,夏其还觉得刺眼般。

    他伸手挡了挡眼,一时竟无法适应在阳光下的日子了,反而习惯昨晚那种日夜颠倒的夜生活。

    头顶,太阳热热地当空挂,照晒得人类头晕眼花。

    夏其朝自己的小车走去,人还处于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不过,他大脑清醒了一点,即使开车,也不算酒后驾驶了。

    另一旁,医院里。

    萧薇检查好后,她出来,见此,沈君乔马上站起,高兴地朝她走过去,问。

    “怎么样了?”

    闻言,萧薇摇摇头,解释着。

    “还不知道呢,单子没出来,走,我们去拿单子。”

    “好。”

    沈君乔陪同她一起去拿检查单,当看到,检查单上,的确显示着已孕的情况后,沈君乔呵呵地笑了。

    这旁,萧薇也有些高兴。

    她看向他,浅浅地笑着,道。

    “沈君乔,我怀上了,真的怀上了。”

    沈君乔将头靠过来,靠着她的额头,一脸的幸福,应。

    “嗯,你怀上了,童童,以后,我们好好在一起,好好过日子。”

    此刻,他那张脸,那么俊美,因为,他笑了,所以,花儿都为他盛开,可,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他残忍得,连花儿都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