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04章 好矛盾的感觉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从医院回到家后,萧薇一直都是高兴的,沙发上,她坐着,明明还是平坦的小腹,然而,她却像大腹便便一般,双手抱着小腹,脸上洋溢着笑容,自语。

    “不知道怀孩子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从没怀过孩子的少女,会对怀孩子这种事情有着特别的好奇。

    这旁,沈君乔朝她走来。

    他笑笑,一边走过来,一边解释着。

    “孩子的事情还早着呢,薇薇,我们先选个婚期,把婚礼完成再说。”

    沈君乔走到后,他顺势坐下,探过身去,将茶几上的日历拿过来,两人一起看,一边看,他一边解释。

    “过两天我们就去登记婚姻,薇薇,你觉得哪天登记比较好?”

    这旁,萧薇应声看去,看着日历,她浅浅笑着,然后看他,回。

    “你选吧,你觉得哪天好?”

    听到这话,沈君乔只得自己看了,然后,他还真的选了一个自己觉得不错的日子,便指着那天对她说。

    “那就下个周二吧,就这天。”

    “好。”

    萧薇笑着点头,这旁,沈君乔将她轻轻拥进怀中,感受着这一刻难得的幸福。

    另一旁。

    夏其已经开回家了,他缓缓停车,然后推门下来,准备回家洗簌一番再去公司,不然,身上的酒味实在太难闻。

    走到门口前的时候,他正准备进去的。

    然而,就在这一刻,夏其可能发现了什么,他眉头一皱,下意识地回头看去,却又什么都没看到。

    见此,夏其以为是自己太敏感了,便收回视线,进去了。

    事实上,并非是他敏感。

    在那旁的停车区域,有一辆车,和别人的车子停在一起,小车里,那人拿着电话正跟容名汇报。

    “容先生,夏其已经回家了。”

    听到这话,容名两眼一眯,他马上命令。

    “盯紧点,一旦找到机会,就下手。”

    “是。”

    于是乎,夏其正式进入被监控的情况。

    这时,只见屋子的二楼内,夏其站在窗帘旁,他轻轻掀开一点窗帘,看了看外面的情况。

    虽然他刚才回头的时候,的确没看到有人在盯自己。

    但,夏其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有一双眼睛,的确在暗处盯着自己,这是动物本能的生命危机感,很准的。

    放眼望去,外面一片平静,即使是现在,夏其也没察觉出什么异样来。

    他暗自不解着,觉得自己会不会真的有点太敏感了。

    然后,夏其不再理,去洗簌了。

    另一旁,沈君乔和萧薇,正在商量着婚事的情况,两人在讨论着,要请什么人来。

    忽然,就在这时,沈君乔的电话响了。

    听到动静,沈君乔下意识地拿出手机,当看到是容名打来的后,沈君乔不禁眯了眯双眼。

    他暗扫萧薇一眼。

    然而,小女人现在正忙活着想事情,也没空理他,见此,沈君乔便站起,朝那旁走去,才接的电话。

    “喂?”

    电话里头,容名的语气有些严肃。

    “沈总,夏其已经回家了。”

    一听,沈君乔走去的脚步,为之顿了顿,他沉默一下,然后,又再继续,才出声。

    “嗯,好,那就按原来的那样去做。”

    因着萧薇就在不远处,所以,他话也不好说得太直白,能让容名听得明白就行。

    那头,容名听后,便点点头,应。

    “是,我明白了。”

    挂了手机后,沈君乔转身看萧薇,看着她一副思考的可爱模样,他眼神有些复杂。

    为了得到她,他真的有点不择手段了。

    沈君乔朝她走过去,开玩笑一般,问。

    “薇薇,你会不会有生我气的一天?”

    沙发上,萧薇听到他这话,不禁转头看来,觉得他问得莫名奇妙的。

    “怎么这样说?”

    沈君乔走到了,他笑笑,捏捏萧薇可爱的小脸,回。

    “没呀,就是,我以前做太多对不起你的事情了,然后,我就整天担心着,你会不会有生我气的一天。”

    这旁,萧薇一笑。

    “不会,我永远都不会生你的气。”

    她笑得如此灿烂,使沈君乔见了,莫名地眼眸动动,心内反而添了一份内疚感。

    沈君乔还是患得患失,不安着,他将萧薇拥进怀中抱紧,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把她抓牢一般,轻轻低诉。

    “薇薇,记住你这话,你自己亲口说的,永远不会生我的气,记住你这话。”

    “嗯。”

    这旁,萧薇点头,她觉得沈君乔有点怪,便不解着。

    “沈君乔,你怎么了?”

    他没答,只紧紧抱住她,紧得萧薇都有些透不过气来了,见此,她只得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安慰着。

    “别怕别怕,我说了,永远不会生你的气,真的。”

    接下来,夏其那边换了一身衣服后,便再度出门,他走到自己的小车旁,正准备拉门坐进去的,然而,却是在这时停下。

    夏其看向四周,他皱眉着,不解着。

    真的,真的有人在盯着自己,只是,他不知道对方在哪里而已,夏其心里一动,马上拉门坐进去了。

    他发动车子开去。

    等他开出很远后,那辆车,自然也跟上他了,夏其不断地注意身后的小车,很快,他便发现,有辆车子一直跟着自己,从不换道。

    其它的车子,不是同开一两个道就改方向,唯独这辆车子,一直跟他跟到现在。

    见此,夏其皱眉了。

    他看着前方,眼神复杂着,沉默一下,便拿出手机,然后塞耳麦,给沈君乔打了一个电话。

    这旁,沈君乔正和萧薇抱着的,他听到来电,以为是容名打来的。

    沈君乔马上推开萧薇,伸手去拿手机,向那旁走去了,解释一句。

    “是容名,可能是公司有点什么急事。”

    他这样说,萧薇便真的信他,便收回视线了,然后,继续忙活自己的事。

    沈君乔拿出手机,当看到显示屏上,是夏其的来电,而非容名的来电后,沈君乔皱眉了。

    他盯着屏幕,久久沉默好久,然后,才接的电话。

    “喂?”

    小车里,夏其见接通了,他笑哼一声,冷冷的,视线扫了眼那块后视镜,见对方的车子还跟着自己,夏其不禁出声。

    “沈君乔,你准备干吗?”

    闻言,沈君乔一挑眉,他装不懂。

    “什么准备干吗?”

    夏其不想跟他绕,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的那种。

    “我被跟踪了,我怀疑,是你干的。”

    听到这话,沈君乔反而沉默了,他沉默一下,然后,才出声,语气淡淡地听不出情绪。

    “证据呢?”

    “哼!”

    夏其冷哼一声,直接挂机,因为,他改拨号码了,这次,是打的110。

    他已经可以确定对方是在跟踪自己了,所以,可以报警了。

    这旁,沈君乔听着突然挂断的电话,他不禁挑眉,心中细细回味一下夏其的那番话,然后,他做出一个决定,打给容名了。

    “容名,先停手。”

    电话里头,容名一怔,不解着。

    “为什么呀?沈总。”

    沈君乔此时已经走出了屋子,所以,他的话,萧薇是听不到的,只见他回着。

    “夏其发现你们跟踪他了,这样是得不着手的,先停手,等我消息你们再动。”

    “这……”

    容名虽为难着,但,最终还是点头同意。

    “那好吧。”

    挂了手机后,沈君乔想想,他干脆跟夏其摊开来说,便又打给夏其一通,等接通后,他直入主题。

    “夏其,既然你已经知道,那我也没什么好掩饰的了,我警告你,闭好嘴巴,否则,我不介意用这个办法让你永远闭嘴。”

    小车里,夏其见他总算肯坦白了,不禁非常愤怒,问。

    “沈君乔,你还敢杀人灭口不成?”

    “如果我就杀人灭口了呢?”

    沈君乔一副张狂口气,压根不怕惹事的模样,提醒着。

    “夏其,我本不想动你,但,是你威胁到了我,也提醒你一句,法律在我沈君乔眼里,压根连个屁都不是,我完全有这个能力,把一切不合法的事情,进行合法化处理。”

    “你?”

    那头,夏其怒极,已是不知说些什么的感觉,沈君乔这种蔑视法律,张狂自大的态度,着实让他太不爽了。

    这旁,沈君乔似乎没什么心情再跟夏其废话,他只最后警告一句。

    “薇薇这边要是听到什么风声闲话,夏其,我要你的命来偿还。”

    凉凉语气中,他这话,说得却极其让人心惊。

    夏其听后,他替萧薇心疼极了,苦笑地自问。

    “薇薇究竟是做了什么孽,才会招惹上你这么一个魔鬼?”

    闻言,沈君乔双眼一眯,他心中的恨意,有些被激发出来,说得咬牙切齿的。

    “错就错在,她是萧文的女儿。”

    沈君乔觉得自己无法再说下去了,他一把挂机,拳头更是紧紧握着,似乎只有这样,他才不会现在就冲进去,生生掐死萧薇。

    他爱她呀,可,他也恨她。

    怎么办?好矛盾的感觉,这就是沈君乔的心理感受。

    屋内,萧薇还不知道一切,依旧陷入她的美梦中,似乎也不愿醒来一般,因为,当真相被揭露,是她所不能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