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05章 幸福丢失前一刻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关于叶雅的那件事,也不知道安子皓和叶家的那些人,是怎么打通关系的,反正,下午的时候,叶雅居然被释放回家了。

    办公室内,沈君乔知道这点后,他皱了皱眉。

    对面,容名站在那儿,他看着沈君乔,不禁下意识地出声。

    “沈总,叶雅的那件事,你就放着不再管了么?”

    听到这话,沈君乔倒一挑眉了,他不答反问。

    “那你要我怎么管?”

    闻言,容名皱眉,他沉默一下,也犹豫一番,然后,才定定地看向沈君乔,提醒着。

    “沈总,你别瞒我了,我知道的,如果你真想出手对付叶雅,她绝对没有退路可走。”

    容名默默低头了,变成嘀咕的那种。

    “就比如夏其这次,如果你真想一个人消失,怎么会没有办法,只是,看你想不想而已。”

    办公椅上,沈君乔见容名居然这般猜透自己的心思,他笑了笑,有点嗤笑,又有点苦笑的那种。

    这时,只见他端起桌面的咖啡,然后,站起朝那旁的落地窗走去。

    走到时,沈君乔一手插着袋。

    他静静站那儿,视线看着玻璃外的一切景色,先是端着咖啡喝了一口,才略略无奈地出声。

    “办法?办法我倒是有,只是,不管再怎么说,叶雅毕竟跟我青梅竹马,难道,你真的非要我赶尽杀绝不成?”

    喝完那口咖啡,沈君乔眯眼了,他语气有些冷寒。

    “不到万不得已,只要叶雅做事没有太过过份的情况下,我都可以选择原谅她,除非……她触及了我的底线!”

    身后,容名听得心口颤颤。

    另一旁,家里。

    萧薇正在观看新闻,叶雅的那件案子,也算被媒体重点关注的,所以,叶雅被释放回家这件事,记者进行了第一时间的报道。

    沙发上,萧薇紧张看着。

    电视的画面里,叶雅被记者追着,她压根就不理那些记者,虽然人看着还是那般高傲,但,毕竟在警局呆了些时间,所以,脸色上,倒有了些疲累。

    安子皓在身旁扶着她。

    此时,安子皓的脸上,是没什么表情的,看着他,萧薇的眼神有些复杂。

    这个男人,一边在追她,另一边,却又对叶雅的事如此上心,他看着很专情,然而,却总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

    同时对两个女人专情,试问,这种奇怪的专情,真的叫专情吗?

    不过,萧薇也只是想想,她没再多理会这件事。

    她很快就和沈君乔结婚了,到时,自己将完全属于沈君乔,她不该再进行分心。

    厨房里,梁妈刚好忙活着出来。

    一见萧薇又看叶雅的那些报道了,梁妈不禁生气,马上就走过来,更指责萧薇。

    “萧小姐,沈先生不是说了吗?不准你看这些,你再看,我把电视插头给拨了。”

    闻言,萧薇马上服软,她急急地伸手去拿遥控器,自个一下子关了,然后,双手合十,做一个祈求状。

    “好了好了,梁妈,我知道了,保证不再看,这样行了吧。”

    梁妈才不信她,走到那电视机旁,一下子拨到了线路,然后,将那条链接的线路拿走,回她的厨房里,哼着。

    “这样,你就看不了了。”

    沙发上,萧薇有些郁闷了,她看向电视机,扁着嘴,却无可奈何,因为,没线路连接,她也奈何不了这电视机了呀。

    接下来的时间,萧薇在那坐着无聊,她四仰八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大声地叫。

    “梁妈,好无聊呀。”

    闻言,梁妈从厨房里走出来,她手里端着一盘水果,看见萧薇这样,不禁数落她两句。

    “真是,你看看你,这么大个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走到后,梁妈将手中的水果放下,拿一个递萧薇了,解释着。

    “喏,吃吧,刚洗好的,现在你备孕期,要多吃水果,才能对身体好,以后怀的孩子,也健康些。”

    听着这话,萧薇还真信,她接过了,大大啃一口,傻呵呵地笑。

    “谢谢梁妈。”

    晚间的时候,当两人在大床上哼哼唧唧时,萧薇不禁趁着空档,问他事情了。

    “沈君乔,叶雅被释放的那事,你知道了吧?”

    他正运动着的,一听,动作莫名地停下了,只见他抬头,挑挑眉地看萧薇,问。

    “知道,怎么?”

    身下,萧薇略略喘息,她双手搂着他的脖颈,眼神有些醉酒的迷离,只见她回。

    “没,我就是好奇,酒吧女的那件事,到底跟叶雅有没有关系?”

    官方上的说法,肯定没有,否则,叶雅就不可能被释放了,但,萧薇现在不怎么信那些所谓的官腔话。

    这旁,沈君乔见她问这件事,他好奇了。

    “你问这个干吗?就算有关,又怎样?无关,你又想怎样?”

    萧薇见他这副态度,却是皱眉,更有些不高兴,她闷闷地推他,不想再跟他那个了,哼道。

    “出来,我要睡了。”

    听到这话,沈君乔知她生气,见此,他不禁笑笑,非但没有依她所言,反而还狠狠地进去,笑着。

    “不出来又怎样?你能奈我何?”

    萧薇恼着,她生气地推他,说着气话。

    “讨厌你们这些有权有势的人,以为自己有点权势了,便可以主宰世界,你的命就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了。”

    在萧薇眼里,她觉得,如果真是叶雅害死那酒吧女的,就应该抵命。

    可,她看到的是什么?

    是叶雅被各种权势救出,而酒吧女,死就死了,死了,别人说不定还吐她一口,骂着她天生贱骨头。

    上方,沈君乔见她这样,不禁呵呵地笑,恶劣地弄着她。

    “我一般对别人都很尊重,唯独对你不想尊重,怎么恶劣,怎么权势怎么来。”

    他许是想刺激萧薇,狠狠低头一咬。

    不出意外,萧薇马上疼得大叫,而他,加快了速度,萧薇便被他弄得晕晕沉沉的,整个人都没有意识,唯一的感觉,就是身体间的摩擦,有点原始。

    许久后。

    萧薇迷迷糊糊地睡着,沈君乔搂抱着她。

    看着怀里的小女人被自己折腾得不轻,他不禁低头一吻,轻轻落她额头上,然后哄。

    “睡吧。”

    闻言,萧薇似乎还有点意识,不禁嘤咛一声,往他怀里缩了缩,便沉沉睡去了。

    接下来,夏其那边不知怎么回事,他居然没有再联系过萧薇。

    日子就这样风平浪静地过着。

    这天早上。

    沈君乔和她一吃过早餐,便载着人去民政所,因为,今天就是登记的那天,刚好周二,两人当时说好这个时间的。

    小车内,沈君乔平静着,至少,他脸上是平静的。

    然而,在他心内,却有小小的激动,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进民政所那种地方。

    至于叶雅,他的确宣布了婚期,却并没去登记,所以,在法律上,他和叶雅,还不算有关系。

    这旁,萧薇转头看他一眼。

    见着沈君乔一脸平静的,萧薇不禁说出心内的感受。

    “沈君乔,我有点紧张,怎么办?”

    她声音都有些抖,完全进入一种无意识,就是说话不经大脑的情况。

    “待会,去到那的时候,我该说些什么呀?工作人员问我,我又该怎么回答呀?还有,那儿的人多不多呀?”

    萧薇滔滔不绝,她明显是紧张过头了。

    主驾驶座上,沈君乔听后,他浅浅地笑着,说了她一句。

    “待会你什么都不用说,由我来说就行。”

    “哦。”

    萧薇点头,但,她整个身子还是颤得厉害,而沈君乔,却洋溢在幸福当中,只要再一下,真的再一下,他和萧薇,就可以成为合法的夫妻了。

    高贵的小车,沐浴在朝阳中,缓缓往前开驶着。

    原本,应该是开往幸福之地的,然而,到了终点站后,沈君乔的脸,却猛然一沉。

    民政局的大门口那里,夏其面无表情地站着。

    看着他,沈君乔危险地眯眼,这一刻,他冲动到想杀人,再一下,他的幸福就可以来临,为什么不给他多一些的时间?

    副驾驶座上,萧薇看见夏其站那儿了,她不禁怔住。

    因着她好久没见过夏其了,所以,现在突然见到他在这种地方出现,萧薇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推门出去,准备去问问夏其。

    这旁,沈君乔见她想走,一急,马上伸手来拉人,大喝地命令。

    “别出去。”

    似乎,在沈君乔眼里,夏其这一刻是危险的,他不能让萧薇靠近。

    萧薇见他拦自己,以为他是不高兴自己跟夏其又亲近,不禁扳开他的手,也解释着。

    “沈君乔,你别这样,我就出去问问他,跟他说两句话,然后就回来。”

    说着,她想起了,不禁也劝他。

    “对了,那儿就是民政局了呀,我们要登记,不是要进去吗?下车吧,沈君乔,我们一起过去。”

    她说着又要推门下车,然而,沈君乔就是不让她下,将人拉扯回来,沉声命令。

    “不登记了,薇薇,我们下次再登记,走,快走,我们现在就走!”

    这一刻,他避夏其如蛇蝎。

    因为,沈君乔知道夏其想干什么,但,他绝对不会给夏其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