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06章 被关着的感觉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副驾驶座上,萧薇见沈君乔这样,不禁觉得他很奇怪,她用怀疑的眼神看他,不解着。

    “沈君乔,你到底怎么了?”

    一听,他立马就怔住了,看着萧薇,眼神复杂的,却没有吭声,只看而已。

    萧薇觉得他怪怪的,一把扳开他的手了,非要下车不可。

    见状,沈君乔一沉脸。

    他二话不说,抓住萧薇又扯回来,还有些生气那般,大声冲她吼,已是发火。

    “我说了不要下去,你是聋了还是没听见?”

    萧薇见他吼自己,眼泪一下子就来,委屈得很,她流着泪看他,看了一下,然后,生气地转身,却是要再次出去。

    这旁,沈君乔简直被她气死了。

    他脾气一上来,也不管她会不会因此恨自己,手径直就伸去扯她的头发,一把将人扯回来,怒吼。

    “给我坐好,我们马上离开。”

    萧薇哭着,她抓着自己的头发,明显被他扯得生痛,见沈君乔已经彻底发狂,她也急了,二话不说,一口就咬他手臂上。

    立马,沈君乔受痛,他扯住萧薇的劲道便松了松。

    一见机会来了,萧薇马上推开他,急急地推门出去,见状,沈君乔一急,本意是,想跟着追出去的。

    可,当他跨步出去的时候,他犹豫一下,却又停止了。

    看着萧薇冲向夏其,沈君乔心口凉凉的,他已经预知,自己刚建立的幸福,即将破灭。

    那旁,萧薇哭着跑向夏其。

    夏其就面无表情地站在民政局的大门前,一直看着萧薇,直到萧薇跑到他面前,扑进他心口委屈哭着。

    小车里,沈君乔看到这一幕,只感觉心口空空的,仿佛被掏空一般。

    已经没有任何的机会了,他真的无力回天了,他所看到的,全部是绝望,一丝丝阳光也看不到,烟漆漆的一片。

    这旁,夏其推开萧薇。

    他双手抓着她的肩,静静地看她,对面,萧薇还是满脸泪水,正抽泣着,见此,夏其不禁出声了,说话就像机器人一般没有灵魂。

    “听到你要跟他结婚了,所以,犹豫很久,觉得你应该有知情权,应该知道这件事。”

    闻言,萧薇一怔,她呆呆的,听着。

    夏其知她会是这种表情,所以,也不出奇,只继续他自己的。

    “薇薇,你可能不知道,沈君乔两年前会找上你,其实,是有原因的。”

    萧薇由刚开始的怔愣,慢慢转为震惊,眼睛还睁得老大。

    小车里,沈君乔安静地坐那儿,整个背部,都贴着椅背,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两人,他听不到什么,甚至看不到萧薇的脸部表情。

    因为,刚刚好,她的位置,是背对自己的。

    但,他可以看到夏其,沈君乔所看到的,是夏其的嘴巴在一动一动,明显说着什么,沈君乔不用听也猜到,应该是在说那件事。

    就这样,他也不知过了多久。

    终于,那旁的人,似乎说完了,沈君乔看到,萧薇怔怔地转身看向自己这里来,见此,沈君乔倒一嗤笑了,带着不屑。

    好吧,他原本想真心实意地对她的,现在看来,是行不通了。

    看着萧薇那副表情,沈君乔危险地眯了眼睛,犹如困兽一般恐怖,语气森冷森冷的,吓人得很。

    “薇薇,即使你知道又怎样?我沈君乔想得到的东西,从来就没有得不到。”

    他忽然一抬手,五指收拢,握成了拳头,以示自己的决心。

    “而我,现在想得到的,就是你的人!”

    当然了,他所谓的得到人,不一定要得到心,只要得到身也可以。

    沈君乔推门下车了,朝萧薇那旁走去,不远处,萧薇还是怔怔的,一直看着他。

    这时,沈君乔走到后,他扫夏其一眼,然后,才看回萧薇身上,伸手过去拉她,喊。

    “薇薇,我们回家。”

    不曾想,萧薇却后退一步,她开始摇头,更开始苦笑,泪水也涌落了,自嘲着。

    “沈君乔,你可真是厉害,我被你耍得团团转,两年来,我就这么跟了你两年,原来,你这样对我,是因为我父亲的事情。”

    这旁,沈君乔看着她哭泣的模样,心里不禁有些疼。

    他语气放缓了一些,尽量柔和地劝。

    “薇薇,不要想那些,我们回家,我们从头来过,还可以,我们还可以继续的。”

    “继续?”

    萧薇笑出了泪。

    “你告诉我该怎么继续?我想跟你结婚的,我想为你生孩子的,可,沈君乔,你现在却告诉我,原来,你根本不是真心爱我,你这样做,只是为了帮你父亲报仇,你找不到仇人了,所以,把一切的过错全推我身上来。”

    这时,萧薇转头了,她不想再看他一眼。

    “沈君乔,算了吧,我们已经没有继续的可能。”

    她说着就要走去,见此,沈君乔眯眼,他开始变得冷漠,一秒之间,仿佛又变回曾经的那个撒旦,提醒着。

    “我有说让你走了吗?”

    闻言,萧薇走去的脚步,现在不禁停下,她背对他,这旁,沈君乔继续着。

    “我一天没说你可以离开,你就一天走不了。”

    不曾想,萧薇一下子转回头,她冷笑了,眼底还有些恨意。

    “你以为你是谁?沈君乔,我告诉你,以前,你可以困住我,现在,你却困不住我,不信,你尽管试试。”

    说着,她又要走。

    沈君乔见了,二话没说,一下子就走过去,直接扯住人,萧薇发怒了,像个小兽般挣扎,抓住他的手臂,一口就咬下去。

    见此,他疼得皱眉,然而,抓她的力度,却不曾松开一分。

    因着萧薇咬得很用力,所以,没几秒,就把他手臂给咬破,都已经咬出血来了,可,即使如此,他也没有松开的趋势。

    沈君乔就那样冷冷地看着萧薇,任由她咬。

    终于,萧薇哭着咬不下去,她呜呜地哭着,牙齿间,尽是血腥味,把他咬流血了,她的心也在滴血。

    怎么办呀?

    她爱他呀,现在才发现,她是真的爱上这个男人了,即使知道一切的真相,可,她还是恨不起他来呀。

    这旁,沈君乔见她有松口之意,径直一拎人,像拎小宠物般,就这样拎着她走去。

    夏其看着,却没阻止之意。

    因为,真相已经告诉了萧薇,如果她还选择和沈君乔在一起,那么,他也不会再插手,那完全是她自己的选择权。

    接下来,沈君乔拎着她坐进小车,缓缓发动车子开去。

    回到家后,一进门,梁妈看见沈君乔的手臂在流血,不禁吓了一跳,连忙迎过来,急急地问。

    “沈先生,你这是怎么了?”

    沈君乔脸色冷沉着,他没应,只拎着萧薇上二楼,然后进房间,一起走到大床旁,他才放手。

    这旁,萧薇就像玩具般突然掉落,弹那床面上了。

    他也没空看她一眼,人径直走到那旁的窗户旁,用力地关上窗户,还锁上了,钥匙自己拿着。

    然后,他朝门口这里走来,临关门前,才看她一眼,冷冷地提醒。

    “先自己在房子里好好想一下,我有空再来看你。”

    “嘭”的一声,大门被他关得老响,沈君乔反锁了,把房门锁上,然后,他才朝楼下走去。

    下方,梁妈看得心惊,不禁连忙问。

    “沈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你跟萧小姐又怎么了?”

    他下楼梯时,终于看梁妈一眼了,语气淡淡的。

    “梁妈,她知道那件事了。”

    一听,梁妈彻底怔住,对于她这个表情,沈君乔早就猜到,所以,一点也不出奇。

    接下来,沈君乔坐沙发上,梁妈正拿药箱帮他处理伤口。

    他安静着,静静地看着自己手臂上的那道伤口,一排整齐的牙齿印,显得那么可爱,这是她咬的自己。

    二楼上。

    萧薇安静地坐在床边,她看着那扇窗户,人呆呆的,眼神还有点涣散,像个没有灵魂的布娃娃。

    回来了,终于,当年那种被关着的感觉,又回来了。

    因为,他当时就是这样关自己的。

    只不过,那一次,是烟色的房子,没有窗户,没有光线,那里,是他发泄的地方,处处透着原始的气息,他就像一头兽,整日整夜地折磨她。

    现在,这里只是比以前有一些光线而已,其它无区别。

    萧薇不哭也不闹,就这样安静地坐着,像坐牢一般的感觉,活着跟死了没差别。

    虽说她没有哭闹了,但,萧薇却是绝食。

    中午和傍晚的食物,梁妈送进去,她一点也没有动过,人饿得,只能躺在床上,连坐起的力气也没有了,口里干干的,严重缺水。

    夜色深了点后。

    沈君乔开门进来,他扫了一眼那桌面上的食物,见她还不吃,不禁危险地眯了眯眼。

    然后,他端着食物进来,把门反锁上。

    走到桌旁,沈君乔将手中的食物放下,他看向她,语气冷冷的。

    “是自己吃还是我逼你吃?”

    闻言,萧薇看向他,她虚弱得没有力气说话了,整个人显得恹恹的。

    “我不肯吃,你又能怎样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