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07章 她自杀了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听到这话,沈君乔倒冷笑一声,他朝她走来,警告着。

    “如果我想逼你吃,手段大把,你要试哪个?”

    床上,萧薇见他靠过来了,她心里莫名地有些害怕,下意识地后挪,想离他远一点,虚弱地叫喊。

    “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沈君乔见她终于懂害怕,他不禁笑笑,冷冷的,森寒着声音问。

    “那你到底吃不吃?”

    这旁,萧薇一把别开头,她还是不肯,拒绝着。

    “不吃。”

    她是想把自己饿死,死了,就一了百了,他也奈何不了她了。

    沈君乔见她还是不肯吃,彻底发火,他一下子大跨步地过来,走到了,马上就伸手拽她,将人扯过来,然后冷漠地撕她衣服。

    身下,萧薇哭喊地挣扎,心里已是知道他想干什么。

    “放开,沈君乔,你放开我。”

    他压根没理萧薇,扯开她的衣服后,便狠狠侵犯她,不理会她的痛苦与哭喊,整个人阴郁得犹如地狱撒旦。

    许久后,萧薇闷闷地缩在那。

    此时,她连一丝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肚子极度地饥饿,没有食物的进入,她的身体,就无法产生能力,也就使不上力气。

    沈君乔站在床边,他冷漠地看着她,问。

    “吃不吃?”

    看着他,萧薇恨得咬牙,她一把别开头,不想再看他一眼,泪水更顺着眼角缓缓下落。

    这旁,沈君乔注意到她落泪了。

    可,他不理会,因为,他现在不关心这些,他关心的,是她到底肯不肯进食的这个问题。

    沈君乔危险地眯了眼睛,视线紧紧盯着她,犹如凶兽盯自己猎物一般,警告着。

    “如果你还不肯吃,那我就做到你吃。”

    说着,他又准备靠过来,而萧薇,却是被他吓哭,她呜呜地哭着,整个人缩成一团,就缩那旁。

    “我吃,我吃……”

    听到这话,沈君乔眼眸动动,停下了,没再靠过去,而是走过去,将食物搬过来。

    接下来,萧薇坐在床边,那桌子已经被沈君乔给移过来了。

    她安静着,头低低地进食,一口一口地吃着白米饭,还有美味的食物,沈君乔就坐她身旁,看着她吃。

    只见他嘴角还挂了浅浅笑意,似乎,萧薇肯吃饭,对他来说,是件值得高兴的一般。

    这时,沈君乔问一声。

    “好吃不?”

    听到这话,萧薇闷闷的,总算应一声了,却带着浓浓的鼻音。

    “嗯。”

    见此,沈君乔浅浅地笑起,他抓过筷子,亲自给她夹着,命令她。

    “这个好吃点,来,多吃点这个。”

    萧薇看着他夹进碗中的那食物,眼神复杂的,久久沉默着,最后,还是夹来吃了,只是没说什么。

    她一声不吭,他却滔滔不绝。

    “来,再吃点这个,都是我亲手做的,很少下厨,也不知道手艺怎样,希望还可以。”

    若是平时,萧薇听了只怕得感动。

    可,现在她什么感觉都没有,一想到,他当初是怀了那样的目的靠近自己,她就觉得无法原谅他。

    接下来,在萧薇吃了大半后,沈君乔静看着她,犹豫一下,终是出声。

    “薇薇,不要听那些好么?全部忘掉,我们还可以的,只要你肯,我们还可以有机会的。”

    然而,萧薇却反常地冷漠。

    甚至她看都没看他一眼,只继续吃着自己的,语气听不出任何情绪。

    “沈君乔,孩子我会打掉的,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一听,他立马沉脸了。

    只见他冷冷盯着她,甚至,脸色都有种失败的狰狞,尤其可怕,仿佛下一秒,他就会发作一般。

    萧薇虽没看他,却知道他此时什么表情。

    见此,她也不在乎,只说自己的,根本不管他有没有在听。

    “上一个孩子,我是被你逼着打掉的,这一个孩子,是我主动打掉的。”

    她终于转头看他了,脸色相当平静,只是,泪水还是背叛她,在不受控制地缓缓滴落。

    “上一次,是我傻傻地爱你,这一次,是我主动说拜拜。”

    对面,他冷笑着,脸色有小小的狰狞。

    “你死心吧,我不会放你走的,永远不会。”

    话毕后,他径直站起,转身朝门口走去,似乎不想再跟她呆在一起,因为,再跟她说一句话,沈君乔都有种想冲动到生生掐死这个笨女人的节奏。

    这旁,萧薇见他这样说,她也不在乎,只提醒最后一句。

    “沈君乔,我希望你想好了,我的要求就那么简单,把孩子打掉,然后,我离开这里,咱们各过各的,我不会恨你这样对我。”

    她自嘲一笑了。

    “至于以前的那些,无所谓了,就当我犯贱,自己作践自己,愿意让你玩。”

    沈君乔正走着的,他听到这话后,不禁一下子回身,答得有些咬牙切齿。

    “那你听清楚了,我不说第二遍,一,我不会放你走的,二,我没有玩你,一颗真心,谁都看得出来,就你这笨女人傻乎乎地什么都看不到。”

    话毕,他转身大步离开,出去时,还嘭的一声带上门,关得老响。

    接下来,沈君乔出去后,这里就安静了。

    萧薇静静地坐那儿,就这样落着泪,看起来特别呆的感觉,视线看着前方,却根本不知道她究竟在看什么,只看到她的泪水像珍珠般颗颗滴落。

    夜色很深后。

    放眼四周,一切万籁俱寂,院子里,不知名的小虫在低低叫着,甚至,从很远的地方,应该是远方山村的那方,还能传来蝉的鸣叫。

    在这繁华的帝都,已经很少能听到蝉的声音了。

    书房内。

    沈君乔静静地坐椅子上,怀里抱着一个正方形抱枕,他看着前方,视线却又没怎么有焦距。

    明明已经是该入睡的时间,他却坐在这里,也不去睡觉。

    另一旁的房间。

    大床边,萧薇静坐着,忽然,她转头看了看这里的那扇门,门还被关着,沈君乔当时从外面上了锁,所以,她从里面,是无法出去的。

    见此,萧薇收回视线。

    她面无表情地看向那旁,整个房间内没有任何刀具,因为,一般情况下,正常人的房间是不会放刀具的。

    可,剪刀的这种东西,却是有的。

    萧薇的视线,定定地盯着那旁的剪刀,然后,她站起,走过去了。

    外面,月色佼佼,玉一般颜色的月亮,此时是那么美丽。

    整座住所,现在算是彻底安静下来了,只是,虽已夜深,沈君乔却还是并没入睡。

    这时,沈君乔看向那扇门。

    他犹豫一下,终是站起,准备过去再找萧薇谈谈,今晚这件事,如果不谈好,他恐怕是睡不着了。

    走到房门前,沈君乔开锁进去。

    然而,房门打开的那一刻,他却怔了怔,房间内的灯,已经关了,透过窗户那里的月光,可略略看见萧薇躺在床上,明显在入睡。

    见她折腾这么久,终于算是睡了,沈君乔也不准备打扰她的。

    他转身,准备出去,明天再来找她谈。

    然而,转身的那一刻,沈君乔却突然怔住,他一惊,马上回身,定定地看向那面镜子。

    漆烟中,镜子里正映照出萧薇的睡姿。

    因着他是站在这旁,所以,无法看到她另一旁的情况,可,镜子里,却能清楚地映照一切。

    在月色淡淡的照耀下,沈君乔清楚地从镜子里看到了烟烟湿湿的东西。

    并且,她的睡姿,明显也有点诡异。

    沈君乔足足呆了将近好几秒,然后,他一回神,马上冲过去开灯,哗的一声,大灯照亮整个房间。

    而萧薇那里的情况,也彻底落入他的眼眸了。

    果然,那旁的被子,湿湿的,是那种粘稠的湿,带着暗红的烟,那是血。

    意识到这点,沈君乔一下子冲过去,并大声地喊她。

    “薇薇!”

    他冲到后,马上掀开被子看,才发现,她的身子藏在被子,所以,刚才他才没注意到,原来,那把剪刀就在她手腕旁。

    沈君乔一下子红眼了,一丝理智都没有,立马就抱起人往外冲,更大喊。

    “梁妈!”

    接下来,喧闹彻底划破夜空,萧薇自杀,正在紧急抢救,

    手术室外,沈君乔发狂地自虐,他狠狠用拳头砸着墙壁,压抑得想拼命叫喊些什么,却又不知到底该叫喊些什么。

    梁妈看见了,急急地马上过来阻止,哭着。

    “沈先生,你别这样,萧小姐知道了,会伤心的。”

    然而,沈君乔却一下子推开梁妈,他又再狠狠地砸墙壁,然后,苦笑一声,额头靠着墙壁,低低的,没吭声了。

    透明的泪水,像珍珠般,颗颗从他眼中滴落。

    他哭了,却没有一丝声音,甚至看不到他的表情,因为,他头靠着墙壁,不过,这也是沈君乔,即使要哭,他也不会让别人看到他狼狈的样子。

    手术室内,萧薇正虚弱地躺着,被医生紧急抢救。

    然而,她的情况相当危险,因为,沈君乔发现她的时候,其实有点迟了,她已经流尽了全身的血,严重的失血状态。

    哪怕是经验老道的医生,现在也是紧张得满头大汗,护士不断替主刀医生擦着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