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08章 放你离开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接下来,萧薇一直被抢救到将近天快亮时分,而沈君乔,一整夜没睡,眼睛猩红着,看着有点吓人。

    此时,他没像昨晚那般自虐了,而是安静坐下来。

    他的手,被护士简单包扎过了,那些纱布,现在有些许被血水染红,沈君乔就坐那儿,一直盯着手术室的门。

    终于,眼看着天都转亮,手术室的灯,这时才熄灭。

    紧接着,萧薇被推出,见状,沈君乔马上站起,明显紧张得很,走过去时,也急急地问。

    “病人怎么样了?”

    手术的医生摘下口罩,总算松一口气般,解释着。

    “还好,差点就救不过来了,失血实在太严重,不过……”

    医生顿了顿,脸上显现了为难。

    “她孩子虽然能保住,但,因着现在正在发育期,就这样大量失血,恐怕会对胎儿有严重的影响。”

    “你说什么?孩子能保住?”

    沈君乔简直有些震惊,他从没想过孩子还能保住,以为萧薇能保住,就已经算福大命大,不曾想,孩子居然也被保住了。

    对面,医生点点头,应。

    “嗯,孩子是能保住,就是,我刚说过了,她失血太多,对胎儿有影响,如果真想生育,建议还是流掉,重新怀一胎比较好。”

    听到这话,沈君乔怔怔的。

    接下来,他去守萧薇了,病床旁,沈君乔静静地坐那儿,看着她,眼眶还是红红的,有疲累所致,更大部分的,是他觉得生气。

    这个女人,可真敢。

    忽然,梁妈推门而进,手里还提了食物,看见沈君乔后,梁妈朝他走来,轻轻喊了一声,心疼得很。

    “沈先生,我给你买了点食物,你吃一点吧。”

    “嗯,放那儿就好。”

    他应了一声,一眼都没看梁妈,似乎,没什么食欲,梁妈依言将食物放下了,看向他这里来。

    见沈君乔这副模样,梁妈知他担心萧薇,所以,不禁喊了句。

    “沈先生,不管怎样,食物还是要吃的,你多少吃一点,别饿着了,不然,萧小姐这边还没好,你自己又倒下,这可怎么办?”

    “嗯。”

    他还是只应一句,见状,梁妈也不好再多说他什么,便默默地转身出去了。

    这旁,沈君乔看着她,静静的,泪水莫名就来了。

    即使有泪水滴落,可,他却没发现一般,一直看着萧薇,喃喃自语。

    “好了吧?现在你满意了吧?如果你死了,把我折磨得也够惨,薇薇,你的目的达到了,知道我的弱点就是你,你真的胜利了。”

    病床上,萧薇虚弱着。

    她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像几个月没有见过阳光那般严重,甚至连呼吸都要靠氧气罩,完全不能正常地呼吸。

    一旁的桌面上,那份食物在慢慢变凉。

    沈君乔根本就没有要动手之意,只守着她,仿佛,离开她一步,她都要出事一般。

    如此,沈君乔整整守了两天两夜,他未曾合过一眼,更是滴水不进,任凭梁妈怎样哭喊恳求,也不肯吃。

    只要萧薇不醒来一天,他就这样折磨自己一天。

    终于,在这天上午,萧薇总算醒了,外面的天空,蓝蓝的,今天的天气莫名地好了。

    病床上,萧薇嘤咛一声,眼皮无力地上抬,总算把眼睛给睁开了。

    她感觉脑子昏昏沉沉的,像喝了浓度的酒精一般,非常难受,还有种想吐,胃口不舒服的感觉。

    这旁,沈君乔一见她醒了,不禁惊喜起来,急问。

    “薇薇,你醒了?”

    听到这话,萧薇应声看去,她明显真的很虚弱,哪怕只是轻微地转头,也极度吃力。

    看到沈君乔的那一刻,萧薇还有些怔了怔。

    他一下子仿佛瘦了很多,脸上都长胡子了,也不挂,头发更乱糟糟的,活像那些宅男大叔一般。

    见此,萧薇心口有些难受,像被压着大石头,透不过气来。

    沈君乔伸手来抚摸她的脸,眼眶湿润湿润的,似乎总算放心了的那样,喃喃自语,声音却莫名有些哽咽。

    “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病床上,萧薇自然听出了他的声音变化,见此,她心口也难受,却是赌气地说出。

    “为什么不让我死了算了?还救我干什么?”

    一听,他立马就发怒,然而,却又因顾及着她,所以,竟硬生将那股怒意强压下,道。

    “说什么胡话?你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你死的。”

    然后,他靠过来,轻轻趴那床边,似乎累极了一般,连声音都染了疲倦。

    “薇薇,我有点困,让我先睡一下好吗?待会我就醒来陪你,我先睡一下。”

    说着说着,他还真的闭眼了,然后,就此沉沉睡去,整个过程,几乎不到一分钟,见此,萧薇倒有些怔住了。

    她觉得沈君乔睡得有点奇怪,只得按了呼叫器,把护士给叫来了,刚好,梁妈在这时也正来医院探望萧薇。

    一听到沈君乔的情况后,梁妈简直吓坏了。

    医生对沈君乔马上进行紧急抢救,才发现,他其实是没什么事情,就是极度缺眠,所以,才会一趴下就睡着。

    病床内,梁妈坐床边。

    她看着萧薇终于醒了,似乎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不禁向她解释着。

    “你昏迷了两天两夜,沈先生也不吃不喝地陪你两天两夜,一眼未合。”

    听到这话,萧薇怔怔的。

    她不知道这事,现在听了,不禁觉得有些震惊,因为,她没想到沈君乔会为自己这样。

    然后,萧薇收回视线了,默默垂了眸子,却是不想理沈君乔,语气冷淡地解释。

    “梁妈,以后,你不用再跟我说他的事情,我一点也不关心,他是死是活,完全就是他自己的事情。”

    病床旁,梁妈见她这般绝情,不禁有些怒。

    只见梁妈发着火,当真是生气的那种了。

    “萧小姐,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说一些气人的话出来?如果沈先生真的死了,你是不是到时才要在那哭着后悔?”

    闻言,萧薇眼眸动动。

    紧接着,她苦笑一声,总算是出声了。

    “那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又能怎么办?当作一切都没发生过,然后乖乖回到他身旁,当着那个蠢蠢笨笨的女人吗?”

    她声音哽咽起来。

    “可,他是带着复仇的心态来这样对我,即使我能放下一切,他也说着放下,然而,墓碑前,我就不信他真能真正放下。”

    梁妈听得怔怔的,眸子莫名就湿润了。

    接下来。

    沈君乔睡了整整一天一夜,他的睡眠才被补足,一醒,他马上去洗簌一番,将自己整理干净,然后才来见萧薇。

    这旁,萧薇侧着头,不看他。

    见此状,沈君乔也不在意,他浅浅地笑起,人比以前精神多了,说话的底气也足了些。

    “薇薇,身体好点了么?要是想吃什么,你就跟我说,我给你买。”

    听到这话,萧薇突然一下子看来。

    她面无表情的,甚至有些冷漠,就这样盯着他,然后出声。

    “沈君乔,你愿意放我走了么?”

    闻言,他一怔,萧薇见他这样,只得补充。

    “就算你不放我走,那么,最终的结果也是一样,我割得了第一次,就割得了第二次,你把我关起来,我可以撞墙,你把我绑起来,我可以咬舌,沈君乔,只要我真存了想死的心态,你是根本阻止不了我的。”

    病床旁,沈君乔听着苦笑。

    他点点头,心里苦得要命,像吃了苦胆一般。

    “你就那么想离开我?”

    “是!”

    萧薇回答。

    这旁,沈君乔总算死心了,他再度冲她点头,居然答应得干脆。

    “那好,把伤养好,我确定你能恢复正常生活了,自然会放你离开。”

    病床上,萧薇反而还有点不信他了,持着怀疑眼光。

    “你真的会放我离开?”

    他点头,脸色有些严肃了。

    “放心吧,只要你养好伤,我自愿会放你离开。”

    见此,萧薇怔住,说真的,她还是不太信沈君乔,但,想着还有一丝希望,她也不想放弃,便遵守诺言,好好养伤了。

    养伤期间,沈君乔每天都会过来。

    萧薇不怎么想理他,时常是他自己一个人在滔滔不绝,而她,拿着书本在看自己的,老久没应一句,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在听。

    就这样,萧薇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

    因着是她主动配合,所以,伤口好得很快,没过多久,就结疤痊愈了,她被接回家中。

    一回到家,萧薇扬起手给他看,提醒着。

    “沈君乔,我的手好得差不多了,你什么时候放我离开?”

    闻言,他应声走来,抓过萧薇的手腕,然后轻按了按那里,看向她,问。

    “疼不?”

    萧薇疼得立马就缩手,虽然已经痊愈,但,还没好透,太用力按的话,还是会有疼意。

    这旁,他见她缩手,也没再理她了,径直转身走人,命令着。

    “多住一段时日,等把伤口彻底养好再说。”

    见此,萧薇有些烦躁,然而,她也说不得沈君乔什么,只得依他了,继续留这里一段时间,反正,再怎么呆,也不会呆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