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09章 就当我求你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晚上时分,萧薇静静地坐在床上,抬着手,正看着自己的手腕,此时,手腕上的伤口,已经痊愈得差不多了。

    只是,一道略深的割痕,还是很明显就能看出。

    这道痕,在洁白的手腕上,显得有些丑陋,就在她看着手腕出神之际,忽然,那扇紧关的门,一下子被人推开。

    听到动静,萧薇应声看去。

    是他,沈君乔,他过来了,见此,萧薇皱眉,一脸的不高兴,有些赶人的语气。

    “沈君乔,你来干什么?”

    他脸色有些冷漠,只走进来,却没回话的意思,萧薇眉头皱得更深了,准备起来,下床去赶人的。

    不曾想,沈君乔走到后,他一把抓住萧薇的手,反将人按下去。

    身下,萧薇急了,马上挣扎叫喊。

    “沈君乔,你干什么?放开我。”

    他不回,只把人按住了,然后立马低头吻,看他这意思,今晚是想留在她房间里和她一起睡。

    然而,萧薇却不肯。

    既然她可以走了,那就没必要再献身给这男人,所以,萧薇前所未有地挣扎,甚至拿出他最害怕的事情来威胁。

    “放开,沈君乔,你再逼我,我就死给你看!”

    果不其然,他正侵犯的动作,立马一僵,停下了,这旁,萧薇挣扎着的,现在不禁也停下。

    脖颈间,他沉默着,萧薇看不到他的脸。

    然而,却是在这时,脖颈那里似乎有什么滴落,刚开始还有些滚烫,没一下,就凉了,那是泪水,他的泪水。

    意识到这点,萧薇一下子就怔住了。

    沈君乔的声音从脖颈间传来,带着哽咽,还有放低尊严的哀求。

    “薇薇,不要这样好么?给我一次机会,我们还可以继续的,再给我一次机会,不要走好么?我真的不想离开你。”

    听到这话,萧薇的眼眶,一下子湿润了。

    然而,她所说出的话,却又是那么绝情,绝情到不带一丝丝犹豫。

    “沈君乔,死心吧,我告诉你,道路现在摆你面前的,就只有两条,一,你放我离开,以后不准再纠缠不休,二,你抱着我的尸体慢慢谈情说爱吧,因为,如果留下,我一定会自杀第二次,而你,绝对阻止不了。”

    “萧薇!”

    他一下子抬头,猩红着双眼狠狠盯她,然后,紧跟着一拳落下,却是落她脑袋旁,没敢真的砸她。

    萧薇似乎知道他这点,所以,在他砸下来的时候,居然没有一丝躲闪,甚至是害怕的表情。

    见此,沈君乔彻底死心了。

    他以前可以留住她的人,因为,她对生命还有希翼,可现在,她对生命已经绝望了,动不动就闹死闹自杀,他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沈君乔的眼眶有泪水在滴落,就这样滴她脸颊上。

    下方,萧薇看着,眼神有些复杂,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真的很痛苦,可,如果她选择留下,以后她会更痛苦。

    两人对视了一下,沈君乔似乎还是不死心,他带着最后的希翼,再次低低哀求。

    “薇薇,不要闹好么?我跟你保证,绝对不会介意你的事,也不会在你面前提起让你敏感的那件事,留下好吗?我求你,就当我求你。”

    可惜,萧薇还是摇头,她反常地冷漠。

    “别说你求我,沈君乔,现在就算你真的亲自下跪,也没有用,我告诉你,如果你不放我离开,你所得到的,绝对会是一具尸体。”

    话音才刚落,沈君乔一下子低头。

    他狠狠吻住了她的唇,也算是封住了她的唇,因为,这个笨女人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他不想听的。

    身下,萧薇不想跟他再发生关系,所以,自然是反抗挣扎的,不肯着。

    “呜呜……”

    因着嘴被堵住,她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只能这样叫着。

    沈君乔不管她,急急地吻她,伸舌缠她的舌,她不肯,被动着,他就主动,似乎非要把她的身体弄得反应起来。

    手腕那里,他的手紧紧按住她的。

    虽然手腕已经痊愈了,可,萧薇挣扎的时候,强大的反抗力量,还是让那一片的肌肉有些疼,就像肉被扭起来的那种感觉,很难形容。

    脖颈间,他喘息的气息传来。

    萧薇挣扎到现在,气息也有些乱了,所以,一下子软下来,居然不再反抗。

    她静躺,视线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身上,男人压她身上,在发狂地扯开她的衣服,双手并用,仅抓着胸口处的那里,往两旁一扯,很轻易就扯开了。

    当她的身子彻底露现他眼前的时候,他马上低头,狠狠吻住她的心口,宣示他的占有性。

    这旁,萧薇呆呆地落泪。

    虽然又不是第一次被这个男人这样过,可,现在这一次,她却觉得好屈辱,讨厌再被他占有的感觉。

    萧薇哭了,哭着又再度挣扎起来。

    身上,他不管她,按着她的两手,紧紧的,然后开始占有,萧薇刚开始还挣扎了一下,没多久,她就停了。

    夜深人静后,萧薇疲倦地睡着。

    这旁,他抱着她,紧紧的,享受这一刻再跟她亲密的时光,四周,浓浓的情爱过后味道。

    第二天的时候。

    萧薇缓缓睁开眼来,看到天花板的那一刻,她表现得如此平静,就像一切都看淡的人,什么都无所谓了。

    身旁,沈君乔早就醒来,现在正侧躺,静静注视她。

    对于沈君乔的注视,萧薇自然是知道的,这时,她也转头看他了,还是很平静,问。

    “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他一僵,立马就僵住的那种,看着她,却是不知道怎么出声。

    萧薇见他不出声,心知他根本就没有要放自己离开的心思,以前的答应,或许只是敷衍。

    于是,她坐起,准备起来,语气淡淡的。

    “如果我现在跑去跳楼,你绝对阻止不了。”

    “薇薇。”

    他终于出声了,把人叫住,语气还有些平静,萧薇听后,便停下,转身看他,脸色同样平静着,这旁,他出声。

    “如果你那么想走,那好,五天后,我让你走,但。”

    沈君乔似乎有条件。

    “在这五天内,你必须像以前一样,不拒绝我,不故意不理我,能做到吗?”

    他默默垂了眸子。

    “我只是,想珍惜最后的五天时间,或许,以后就没有了。”

    听到这话,萧薇沉默一下,然后,点头了。

    “好。”

    接下来,沈君乔没有去公司,他似乎很珍惜和萧薇在一起的最后时光。

    萧薇无聊,在书房看书,他也坐她身旁,静静拿着一本书在看,不需要聊什么,能呆她身旁就很好的模样。

    至于晚上,他总不会放过时间,做做做,快把萧薇折腾疯的感觉。

    第四天的时候。

    萧薇静静地坐沙发上看电视,这时,沈君乔从外面走进,他看见萧薇后,朝她走来时,也出声了。

    “这张卡你拿着。”

    说着,他走到了,径直在萧薇身旁坐下,还将卡硬塞她手里。

    这旁,萧薇看看那张卡。

    紧接着,她眉头一皱,不解地看向他,问。

    “什么意思?”

    沈君乔笑笑,解释着。

    “这是我拿你身份证,让容名帮忙开的一个户,所以,这张卡,是属于你的,里面那笔钱,也是属于你的。”

    一听,萧薇立马就拒绝,她将卡塞回去给他,不肯接受。

    “我不要你的钱。”

    然而,沈君乔又塞回给她,提醒着。

    “拿着吧,总会有用的,你跟在我身旁那么久,自己一分存款没有,离开我,你吃什么?”

    萧薇沉默了,这一刻,她对这个男人,莫名地又再依赖起来。

    只见她哭着一下子扑进他的怀中,却又捶打他心口,像个小孩子一般在那哭诉。

    “为什么不骗我一辈子?沈君乔,为什么?我都爱上你了,只要你骗我一辈子,我不在乎的,为什么要让我知道真相?为什么?”

    这旁,他抱着她,静静的,眼眶有些红。

    他也在尽力瞒她一辈子,可,一些事情,根本就不是他能阻止得了的,就比如,纸包不住火。

    即使他把手脚处理得很干净,可,别人还是能追丝寻迹。

    再者,当时,他有拉住她的,是她非要跑过去跟夏其说话的,因为,在夏其眼里,萧薇拥有知情权。

    许久后。

    当萧薇哭够了,她懒懒地抱着他,泪水还没干,就那样无所谓地出声。

    “沈君乔,虽然我的确依赖你,也有点不想离开你,不过,我的适应能力很强,等过上了一段没有你的日子后,我就会慢慢习惯的。”

    她松手,坐好看他。

    “所以,我还是会离开你。”

    对面,他听着,眼神复杂的,见此,萧薇生怕他以后过得不好,还跟他约定了。

    “沈君乔,我们做个约定吧,大家都好聚好散,以后,我会好好生活,你也好好生活,谁也不许比谁过得差。”

    听到这话,他皱着眉,终于出声,却是问这句。

    “离开我后,你会去哪里?”

    她笑笑,如实回答。

    “国外。”

    “你不是不会英文吗?”

    沈君乔有些急了,他实在联想不出她在国外后怎么跟那些外国人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