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10章 真的好舍不得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这旁,萧薇听到他那话后,不禁笑笑,有点无所谓的那种,应。

    “那也没办法呀,我不出国,这国内,都是你的地盘,活在你的地盘下,跟被你关着,有什么区别吗?”

    沈君乔立马就出声。

    “我保证不打扰你,薇薇,就留在国内吧,可以留下吗?”

    然而,萧薇却是再度摇头,她脸色倒有些认真了。

    “沈君乔,我知道你还不肯放弃,但,我想说的是,我放弃你了,所以,求求你,放过我吧,不要再纠缠我了。”

    他默默低了头,不吭声。

    沉默一下,沈君乔忽然又一下子抬头,他看向她,将手中的金卡,再一次塞她手里,这次,不再是恳求,而是命令。

    “那好,如果你要出国,那就这张卡拿着,如果你不拿,就别想出国了,我不会让你出的。”

    萧薇立马瞪眼,哼着。

    “沈君乔,你又威胁我。”

    他笑笑,然后,笑容慢慢收起,伸手抚摸她的小脸,似乎陷入一种出神的状态,自语。

    “真不知道最后一刻我能不能放手,薇薇,其实我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放你离开,因为,真的好舍不得,薇薇,你明白那种舍不得的感觉吗?”

    对面,萧薇看着他,眼神复杂的,却是没有吭声。

    晚间的时候,萧薇已经开始在收拾行李了。

    其实她也没什么行李,就只有几件贴身衣物,其它的东西,根本不属于她,而是沈君乔的。

    她在收拾行李,沈君乔躲书房里去了。

    因为,他实在无法眼睁睁地看着她一件一件地将衣服放进行李箱的感觉,那会把他折磨疯。

    书房内安安静静的,沈君乔静坐座椅上,沉默落泪。

    这里没有一个人,所以,他可以大胆地发泄自己,即使流泪狼狈,也不会有人知道。

    厨房里,梁妈端着托盘出来,朝二楼这里走来。

    她脸色有些复杂与沉重,似乎,萧薇的离开,也影响到她的心情一般。

    走到房门前,梁妈敲了敲萧薇的门,喊。

    “萧小姐,我煮了点糖水,你喝点吧。”

    萧薇正收拾着的,见梁妈一番好心,也不忍拒绝,便走过来开门了,应。

    “嗯,好。”

    开了门后,萧薇看见她,笑笑地伸手请对方进来,喊。

    “梁妈,进来吧。”

    然而,梁妈却不肯,解释着。

    “不了,我待会还要拿一碗过去给沈先生呢,你现在就端去吧。”

    听到这话,萧薇的视线,也落回那托盘上了,的确有两碗,一碗是她的,另一碗,应该是沈君乔的。

    见此,萧薇伸手端过自己的那碗,再次冲梁妈笑笑。

    “行,那你送过去给他吧。”

    “嗯,好。”

    梁妈也笑笑。

    接下来,萧薇踢上门后,她双手端着那碗糖水朝这旁走来,还喝了一口。

    糖水并不烫,是温温的那种,很好喝。

    她喝着不错了,也懒得收拾行李,就坐床边吃起来。

    另一旁,梁妈走到沈君乔的书房前,再次敲响他的门,喊着。

    “沈先生。”

    闻言,沈君乔看来,他脸色淡淡的,抽了纸巾,将泪水擦干,然后,转过那座椅,背对门口这旁,才出声。

    “进来吧。”

    虽然他擦了泪水,但,眼睛毕竟有点红,他不想让梁妈看出点什么来。

    门外,梁妈应声推门,进来了。

    她看见沈君乔后,心里多少有些心疼,语气也放柔了一些。

    “沈先生,我煮了点糖水,你喝吧。”

    “嗯,放那儿吧,我待会再喝。”

    沈君乔语气淡淡,始终不肯转头看梁妈一眼,见此,梁妈只得依言将糖水放下,她转身走出去之时,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不禁转回身来,道。

    “沈先生,我知道你不舍得萧小姐走,但……”

    梁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犹豫了下,最终还是说出。

    “但,未遇见萧小姐之前,你不是也那样活过来了么?既然这样,现在怎么就那么困难呢?非得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样。”

    “够了,梁妈,你出去。”

    这旁,沈君乔一点也不想听她的话,此时,他只想安静一下,好好整理自己的思绪。

    梁妈听后,也说不动沈君乔,只得出去了。

    倒不是她要拆散两人,而是,梁妈太清楚萧薇一定会离开,而离开之后,她实在不敢想象沈君乔的生活,才想现在就劝他放开的。

    接下来。

    萧薇喝完了那碗糖水,她又开始收拾起来,夜里太静,她收拾的声音,多少能传到沈君乔这边的书房里来。

    座椅上,他静静看着外面的夜色,然后落泪,却没有一丝哭声。

    那碗糖水就被放桌面上,他丝毫没动过。

    不是因为糖水不好喝,而是,没她在,他觉得连糖水都不甜了,自然也就没这个心情去喝。

    今晚,沈君乔没有再过去找她。

    她睡那边,他就这样坐在书房内,算是坐了一夜,处于半睡半醒中。

    第二天。

    这是最后一天了,所以,吃早餐的时候,萧薇提出了一个条件。

    “沈君乔,你待会能不能带我去一个地方?”

    闻言,他挑挑眉,应声看来,下意识地问。

    “去哪里?”

    萧薇正夹着菜的,现在,一下子停下,也收回手来了,静静地出声。

    “你父亲的墓碑。”

    一听,沈君乔立马就眯眼,甚至,还能从他的眼中看到一丝寒光与杀意,果然,他对这件事,始终还是介意的。

    说什么可以全部放下,萧薇真觉得可笑。

    如果她留下了,才是最大的痛苦,于是,萧薇更加坚定了走的决心。

    这旁,沈君乔沉默一下,然后,默默收回视线,夹着食物来吃,却不出声了,萧薇怔怔地看着他,明显是在等他答案。

    好一下,沈君乔许是受不了她那样直直注视的视线,才终于出声。

    “没什么好看的,你还是不要去看了。”

    听着这话,萧薇默默地苦笑,提醒着。

    “看,沈君乔,你心里还是放不下这件事,不是么?说着可以放下,可,你连让我去你父亲墓碑的机会都不给,这样,你就算真的放下了么?”

    这话也不知哪里触到他的怒点了,只见他一下子发起火来,还拍桌的那种。

    “好,你这么想看是吧?行,那我带你去看,只要你自己觉得心里不难受就行。”

    萧薇皱眉,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发火。

    接下来,吃过了早餐,沈君乔还真的带她去了他父亲的墓碑,那一刻,萧薇是第一次看他父亲的墓碑。

    站墓碑前的时候,萧薇的眼神有些复杂。

    墓碑的构造,都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就是上面的照片还有字体,看着那墓碑,萧薇突然下跪。

    这旁,他见了,眼眸动动,却没吭声。

    萧薇跪下后,她内疚着,静静地一个人出声,仿佛当沈君乔不在一般,单纯地只是向一个过世的老人道歉。

    “对不起,你们上辈的恩怨纠葛,我不太清楚,不过,如果是我父亲害得你们沈家变成这样,那么,我代我父亲向你道歉,向沈君乔道歉,对不起。”

    她默默低了头,泪水在颗颗滴落,仿佛断线的珍珠,那么晶莹又那么美丽。

    这旁,沈君乔听着,眼神越加地复杂了。

    他要的,其实就是她的一句对不起,然而,他不要的,偏偏又是她的对不起,她理应道歉,可道歉已无用。

    所以,他要她的对不起,也不需要她的对不起。

    看着父亲,这一刻,就连沈君乔自己都迷茫起来,可,背负着血海深仇,在父亲的墓碑前,沈君乔总会比任何时候都会冷静。

    这时,只见他沉默一下,忽然出声了。

    “薇薇,你走吧,我折磨了你这么久,咱俩的账,也算一笔勾销了,以后,你去哪儿,我都不会去关注,而我。”

    他浅浅地笑起,却一点也没有感觉幸福,反而有股淡淡的苦涩感。

    “会尽快找一个女人结婚,好好过日子,你萧薇,彻底从我沈君乔的人生中放下了。”

    即使这是她所希望听到的答案,可,当真的听到,自己要被他放下了,她还是觉得好难受。

    萧薇哽咽地流泪,应了一声。

    “这样最好。”

    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语,她不知该再跟他说些什么,而他,似乎已经没有任何的话要跟她说了一般。

    离开墓碑后,坐在小车中,萧薇静静的。

    主驾驶座上,沈君乔双手握着方向盘,却是沉默着没有开车,可,他又没有吭声,就这样一直等着,不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

    见此,萧薇等了一下,实在等不下去了,只得转头看他,喊。

    “沈君乔,你在等什么?”

    听到这话,他眼眸动动,似乎自己也有些迷茫起来,应。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好像一下子之间,居然不知道要去哪里,就像正常人一下子瞎掉了的那种无助,明明想前进,看到的,却是一片烟暗,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才是自己想要的那个前进方向。”

    这旁,萧薇皱眉。

    她看着他,眼神越发地复杂了,因为,她莫名地,也有这种感觉,原来,竟是这般依赖着和他在一起的日子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