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11章 摸清你的脾性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接下来,萧薇沉默一下,因着自己快走了,所以,这一刻,她莫名地想见见夏其,跟他道个别。

    萧薇转头看向沈君乔,有些平静地出声。

    “沈君乔,如果你不知道去哪儿的话,那,我能去一个地方么?”

    闻言,他眼眸动动,却是没转头看她,只问。

    “去哪儿?”

    然而,萧薇不想告诉他,只伸手开始推门,解释着。

    “我自己去吧,你先回去,待会,我会回去的。”

    不曾想,沈君乔却探过来拉她,阻止着。

    “你说地方,我载你过去。”

    萧薇被拉住了,她看着他,眼神复杂的,犹豫一番,才不太确定地出声。

    “如果我说我想见见夏其,你同意么?”

    果不其然,他立马一僵了,萧薇注意到这点,讪讪地笑笑,伸手推开他,解释着。

    “那我自己过去好了,省得你不自然。”

    就在她准备再度推门的时候,忽然,沈君乔二度拉住她,声音沉沉闷闷的那种。

    “我载你过去。”

    听到这话,萧薇一怔,她停下了,这旁,他的声音再度传来。

    “我载你过去,把门关上吧。”

    说着,他要发动小车,见此,萧薇只得关了门,她坐好后,却是看向窗外,似乎不想看他。

    萧薇只是不明白,他何必这样强求自己。

    如果觉得不开心,那就不要这样做,可,他又要载自己过去,又要影响心情,萧薇真不明白他是怎么想的。

    接下来,气氛诡异得很。

    小车内没有一丝声音,沈君乔沉默,她安静,一句交谈都没有。

    终于,许久后,前方是红灯,沈君乔的车子缓缓停下,他看着前方,静静的,却是出声了。

    “难道,我们连一句话都没有要交谈的吗?”

    听着这话,萧薇眼神复杂的,她不吭声,于是,他沉默,没有再犯贱地放低这个尊严了。

    其实,萧薇也知道,她要走后,沈君乔已经很放低他的尊严了。

    他不止一次恳求过她,各种办法都用尽了,可,还是换不回她的回心转意,她就像秋风的落叶,一离开大树,就不再留恋,走得那么无情。

    许久后,两人的车子,开到了夏其的家。

    副驾驶座上,萧薇静静地拿出手机,然后,给夏其打了一个电话,身旁,沈君乔面无表情,一直静坐,仿佛不存在般。

    小等一下,夏其的电话接通了,里面,传来他略略复杂的声音。

    “喂?”

    闻言,萧薇冲他笑笑,解释着。

    “夏其,你在家吗?我想跟你道个别。”

    夏其一听她说道别,不禁立马就紧张起来,快声问。

    “什么道别?薇薇,你在说什么?”

    然而,萧薇也不想多解释,就问着。

    “你在家吗?”

    “在。”

    夏其马上走向窗台,拉开窗帘往外看了看,才发现,门口外已经停着一辆小车了,萧薇应该在里面。

    见此,夏其转身朝门口走去,叮嘱着。

    “你等一下,我现在就出来。”

    “好。”

    萧薇轻轻应了,然后,她挂了机,还下意识地看向沈君乔,然而,沈君乔似乎也知道她看自己,所以,竟轻轻别开了头,看向外面的风景。

    见此,萧薇收回视线。

    她默默地低了头,沉默地等着,接下来,没等太久,夏其已经出来了,一见他出来,萧薇马上推门下车。

    小车内。

    沈君乔就安静地看着萧薇向夏其走过去,然后,两人走近,开始交谈什么,看着她们,沈君乔苦涩地笑了笑。

    心里好苦,真的好苦。

    这旁,夏其听到萧薇那番话后,着实震惊得很,问。

    “你确定真的要走了吗?”

    萧薇浅浅地笑笑,她抬了手,让夏其看自己的手腕割痕,解释着。

    “没人可以再逼我了,夏其,真的没人可以再逼我了。”

    对面,夏其彻底怔住了,萧薇自杀的这件事,她没有主动告诉他,而沈君乔那边,更没说,所以,夏其直到现在才知道。

    他以为,这段时间来不联系萧薇,她都是和以前一样被沈君乔藏得死死的。

    却真的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见此,夏其的眼睛一下子就红起了,有泪水在泛滥着,声音更哽咽。

    “笨蛋,薇薇,你简直就是笨蛋,有必要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吗?”

    萧薇被他感染,一下子也落泪,她努力笑着,尽量留给他一个好印象,应。

    “我也没办法,他不让我走,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绝望了,活着一点也没意思,真的好想死的感觉。”

    对面,夏其二话不说,一下子就把人拥入怀里,道歉着。

    “薇薇,对不起,我真该死,明明没有能力帮你离开沈君乔,却又把真相告诉你,如果不告诉你,或许,你就可以一辈子活在他的谎言中,这样其实也挺好,对不起薇薇,真的对不起。”

    小车内,沈君乔把头别开了。

    他一刻都不想再看到那两人紧拥的模样,因为,心口疼得厉害,就像心脏病发的感觉。

    这时,泪水悄然从他眼眶中滑落。

    说真的,沈君乔这辈子,流的最多次泪水,还是为她,不是不知道伤心,而是,没伤到最深处而已。

    这个女人,她就是他心底最大的伤痕。

    那旁。

    两人相拥很久后,终于,夏其将她推开了,看着萧薇,只见他下意识地问。

    “薇薇,可以告诉我你以后要去的地方吗?”

    萧薇笑笑,她摇头。

    “不了,夏其,别再打扰我了,现在,我只想安安静静地过日子,希望你们谁都别再打扰我。”

    然而,夏其却不肯,他还有些着急了。

    “薇薇,让我跟你一起走吧,我们离开这儿,再也不回来了,到别的地方去,相信我,我可以给你幸福的。”

    可,现在轮到萧薇不肯,她摇头解释。

    “夏其,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现在只想安静地一个人过着,不希望再被打扰,即使是你,我也不想被打扰,可以吗?”

    即使她这般恳求,夏其却仍然不同意,他一下子急了。

    “薇薇,你不让我跟你一起离开,我就不让你走,说,薇薇,把你要去的地方告诉我。”

    这下,萧薇心里暗暗有些沉了。

    她算是有点看清这些男人了,往往软的不行,一般会来硬的,别看着沈君乔现在不吭声,说不定,他待会也会这样问。

    见此,萧薇灵机一动。

    只见她忽然就点头同意了,笑笑地说。

    “夏其,我准备去巴黎,如果你想找我,就来巴黎找我吧。”

    “真的?”

    夏其对于她肯把地址告诉自己,真的有小小的吃惊,然而,萧薇却真的在笑着对他点头。

    “嗯,真的。”

    听到这话,夏其安心地笑了,他冲她点头。

    “好,薇薇,那等你到了巴黎后,我很快就会过去的。”

    接下来,萧薇跟他谈妥了后,便回来了,她坐进来时,沈君乔突然问了一声。

    “你有没有跟他说你要去的地址?”

    其实,沈君乔就是担心萧薇会告诉夏其,却唯独不告诉他,这样,会让他觉得心理很不平衡。

    副驾驶座上,萧薇坐进来后,她听了他这话,不禁笑笑,冲他点头。

    “嗯,告诉了哦,沈君乔,你想知道我要去哪个地方吗?”

    闻言,他眼眸动动,虽没吭声,但,他那样子,分明是在等答案,见此,萧薇笑着,很高兴地把地址说出。

    “我要去纽约哦,如果你真的忍不住想来看我,可以来纽约看我,但,只能远远地看,不要靠太近了,至少,别让我发现你。”

    他见萧薇居然把地址告诉自己,还有些吃饭般,一下子就转头看她了,不解着。

    “薇薇,你?”

    这旁,萧薇笑得一脸无所谓,解释着。

    “因为,我都知道的,虽然你现在不问,但,你肯定会把我地址弄到,然后才会放我走。”

    她笑得越发地灿烂了。

    “沈君乔,跟在你身旁两年,我真的有点摸清你的脾性了,所以,既然这样,还不如好好合作地将地址告诉你,省得你又是跟踪又是怎样地弄我的地址。”

    听到这话,他一笑,收回视线了,然后,开始发动小车开去。

    虽然他没有说什么,但,却明显因着萧薇肯把地址告诉他了,所以,心情有在好转起来。

    这旁,萧薇安静着。

    她看着夏其,就这样看着小车被调头,然后离开夏其,看不到夏其。

    两个男人都不知道,萧薇说了假的地址。

    因为,她真正要去的地方,是绝对不会告诉他们的,一旦离开,她就绝不会再让两个男人打扰自己了。

    开车回去的时候,沈君乔似乎有点想到这个问题,他突兀地提醒了句。

    “薇薇,你还是不要跑得太远,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打扰你的,只是,你跑太远的话,逢年过节的,可能没人给你父亲整理墓碑的事。”

    闻言,萧薇挑了挑眉,她自然听明白这个男人暗示自己的。

    他是想说,她爸的墓碑在这儿,他守住这儿就对了,她往哪儿跑,最终都要回到这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