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12章 寂寞的呐喊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接下来,在最后一天的晚上,沈君乔出奇地没有在家,萧薇也不知他去哪儿了,他自己更没对她说。

    安静的房间内。

    此时,她静静地坐在窗台旁,正静静看着外面的雨景,天空不知怎么回事,一入夜,就下起了毛毛雨来,现在,更下得大了些。

    就在这时,梁妈习惯地为萧薇端来一碗糖水,敲响了她的房门。

    “萧小姐。”

    闻言,萧薇淡淡出声,甚至没回头看一眼。

    “嗯,进来。”

    于是乎,梁妈应声而进,她看见萧薇后,在端着糖水朝她这里走来时,也解释了一番。

    “最后一次为你熬这糖水了,喝一点吧。”

    听到这话,萧薇终于回头,她冲梁妈浅浅地笑笑,道。

    “梁妈,谢谢你。”

    梁妈摇头,人走到了,便将手中的糖水递过去,萧薇接过,这时,只见梁妈下意识地说出一句。

    “沈先生不知去哪儿了,晚饭也没回来吃。”

    这旁,萧薇不吭声,她只默默看着那碗糖水,然后喝起来,其实,她心里清楚明白得很。

    今晚是最后一晚了,过了明天,她就要去坐飞机了。

    所以,像这种时候,沈君乔根本不可能呆得了家,因为,他看见萧薇,心里会难受,还不如到外面去,倒有点眼不见为净的感觉。

    萧薇默默地舀了糖水来喝,一边喝着,她还一边感动出声。

    “这糖水真好喝呢,以后,想喝也喝不到了。”

    然后,她一下子转头看梁妈,由衷地真心感谢。

    “梁妈,谢谢你,谢谢你一直照顾了我这么久。”

    听着这话,梁妈眼神有些复杂,然后,她在萧薇的身旁坐下了,有点语重心长的那种,长长叹了一口气。

    “萧小姐,其实,我是知道你父亲那事的。”

    萧薇正喝着的,现在,动作不禁一停,她立马就看向梁妈了,但,没吭声,那意思分明是等梁妈自己说出来。

    这旁,梁妈不知怎么回事,眼眶莫名就湿润了。

    “你可能不知,其实,我是老爷夫人的女佣,后来,沈先生见着你要照顾,就把我调过来了。”

    “所以,你一直都知道这件事,却很好地瞒着,是吗?”

    萧薇的语气都有些冷下去了,眼睛一下子就泛现泪花,因为,此刻她有种感觉,那就是,全世界都知道,就她一人不知道的傻傻感觉。

    那种被全世界欺骗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好蠢。

    这旁,梁妈内疚地自嘲一笑,解释着。

    “萧小姐,你别以为自己有多受伤害,我不知道你知道的情况到底是怎样的,反正,你父亲当时所做的那些事,对沈家来说,简直犹如魔鬼一般恐怖。”

    听到这话,萧薇默默低头了。

    她不知道详细过程,她只是听夏其简略地说了自己父亲对沈家造成很大的伤害,仅这样而已。

    至于父亲当时到底做了什么,萧薇却不想去探究。

    因为,那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呀,就算他是十恶不赦的大坏蛋,萧薇也不能真的恨他呀,所以,还不如不去知道那些可能让她觉得无法接受的事情。

    这样,她其实有点算是在逃避责任。

    梁妈的声音还从身旁传来,悠悠的,就这样回荡在房间中,活像那些说故事的人,然而,所说的故事,却是她父亲的故事而已。

    “当时,沈先生能那样对你,已经算是非常好的了,至少,只要你不忤逆他,他不会为难你,他会关你,是你一整天想着要逃跑,他是实在没有办法了。”

    萧薇不吭声,就这样静静听着梁妈说。

    另一旁的酒吧内。

    沈君乔坐在吧台旁,他一杯又一杯地灌着自己酒水,越想醉,却越是醉不了的感觉。

    四周,是劲爆的音乐,还有无数热闹的男女。

    可,当一个人真正寂寞的时候,即使他身处最繁华的地方,那颗心,也热闹不起来,根本无人聆听到他心底深处最愤怒的呐喊。

    酒水带着辛辣,就这样一杯又一杯地被灌入喉咙中。

    他似乎终于有点喝醉了,自己一个人傻傻地开始发笑,嘴里呢喃地喊着谁的名字。

    “薇薇,薇薇。”

    等他醉倒的时候,容名也刚好赶到,远远看着沈君乔醉趴吧台上,容名有些无奈,叹了一口气,然后朝他走过来了。

    不是沈君乔通知的容名,而是其他人认识沈君乔,见他醉这儿了,才打电话通知容名的。

    接下来,容名没有送沈君乔回家,而是安排酒店住下。

    他现在这种样子,萧薇看了心里也难受,所以,容名懒得带他回家了,干脆就住酒店一晚,等明天醒来的时候,天空应该晴朗了。

    夜深人静时。

    萧薇还坐在床边,她手里紧紧拿着那张飞机票,眼神有些复杂的,正等着,她在等沈君乔回来。

    可,她等到此时,沈君乔仍没见回来。

    玻璃窗外,雨水不断地打落那儿,然后顺着光滑的玻璃,就这样滑落下来,仿佛人的心情一般,里里外外都透着一股淡淡的悲伤。

    许久后,萧薇等不到他,她看了一眼玻璃窗外,见着雨水还在下,想了想,便不管沈君乔了,径直躺好去睡觉。

    今晚下雨了,不知明天的飞机会不会延迟。

    第二天,一大早地,萧薇就起来准备了,她最后一次检查行李,确定没少漏东西,才拉着行李箱下楼。

    下方,梁妈早已经为她准备好了早餐。

    梁妈见萧薇下来了,还喊了一声。

    “萧小姐,吃点早餐吧,别等着飞机上饿着了。”

    见着梁妈一番好意,萧薇也不想拒绝,便点头了,应。

    “好。”

    然后,她坐饭桌前,静静地看着眼前那顿丰盛的早餐,还挺多的,有煎了两个蛋,早餐包,一杯豆浆,煎牛肉等等一系列,数都数不过来。

    萧薇笑笑,然后,开动了。

    可,不知怎么的,她一边吃着,眼泪却一边掉落,心里难受得要命,不知是不是因为要走了,才产生这种不舍的感觉。

    梁妈自然也见到了她的泪水,见此,梁妈心里一难受,径直走进厨房了。

    这一刻,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居然也在舍不得萧薇。

    当萧薇吃完早餐的那些,她便拉着行李箱出去了,她坐上出租的时候,沈君乔人还在酒店的房间。

    此时,这间房间是那么安静。

    沈君乔明显醒来了,他也不起来,就躺那儿,静静地看着天花板,倒有点发呆的感觉。

    东方的日出,带着血一般的艳红,静静地开始升起。

    它的光芒,穿透云层,直直射进玻璃里面来,照在房间的地板上,沈君乔一直安静躺着,因为,他在等,等萧薇离开的那一刻。

    曾经的记忆,也如同潮水一般向他涌来。

    这一刻,他回想起了两人的曾经种种,那些快乐的,或者痛苦的,还有共患难的,还有彼此紧紧相拥取暖的,等等的太多了。

    “薇薇……”

    他轻喃一声,明显还是在不舍她,然而,却就是这一刻,当日出的太阳终于穿透重重云层,正式升起了,沈君乔也终于想明白了。

    不管那个女人会不会痛苦,他反正痛苦就是。

    沈君乔几乎立马就弹跳起来,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去穿衣,更给容名打着电话,才刚接通,容名的声音都没响起,沈君乔就朝里面大吼了。

    “容名,把人拦下来!”

    闻言,容名一怔,然而,未等他问什么,沈君乔却一下子挂机了,因为,他急着改打梁妈的。

    当梁妈接通手机后,沈君乔很大声地问,明显很急。

    “梁妈,她走了多久?”

    听到这话,梁妈怔了怔,紧接着,她莫名地又有些惊喜,立马就出声。

    “有一段时间了,刚刚她在这儿吃了点早餐。”

    接下来,沈君乔一穿好衣服,马上就飞奔出酒店的,拦了出租赶往机场。

    而容名那边,因着沈君乔下了命令,他自然得照做了,马上派人过来阻止萧薇。

    这时,在出租车内。

    萧薇安静地坐着,视线静静看着窗外,在等着出租车的赶到,而天空,也已经不再下雨了,只是路上仍旧湿着而已。

    不需要太久,出租车开到了机场。

    见此,萧薇拿下自己的行李箱,然后开始拉着进去,准备登机,同一时间,沈君乔那边的人还在紧急赶过来。

    只见沈君乔瞪着那出租车司机,一个劲地死催,倒有点恐吓的那种。

    “快点!”

    司机都被他吓着了,心念这个客人的脾气还真的有点大,因为,他明明都已经很快了,再快,就要超速了。

    机场内,萧薇已经找到登机入口了。

    她像别人一般,放了行李去检查,然后,自己也进行全身的检查,很快,她就被检查好了,然后,拉着行李正式朝飞机走去。

    当萧薇坐在飞机内,飞机缓缓起飞的那一刻,沈君乔的那辆出租,才开到机场。

    一停车,沈君乔立马就冲出来。

    他冲进里面,开始不断地找人,可,四下那么多人,他看得眼花缭乱,根本找不到萧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