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13章 阔别四年后再遇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沈君乔不断地跑着,不断地找人,可,他找不到,真的找不到,跑得他的脚都快要断掉了,也没能找到人。

    终于,许久后,容名他们赶到了。

    一见到沈君乔,容名立马跑过来,急急地喊。

    “沈总。”

    此时,沈君乔累极了,正双手撑着腿,弯身在那喘息,听到容名的声音,他怔怔地抬头。

    容名跑到了,马上扶他,都有泪花在闪烁了,喊。

    “沈总,你怎么样?没事吧?”

    闻言,沈君乔苦涩一笑,轻轻推开他了,然后,径直命令。

    “容名,马上订下一班的机票,我现在就要过去找她。”

    容名一怔,然后,他皱眉,提醒着。

    “沈总,不是你自己说的,要放她离开吗?那么你这是……”

    这旁,沈君乔应声看来,脸色还有些莫名地发狠,话都是从牙缝间挤出来的那种。

    “这一次,我就算关,也要关着她!因为,没有她在,我反而更痛苦,既然要痛苦,那么大家一起痛苦好了。”

    听到这话,容名有些郁闷的感觉。

    自己这沈总,似乎有点腹烟呀,他自己不好过了,还不让别人好过了。

    不过,既然是沈君乔这样命令的,容名也违抗不得,只好依言办事了。

    “是。”

    接下来,容名紧急替沈君乔买了下一班的机票,可惜的是,他绝对找不到萧薇。

    因为,萧薇一下机,她又换航班了。

    当沈君乔下了机,在异国它乡找着人的时候,萧薇人已经在另一班的航班上了。

    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她浅浅地笑,自语。

    “真美丽,以后,我就要在这里好好生活了。”

    萧薇真正去的地方,是维也纳,音乐之都,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来这儿,总感觉,既然是音乐的繁华之地,那么,这里的人应该文明点。

    当她在那儿安定的时候,这旁。

    沈君乔站在酒店的落地窗前,他看着外面万家灯火,端着红酒喝了一口,语气有些冷漠。

    “怎样,找到人了吗?”

    身后,容名皱眉地摇头,解释着。

    “已经联系这一片区域的大佬帮忙找人了,可,还是没有萧小姐的消息,也不知道她究竟在不在这里。”

    刚好,在这时,沈君乔的手机响起。

    听到动静,沈君乔拿出来接,看了看来电,见是夏其打来的,他还有些惊讶,然后,敛了脸色接听了。

    “喂?”

    那头,夏其眉头紧皱,他立马出声。

    “沈君乔,薇薇有没有跟你说她要去的地址?”

    一听这话,沈君乔立马挑眉,他才突然想起,萧薇说过,她有告诉过夏其的,见此,沈君乔便套他话。

    “你想知道?想知道那就告诉我,薇薇跟你说的是什么地方。”

    夏其因着一心想知道萧薇真正的地址,便也不跟沈君乔废话,直接说了,希望沈君乔也能说出他从萧薇那儿得到的地址。

    “薇薇跟我说,她要去的是巴黎。”

    立马,沈君乔脸色一沉,因为,萧薇在他这边所说的,是纽约,她根本就没有告诉两人真正的地址。

    意识到这点,沈君乔哼哼地冷笑起来。

    “夏其,现在可好了,那小女人没有告诉我们真地址,她根本就不是去的这两个地方。”

    夏其一急,他立马问。

    “她怎样跟你说的?”

    这旁,沈君乔冷笑着。

    “她跟我说,要去纽约,我让人帮她买的机票,就是纽约,但,她肯定转班了,我在纽约这边联系了这一带的大佬帮忙找人,根本没有她的信息,她没有在任何酒店居住下来。”

    听着这话,夏其震惊无比,连声音都有些颤抖。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谁都跟薇薇失联了?”

    “没错!”

    沈君乔眯着眼睛,他紧盯外面的万家灯火,心里恨恨的,如果被他逮到那个小女人,他非得将她在床上弄得哭喊求饶不可。

    接下来,谁都找不到萧薇。

    沈君乔这边不断地联系国外那些有权有势的大佬级人物,让帮忙着找人,但,还是毫无音讯。

    至于夏其,更不可能了。

    他的人脉没有沈君乔的广,出了国,手根本就伸不了那么长,拜托人,人也不理他。

    至于那个人脉最广,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认识一点的安子皓,却也是没办法了。

    萧薇就像凭空消失,算是查无此人了。

    没有她的日子里,沈君乔每天都过得很堕落,几乎一下班,人就会鬼混在酒吧等这些娱乐场所。

    容名劝也劝不住,只能每晚去接人,把喝得烂醉的沈君乔送回家。

    昏暗的夜里,他满身酒气地躺大床上,嘴里喃喃着,不断呢喃叫喊一个人的名字,声音显得那么痛苦。

    “薇薇,薇薇……”

    然而,没人能听到,他的痛苦,只有自己知道,即使是容名,也无法帮他解决。

    但,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沈君乔又会恢复正常。

    只不过,在办公室内坐着的时候,听到有飞机的声音飞过,他会习惯地看向玻璃窗外,然后看着那架飞机开始发呆。

    这样不规则的生活,沈君乔过了一年半。

    再后来的一年半,叶雅再次插入他的生活中,她强烈的追求,终于,在第三年,也就是又一次的一年半后,沈君乔和她订婚了。

    无所谓了。

    反正,已经找不到那个小女人了,他活得跟木偶没什么差别,跟谁结婚还不是结,既然叶雅这么想得到他的人,他就成全她好了。

    如果找不到自己爱的人,找一个爱自己的人,其实也不错。

    安子皓对叶雅,算是彻底放弃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已经移情萧薇了,一年中的时间,他大部分都是在国外,就是希望碰着一份缘,然后可以无意间遇见她。

    办公室内,容名看着眼前的沈君乔,满意地笑笑,道。

    “新郎官,精神抖擞了不少嘛。”

    闻言,沈君乔笑笑,然而,却不知是笑得不屑还是自嘲,他看向窗外,应得有些话不对题。

    “三年了,真不知我这三年来是怎么过的,自己都觉得神奇。”

    昨天,是他和叶雅刚刚完成订婚仪式,所以,容名才叫他新郎官,因为,订婚也差不多了,跟结婚没什么差别,是可以这么叫的。

    刚好在这时,叶雅的电话打来。

    容名见了笑呵呵,调倜着。

    “看看你们这对新婚夫妇,这才刚分别多久,那位又惦记了。”

    见此,沈君乔笑笑,然后,拿过手机接了。

    “喂?”

    时光匆匆,日月如梭,转眼间,终于,第四年来到了,萧薇经过四年的洗礼,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萧薇。

    曾经,她什么都没有,极度依赖沈君乔,没了他,连生活都不能自理。

    可现在,她已经是极具影响力的音乐家了。

    美丽的海边,今天天气非常晴朗,萧薇穿着属于海边风格的衣服,静静地走在沙滩上,扬长的丝巾在飞扬。

    看着蓝色的海,萧薇笑笑,然后举了手,略略遮太阳的那种放眼睛上方,去眺望更远的海域,喃喃自语着。

    “要不要回去看看呢?”

    倒不是去看沈君乔,而是,她想看看父亲,已经将近四年没回去过了,也不知道父亲的墓碑现在怎样,有没有人替他整理。

    海水在奔腾,哗啦啦的,激荡起最美妙的乐曲。

    萧薇似乎听到了它的答案,见此,她笑笑,应了。

    “谢谢你,大海,那我就回去看看吧。”

    大海给了她最好的答案,所以,离别四年之后,她决定再回曾经的故土看看,只看一眼,就回来。

    现在她在这里安了家,哪儿也不想去,事业全部在这里。

    接下来,萧薇买了机票,再度回国了。

    安静的墓园内,此时,只见她静站那里,就这样注视着自己的父亲,墓碑没什么变化,即使过了四年的风吹雨打,也还是差不多。

    看着墓碑上的照片,萧薇喃喃自语。

    “爸,我回来了,回来看你了。”

    刚好,在墓园的入口,沈君乔的小车缓缓停下,他摇下车窗,静静地看着这墓园,眼神有些复杂,也有些迷茫。

    本来是不应该再来看这位的,可,今天他不知怎么,莫名就想来看了。

    见此,沈君乔摘下墨镜,然后,推门下车,双手插大衣口袋,朝这旁走进来了。

    萧薇给父亲深深弯了身后,她苦涩地笑笑,道别着。

    “爸,我该走了,就回来看你一眼,下次回来的话,可能要五年后了,坐飞机麻烦,所以,不能常回来看你,希望你别见怪。”

    墓园安静得很,没人回答她。

    见此,萧薇道别完,便转身准备走人的,她朝那旁走去,沈君乔朝这旁走来,两人隔了一些树木,所以,竟没有注意到。

    但,萧薇穿的是高跟鞋,而沈君乔,穿的是皮鞋。

    这两种鞋,踩在墓园那种石板上,都会发出特别好听的声音,所以,沈君乔注意到有人在,萧薇也下意识地朝这旁看来。

    当两人对上眼的那一刻,萧薇彻底怔住,沈君乔亦同样。

    阔别四年,她与他,再次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