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15章 觉得不可思议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接下来,当萧薇试图下床去吃饭的时候,她腿软得连下床都下不了,还是沈君乔亲自抱她起来,然后下楼去的。

    她软软窝他怀里,安静着。

    这时,坐饭桌旁了,萧薇看着满桌的食物,人静静的,没有动手。

    沈君乔挑了挑眉,看向她,不解着。

    “吃呀,怎么不吃?”

    听到这话,萧薇应声看来,她脸色相当平静。

    “沈君乔,吃完这顿,我是不是就可以回去了?”

    沈君乔一冷笑,干脆不管她了,自个拿起筷子,然后夹了食物随意地吃着,淡淡地回。

    “我什么时候说过你可以回去了?乖乖在这儿呆着,哪儿也不许去。”

    闻言,萧薇的泪,一下子涌来了。

    她红了眼眶,就看着他,泪水自个滴落,也不吭声说什么,沈君乔受不了她这样的注视。

    这时,他转头看向她,似乎还有些恼怒的那种。

    “回去?你就那么想离开我么?”

    萧薇不想跟他说一句话,别开了头,这旁,他盯着她,眼神冷冷,脸色冷冷,仿佛要杀人一般,可怕得紧。

    两人这样沉默已有好一下。

    终于,沈君乔见她丝毫无动筷的意思,不禁危险地眯眼了,命令着。

    “吃饭!”

    然而,萧薇不肯吃,就别着头,完全当没听到一般,他见了,心内的火不禁更盛,再次出声了。

    “吃饭!”

    听到这话,萧薇径直站起,理都不想理他。

    沈君乔脸色一沉,巴掌径直拍桌面上了,还拍得很响,萧薇正站起的,现在,不禁颤了颤,动作更停下。

    身后,他也没出声,就冷冷盯着她。

    最后的最后,还是萧薇服软,她默默坐下了,也不吭声说什么,只端起碗筷,然后开始吃,头一直低低的。

    这旁,沈君乔见她终于肯正常地吃东西,不禁总算满意。

    他收回视线来,也端起碗筷了,还给她夹了食物,淡淡地解释,现在总算有点温柔的意思。

    “国外那边的事业,我会帮你收购的,到时,归入我们沈氏名下,你若想再开公司,我这边出资,全力资助你。”

    听到这话,萧薇终于出声跟他说了一句,却仍旧还是闷闷的。

    “怎样收购?你知道我在那边的事业是怎样的吗?”

    沈君乔应声看来,倒有点好奇了。

    “是怎样?”

    从她开始回国,直到现在,他也没问过她事业方面的事情,就只以为着,她应该是开了公司之类的东西。

    这旁,萧薇看着他,眼睛红红的。

    “我在那边认识的客户,回这边,根本没法联系,一旦回国,我就是从头再来。”

    沈君乔挑眉了,没吭声,这旁,她继续。

    “沈君乔,我搞音乐创作的,回这边,你让我怎么弄?她们是不可能跟着我一起过这边发展的,国情不符合。”

    一下子,沈君乔怔住了。

    他的视线,几乎是下意识地就看向她的手腕,怔怔地出声。

    “可是你的手……”

    萧薇的手腕,曾被割过脉,所以,如果弹钢琴的话,恐怕会不太灵活,也正是因此,沈君乔才不解她怎么就选择了这么一个行业。

    这旁,萧薇自然也注意到沈君乔在看向自己的手腕了。

    她笑笑,放下碗筷了,一手,轻轻抚摸上另一手的手腕,似乎有些伤感般,喃喃自语。

    “怎么?觉得不可思议对吧?就连我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怎么就选择上了这么一个行业。”

    四年前,她是寄生虫,吃沈君乔的,用沈君乔的。

    当时的她,简直什么都不会,真的是那种,一离开沈君乔,就会饿死的情况。

    可现在,她是事业女人了。

    有一次机会让她面临各种行业,然而,她偏偏哪个行业都没选,就选择了音乐行业。

    关于这点,不但沈君乔觉得惊讶,就连萧薇自己,也觉得有点奇怪。

    这时,她的手指,轻轻抚摸过那手腕上的一道痕。

    伤口已经愈合了,但,痕迹还是有多少的,看着它,萧薇静静落泪,语气中,却又透了点倔强。

    “当初,我也曾想过,当个白领好了,可,沈君乔。”

    她一下子看来,盯着他。

    “我就是想向你证明,这道痕迹,是因你才这样的,我要向你证明,我可以忘记这些事,忘记你,即使我曾为你割过脉,但,我可以痊愈的,我仍旧可以弹钢琴,仍旧可以和正常人一般。”

    听着这话,沈君乔的眼神有些复杂,他轻轻喊了声。

    “薇薇。”

    然而,萧薇却一下子又别开了视线,看都不想看他一眼,解释着。

    “别叫我薇薇。”

    沈君乔默默低头了,他似乎不知该说什么,心内充满的,是满满的内疚。

    一时间,两人就这样沉默着。

    好一下,沈君乔才抬头看她,语气却又再坚定起来。

    “不管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唯独的条件是,你必须留在我身旁,仅此而已。”

    萧薇不应他,端起碗筷,开始吃饭了。

    然而,却是每吃一口,她就掉一次泪,因为,她觉得自己已经跟这个男人说不通了,说一句,她都会感觉生气般。

    她什么都不想要,唯一想要的,就是自由。

    可,他却偏偏相反,所以,两人没有话题性可说。

    吃过饭后,萧薇也离不开,这时,在琴房内,她静静弹奏着,所弹奏的歌曲,都是她自己原创的音乐调子。

    因为,她现在就是一名音乐家了,哪能还需要去弹别人的曲子。

    门口那旁,沈君乔静静站着,听着她的音乐。

    这琴房,早就配置有了,不过,一直以来,沈君乔不怎么喜欢玩这玩意,所以,也就没弹,没想到,现在恰好被她用上。

    一曲完毕,萧薇双手停下了,静静看着前方,没看他,但,话却是在问他的。

    “好听么?”

    闻言,沈君乔鼓掌而进,浅浅地笑笑,应。

    “好听,有种让我大出意料的感觉,没想到,你写曲子,会这样好听。”

    他走到了,在她身旁坐下,看向她。

    “如果你想搞音乐,我可以帮你,动用一切资源,力保你登上音乐排行榜的第一名。”

    闻言,萧薇笑笑,却是在拒绝。

    “不用了。”

    她的手指,又再轻轻按下一个琴键,似乎是乱按来玩的那种。

    “我只负责写曲子,不负责唱歌,所以,不需要。”

    见状,沈君乔挑眉,他看着她,静静的,不出声了,似乎,不知该跟她说什么好。

    萧薇乱玩了一下那琴键,她忽然转头看他,问。

    “你就这样一直陪我窝在家里么?不去公司看看?”

    沈君乔笑笑,无所谓地回。

    “因为,你的情绪还没稳定下来,所以,我不敢离开你一步,怕你闹出什么事来。”

    说着,他轻轻将人拥入怀中,抱紧了,算是有点低低恳求的那种,放低了高姿态。

    “薇薇,安心留下好么?不要再想着回去的事情,就留在这里,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你想搞音乐,我一手捧红你,只要你说,只要我能给,我都会给你,唯一的交换条件是,你留下,陪在我身旁。”

    “沈君乔!”

    萧薇几乎是一下子发狂,她大哭出来,压抑那么久的情绪,现在,终于爆发。

    只见她拼命挣扎,对他又捶又打,哭吼。

    “你这个混蛋,你混蛋,混蛋……”

    这旁,沈君乔二话不说,一下子将人抱起,走到那旁的沙发旁,便压下,强亲她,用这种方式来安抚她。

    他就知道,萧薇的情绪根本就没稳定下来。

    刚才所表现的一切平静,那只不过是没爆发出来而已,现在,她总算要爆发了。

    身下,萧薇哭着,她扭着动了动,想挣脱开他的禁锢。

    这一刻,她真觉得有种绝望的感觉,如果知道回来会被他抓住,她真是打死也不回来了。

    好不容易才过四年的自由生活,现在可好,又落入老虎圈了。

    身上,沈君乔亲吻她,急急地扯开她的衣服,占有她,唯有这种安抚,才可使她真正稳定下来。

    许久后,萧薇安静了。

    她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喘息着,两双小腿,就紧紧缠着他的腰,迎合着他。

    手,被他死死地按在头的两旁,她动不了。

    唯一可看到的,就是白色晃眼的天花板,身上,男人在运动着,势必要在床上把她彻底征服。

    许久后,沈君乔停止了。

    他紧紧抱她,整个身子都压下来,热热的气息,喷在她脖颈间,正喘息着,轻轻喊她的名字。

    “薇薇。”

    闻言,萧薇喘息地别开头,淡淡地说了一句。

    “沈君乔,你就只会这样了,除了这个,你已经再无其它办法了。”

    他却不在意,笑着。

    “无妨,哪怕是在床上征服你,也是一种征服,只要能把你训服,我一点也不介意这种办法。”

    说着,他抱紧她,脸埋她脖颈间,轻声又痛苦地呢喃。

    “薇薇,不要再闹了,你知道的,没用的,只要你一天不稳定下来,我就会这样对你,所以,与其还在苦苦挣扎,不如早点顺我,这样,你或许就会自由些,我也不会看你那么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