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18章 简直要被她气疯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整个房间里,没有一把刀子,见此,萧薇只好穿了睡袍,下楼去找,厨房总会有的。

    当她下楼时,梁妈还没有睡,看见她了,梁妈打了声招呼。

    “萧小姐,还没睡呐?”

    “嗯。”

    萧薇应一声,解释着。

    “口有点渴,下来找杯水。”

    说着,她走到那旁的冰箱前,开了门,拿了一罐汽水来喝,梁妈见了有点不高兴,叮嘱她几句。

    “萧小姐,这么晚了可喝不得汽水,你喝点凉开水吧,我给你倒。”

    此时,她一心想着要拿刀子,哪里有心情跟梁妈在这废话不断,便有些不耐烦了。

    “你忙你的,不用管我,我自己知道自己需要喝什么。”

    梁妈自然也看出她心情不太好,见此,闷闷地点头了,也不敢再吭声,于是走进厨房里,也不知在忙活什么。

    这旁,萧薇皱眉。

    因为她正需要去的就是厨房,可现在,梁妈在厨房,她怎么拿刀呢?

    就在萧薇心烦着时,忽然,她的视线注意到那旁的水果篮了。

    在篮子里面,恰好就有把刀子,应该是拿来削水果的,见此,萧薇冷冷笑了笑,朝那里走过去。

    接下来,她上楼了。

    回到房间的时候,沈君乔还睡着,没有醒来,萧薇静走到他身旁,在床边坐下,然后,拿刀子架他脖颈上,叫着。

    “沈君乔。”

    他睡得有些沉,一声还叫不醒他,见此,萧薇伸手推了推,再喊。

    “沈君乔。”

    终于,连叫了好一下,沈君乔总算从沉睡中醒来,他睁着惺忪的眼来看萧薇。

    然而,当感觉到脖颈间有冰冷的东西在抵着,沈君乔马上垂眼去看。

    在看到萧薇正拿着刀子对准自己的时候,沈君乔心里一冷,马上看向她,更眯眼了。

    “薇薇,你干什么?”

    “干什么?”

    萧薇一冷笑,她歪了歪头,提醒着。

    “沈君乔,我想离开,你放我离开。”

    “所以。”

    这下,沈君乔一冷笑,人缓缓坐起。

    “你就用刀架我脖颈上,在逼我,对么?”

    萧薇不怕他,他坐起时,她那刀子,就下移,抵他心口那里,还算好心地警告。

    “如果插进了这里,恐怕就会没命了,沈君乔,你放不放我离开?”

    不曾想,沈君乔竟这般偏执。

    “不放!”

    一听,萧薇刚刚还算好的心情,现在整张脸都沉下,她盯着他,刀子的锋利处,也在一点点地穿透睡袍插进去,提醒。

    “如果你不放我离开,我就会杀了你。”

    看着萧薇如此冷情,沈君乔的心,也凉了半截,他忽然又一怒般,抓了她的刀子,往自己心口抵去,吼。

    “那你捅,捅呀,只要你舍得,我沈君乔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这条命。”

    萧薇见状,真怕伤着了他,手急急地松开,还有些慌乱。

    对面,他笑了笑,虽冷,却是胜利的笑容,逼问。

    “舍不得了么?”

    听到这话,萧薇垂了眸,紧接着,她一把扑进他心口,捶打着他,倒像那些小女孩撒娇哭吼。

    “混蛋,混蛋,我怎么舍得杀你,沈君乔,我怎么可能舍得杀你。”

    这旁,他紧紧将人抱紧,嘴角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我就知道,你怎么可能舍得杀我,你根本舍不得的。”

    说着他情动,马上低头吻萧薇,萧薇却是也抱紧他,反倒有些热情了,很快,她就倒床下了。

    两人缠在一起。

    第二天,朝阳懒懒地挂在东方,艳红又美丽,隐隐中带着金光。

    床上,萧薇倦倦地睡着,沈君乔已经醒来。

    他看着怀里的可人儿,浅浅地笑,忍不住伸手抚摸她的小脸,自语。

    “薇薇,这一辈子,我都逃不出你手掌心了。”

    萧薇动了动,小脸可爱地往他怀里噌了噌,活像那些小猫,简直可爱得紧。

    这时,她似乎终于醒来了般,小眼睛缓缓地睁开。

    沈君乔见状,笑问一句。

    “醒了?”

    闻言,萧薇看向他,此时,她刚醒来,那种醒后头发乱乱的样子,倒有些迷人,只见她轻轻笑了笑,嘤咛着应。

    “嗯。”

    然后,她又窝入他的心口,噌了噌他的胸膛,脸埋那儿,不抬起了,沉沉地似乎又要睡。

    可,在这时,沈君乔却明白,她应该是准备留下了。

    昨晚是她最后的反抗机会,如果没有成功,那么,她的选择,应该就是留下吧。

    见此,沈君乔抱紧了她,感激着。

    “薇薇,谢谢,谢谢你。”

    心口间,萧薇听了后,却是笑,整个人更缩他怀里了,似乎要取暖一般。

    “沈君乔,我爱你。”

    他笑,真心地笑,将她抱得更紧,再也不会放手。

    吃早餐的时候,梁妈小心翼翼地为两人端来豆浆,然后借机问着。

    “沈先生,萧小姐,你们昨晚……”

    吵得那么大声,又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在楼下怎么可能没听到。

    这旁,沈君乔见梁妈提昨晚的事情,他笑笑,端过那杯豆浆喝起,解释着。

    “没事了,不用担心。”

    萧薇红着脸,头低低的,却是没有吭声,这旁,梁妈狐疑地看萧薇一眼,半信半疑地点点头,然后才走开。

    等梁妈走开后,沈君乔看向她,笑问。

    “薇薇,那你现在,是不会再离开了,是么?”

    听到这话,萧薇却仿佛有些仿佛,她沉默一下,才转头看他,脸色终于有些坚定般。

    “嗯,我留下了,永远留在你身旁。”

    一下子,沈君乔怔住。

    即使明知道她的选择,可,亲耳听到她说出,所带来的震撼力,还是很不同的。

    沈君乔努力冲她笑笑,感激着。

    “薇薇,谢谢你。”

    然而,眼眶中却莫名有泪光在闪动,萧薇自然也看到了,她同样笑,却也是笑出了泪来。

    终于再一次决定留在这个男人身旁了。

    这一次,她是打算好好爱他,即使知道父亲的那件事,也仍旧好好爱他的。

    吃过早餐后,沈君乔出去了。

    沙发上,萧薇坐那儿,她手里拿着手机,看着它,迟迟没有拨过去,她没拨过去,那人,却是拨过来了。

    看着来电显示,萧薇眼神有些复杂。

    她犹豫一下,最终,还是接了。

    “喂?”

    电话里头,是安子皓,安子皓的语气淡淡的,有些凉意。

    “怎么样了?”

    闻言,萧薇眼神复杂了几分,她略略犹豫,然后低头了,道歉着。

    “对不起,安子皓。”

    一听这话,安子皓几乎立马就猜到她的选择,见此,他觉得生气。

    “薇薇,你到底怎么想的?为什么非得留在那个男人身旁不可?他究竟有什么好?”

    萧薇哭出,她摇着头。

    “不知道,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有什么好,安子皓,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你别逼我。”

    “我逼你?”

    电话里头,安子皓简直要被她气疯。

    “他跟叶雅订了婚,证明他心里根本就没有你,如果真有你,怎么就等不到你?难道身体的自控力,真有那么差么?”

    “你闭嘴!”

    萧薇不想听他这些话,一下子吼出,然而,安子皓却也回吼她。

    “薇薇,你搞清楚了,沈君乔根本就不爱你,只是因为得不到你,所以,他喜欢那种征服感,才这样对你,你听明白没有?他爱的不是你。”

    话都没容她说完,萧薇一下子挂断了。

    她捂着脸,呜呜地在那哭着,果然,她心里的防线还是很脆弱,没被别人攻击两句,就会迷失自我。

    那旁,梁妈从厨房里走出。

    她没听到安子皓的话,但,却听到萧薇的话,能从萧薇的话中,猜出个大概。

    “萧小姐,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但,有一件事,我必须得告诉你了,沈先生跟叶小姐订婚,事情或许不是你自己想的那样,还有,在这四年间,他从来没有过任何女人,一直都是自己睡。”

    沙发上,萧薇怔住了,她抬眼看梁妈。

    梁妈脸色还是一片冷漠。

    “沈先生爱不爱你,如果你自己都感觉不到,那就没人能帮你,如果感情之间,可以随便因为别人的几句攻击就心存怀疑,摇摆不定,那我劝你,最好早点放弃这段感情,省得再折磨沈先生了。”

    闻言,萧薇慢慢地低了头,道歉着。

    “对不起,梁妈,对不起……”

    她捂着脸,哭着,一声声地重复着对不起,梁妈就看着,不发一言。

    另一旁。

    沈君乔的人,已经来到了叶雅这里,他坐沙发上,叶清正端了刚切好的水果过来,心情还很好的模样。

    “君乔,你过来也不说一声,突然就按响了我的门铃,搞得我好惊喜。”

    闻言,沈君乔笑笑。

    他等叶雅坐下之后,也不吃她的水果,出声解释。

    “叶雅,今天来找你,主要是因为一件事。”

    对面,叶雅正拿着牙签在插着水果吃,见他一片也不吃,不禁疑惑,下意识地叫。

    “君乔,你倒是吃呀,很甜的,我刚买的,新鲜得很。”

    沈君乔应声看了一眼那水果,然后移开视线,应。

    “不用了,我不喜欢吃,你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