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20章 戒不掉的习惯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中午吃过饭后,沈君乔就带着萧薇去医院检查了,看她究竟有没有怀上,不出意外,的确是怀上了,萧薇的直觉很准。

    走出医学大楼的时候,萧薇手里拿着那张检验单,眼神还有些复杂。

    身旁,沈君乔夺过她的单子,笑笑地安慰。

    “好了,薇薇,都已经看了这么久了,还没看够?”

    听着这话,萧薇转头看他,看着沈君乔,她忽然停下脚步,就这样盯着他问。

    “沈君乔,你确定,自己能放下一切,不究过往地跟我在一起么?”

    沈君乔挑了挑眉。

    看着她怀疑的眼神,沈君乔也知,萧薇是在不放心,见此,他努力冲她笑笑,倒答得认真。

    “是,薇薇,我能放下一切,不究过往地跟你在一起,所以,别再顾虑那么多,好么?”

    闻言,萧薇才总算有些放心一般。

    她下意识地低头,手也摸上了自己的肚子,提醒他。

    “沈君乔,我只是希望你别后悔,毕竟,生下孩子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我们决定生它,就必须保证责任的问题,我希望。”

    萧薇一下子抬头,眼神有着坚定。

    “离婚这种事情,永远不要出现在我们当中,要么不结,要结别离。”

    闻言,沈君乔笑笑,笑容灿烂。

    “薇薇,我向你保证,我们绝对不会离婚。”

    他的额头靠过来,碰着她的额头。

    “我不知道怎么打消你的顾虑,如果你实在不放心,我就当着律师团的面,亲自给你写下保证书,如果跟你离婚,我所有的财产,全部归你,这样的办法,有没有能打消你的顾虑?”

    对面,萧薇已经感动得热泪盈眶。

    她一下子扁了嘴,哭着。

    “沈君乔。”

    见此,沈君乔实在不知怎么安慰她,只能凑过去,就此擒住她的唇,吻起来。

    不远处,一辆小车静静停着。

    车里的人,正是叶雅,此时,叶雅拿着望远镜,正看着这里的情况,见两人亲吻在一起,她恨得,都牙痒痒起来,马上低声咒骂。

    “贱人,贱人……”

    接下来,叶雅一直等到两人开车离开,然后,她的车子,才开过来。

    推门下了车,叶雅站在那门口前,就这样仰视头顶的那块牌匾,眼神有着复杂,但又夹杂恨意。

    沉默一下,最终,她还是走进去了。

    叶雅找了医生,问萧薇的情况,医生见是她来问,还不怎么敢吭声,一副支支吾吾的。

    见状,叶雅脸色一沉,生气地拍桌了。

    “你说不说!”

    医生有些被她吓住,在被威胁的情况下,只得就此脱口而出。

    “沈先生身旁那个女的,是被检查出怀孕了。”

    一听,叶雅双眼危险地眯了眯,果然,她就知道会是这样,不然,那萧薇贱蹄子,沈君乔怎么会无缘无故陪她来检查。

    出了医院后,叶雅的整张脸,一直是沉着的。

    “贱人,贱人,还挺能生,那么快就怀上。”

    紧接着,她一冷笑。

    “你不是想生么?好,我倒看看,你怎么生出这个孩子。”

    另一旁,萧薇和沈君乔还在车上,她一时倒安静,正紧紧缩坐着,身上,是沈君乔的西装外套在披着。

    这时,沈君乔转头看来一眼,见着她没有太开心的模样,只得靠过来,轻轻将人搂入怀里,问。

    “怎么了?”

    萧薇摇摇头,顺势靠他怀里了,然后闭眼,似乎累了,什么都不想说,见此,沈君乔替她拉了拉外套,让她暖和点。

    季节有点接近初秋了,凉凉的,不冷,就是凉。

    接下来,回到家后,萧薇窝沙发上,心情还是没有太好的模样,身旁,他解释着。

    “你在国外那边的东西,我会派人过去帮你取过来的。”

    “嗯。”

    她轻轻应了声,轻轻靠向他,解释着。

    “沈君乔,让我静静好么?我想静静,就安静一下。”

    见此,他挑了挑眉,倒不吭声了,其实,也怪不得萧薇,因为,孩子毕竟是负担。

    如果她真的选择生孩子,就必须要有足够的信心,确定两人以后不会因为什么原因而闹分手。

    晚上的时候。

    萧薇自己一个人窝房间里,她就坐那儿,什么也不坐,只静静地想。

    忽然,在这时,梁妈端着糖水来敲门了。

    “嘭嘭!”

    听到声音,萧薇应声看去,梁妈的话,也在这时传来。

    “萧小姐。”

    见此,萧薇只得应。

    “进来吧。”

    于是乎,梁妈进来了,看见萧薇了,还笑笑,倒有点慈祥的感觉。

    “萧小姐,沈先生没在吗?”

    床上,萧薇摇头。

    “不在,可能在书房。”

    梁妈走到了,便将手中的糖水放下,解释着。

    “这是我特意熬的,对身体大补,你喝点,对胎儿也好。”

    这是萧薇的一个习惯,她喜欢晚上的时候,喝点类型糖水的这种东西,所以,无论是四年前,还是现在,梁妈都把她这个习惯记住。

    看着桌面那碗糖水,萧薇有些恍惚。

    “已经好久没喝过这玩意了,都差点忘记是什么味了。”

    说着,她笑笑地看向梁妈。

    “国外四年,我把这个戒了。”

    在她看来,自己喝糖水的这个习惯,就像沈君乔一般,以前,她还是他地下女人的时候,就是噌着他吃饭。

    可,出国后,她自强自立,也就把这个习惯给戒掉。

    这旁,梁妈听了,有些无奈,说她一句。

    “萧小姐,何必戒呢?既然你心里是喜欢这一习惯的,那么,就应该去保持。”

    梁妈看看她的肚子。

    “我看得出来,自你知道自己怀孕后,似乎变得不想说话,你是在担心与忧虑,对沈先生,还是感到不怎么放心,是么?”

    果然,梁妈很难看穿她的心思。

    大床上,萧薇闷闷地收回视线了,自己也矛盾着。

    “虽然他说着,不会再介意某件事,但,我总感觉,那是不可能的,就比如我自己,也不可能完全做到。”

    梁妈没吭声了,眼神复杂着。

    另一旁,书房内,沈君乔果然在这,只见他站在落地窗前,正跟容名通着电话。

    “容名,让你处理的那件事,处理得怎么样了?”

    闻言,容名表现得不情不愿。

    “差不多了,下午的时候,财务那边清算完了,不过,要把那么一大笔钱转进新开的卡内,还需要跟银行那边核实,最快,也要明天上午才能处理好。”

    这个速度,对沈君乔来说,已经很满意了。

    只见沈君乔笑笑,应。

    “嗯,那就好,明天上午时,你把卡给我。”

    “嗯,知道了。”

    容名回了一句,接下来,挂了机后,沈君乔静静地站在那儿,视线看着外面,平静中又带点复杂。

    沈氏的五分之二财产,可不是开玩笑的。

    不过,他一点也不在乎钱财,只要能跟叶雅和平分手,付出再大的代价,他也愿意,亏损着这笔钱,他以后会尽快补回的。

    沉默一下,沈君乔转身走人,准备找萧薇。

    当他推门进来的时候,萧薇正在房间内喝糖水,这里就她一人,梁妈已经不在了。

    见此,沈君乔笑笑,朝她走过去,说着她。

    “记得你四年前就喜欢喝这玩意。”

    走到时,他顺势在她身旁坐下,然后,径直夺过勺子,自己舀了一勺来喝。

    “就那么好喝?”

    喝了一口后,他觉得挺甜,便又凑过去,吻吻她的唇瓣,这才有些恶劣般笑出。

    “还是你的唇比较甜。”

    这旁,萧薇挑了挑眉,她转头看着他,脸色反常地平静,沈君乔也注意到了见此,他跟着挑了挑眉,问。

    “怎么了?总感觉,你今天怪怪的,特别地安静。”

    终于,他现在才注意到自己安静过了头。

    萧薇笑笑,却是不回他,只收回视线,然后,舀着糖水喝,还喃喃自语起来。

    “一直想把这习惯给戒掉的,没想到,戒了四年,还是没戒掉,现在又重新起这个习惯来了。”

    身旁,沈君乔似乎有点听出她话里的意思了。

    他凑过来抱她,下巴轻轻靠她肩膀上,有些无奈般,安慰。

    “薇薇,别这样,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应该有点乱,一时可能无法习惯,不过,你要信我,好好养着孩子,把它生下来,其它的事,全都不用你管。”

    说着,沈君乔一下子看向她的眼睛。

    “明天我就带你去登记领证,这样,你放心了吧?”

    听到这话,萧薇真的有点怔住,她下意识地看向他,静静的,却是红了眼眶,沈君乔见着她又哭了,实在心疼,伸手擦掉她的泪水。

    “好了,薇薇,别这样,哭什么哭?看看你,把自己搞成什么样?”

    他将她拥入怀里,萧薇呜呜的,小手捶着他。

    “讨厌,讨厌,沈君乔,你就是大混蛋,实在讨厌得很。”

    对于她的撒野,他一惯纵然。

    “是,我是大混蛋,我讨厌,这样可以了吧?”

    萧薇也不管,就骂着。

    “讨厌鬼,沈君乔,我最讨厌你了。”

    然而,这男人,已经逐渐将她慢慢压下了,准备好好疼爱她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