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21章 算是彻底分手了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第二天的时候,沈君乔还真是说做就做,这时,只见他拿着自己的证件,向萧薇扬了扬,解释。

    “薇薇,喏,你看,这是我的证件,我们今天就去登记领证。”

    看着他手中的那些东西,萧薇怔了怔,紧接着,眼神有些复杂起来了,她没想到,沈君乔会那么快就跟她领证。

    沉默一下,萧薇转身走去,然后拿出自己的证件,也向他扬扬,道。

    “沈君乔,只要你敢跟我领,那我也敢跟你领。”

    闻言,他笑笑,然后走过来,搂住萧薇,出声。

    “那好,我们现在就去。”

    萧薇也不推辞,答应了。

    “好。”

    说得容易,做起来,却有些困难,当小车在民政局停下的时候,萧薇的眼神,却又有些复杂了。

    就连沈君乔,现在也变得沉默许多。

    果然,真正做起来的时候,还是比较困难的。

    就在萧薇沉默之际,身旁,沈君乔却已经推门下车了,解释着。

    “薇薇,我们下去吧。”

    听到这话,萧薇略略犹豫,她没看他,却是叫住了他。

    “沈君乔,你真的考虑好了吗?”

    他的动作,因此而顿了顿,紧接着,他回头一笑,仿佛什么都能放下一般。

    “考虑好了,你呢?你考虑好了吗?”

    闻言,萧薇应声看去,看着他,她回报他一笑,仿佛这个就是答案一般。

    接下来,两人齐齐走进民政局,终于,再一次地,两人走进了这个地方,上一次,是四年前。

    等出来后,两人都心有灵犀地,要求同去了一个地方。

    偌大的墓园内,萧薇静静站在那,看着那墓碑的人,身旁,是沈君乔,而这里,是沈君乔父亲的墓碑。

    四周很安静,这时,只见沈君乔出声。

    “爸,我来看你了。”

    他的眼神有些复杂,心头,更在努力压抑着什么,萧薇听着,眼眶红红的。

    怎么可能真的全部放下,换作萧薇,她也是做不到的。

    带着仇人的女儿,却是他自己的妻子来拜祭父亲,萧薇不知道沈君乔此时的心情,她也不想知道,只觉得很压抑。

    沈君乔静静看着父亲,跟父亲说话。

    “爸,你在那边过得还好吗?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他在努力笑,却很明显,笑得有些牵强。

    “今年我老大不小了,给咱家讨了个媳妇,呵呵,你还有了孙子呢,沈家,算是有后了。”

    这旁,萧薇已经在落泪。

    她觉得太压抑了,完全听不下去,转身便想走,解释着。

    “沈君乔,我去那边等你吧。”

    不曾想,沈君乔却一下子拉住她的手腕,但,他没有看她,视线就看着父亲。

    “爸,我知道,你可能不太喜欢我们这样,但,我真的好喜欢薇薇,真的真的好喜欢。”

    他的声音,透着哽咽,慢慢跪下了,萧薇被拉着也只能跪下。

    “前尘旧事,都过去了,爸,薇薇是无辜的,那个该死的人,已经死了,爸,你应该可以安息了,就放过薇薇吧,不要恨她,我希望,能得到你诚挚的祝福。”

    沈君乔跟父亲说了很多,萧薇不曾插过一句。

    她一直掉着泪,觉得心口难受得要命。

    接下来,很久之后,沈君乔才带她离开墓园,回到家的时候,他没有再跟萧薇呆在一起,想来,也是需要空间去缓一缓情绪的。

    这时,在院子里,沈君乔静静走着,皮鞋踩在草坪上。

    他手里拿着手机,正放耳边听着,明显是在跟人通话。

    “那事办得怎么样了?”

    电话里头,是容名,容名听后,点点头,解释着。

    “沈总,已经全部办好,你是现在要还是怎样?要不,我现在送过去给你吧。”

    然而,沈君乔却摇头,解释着。

    “不用,我下午过去拿吧,反正也不急在这一时。”

    听到这话,容名便点头,而沈君乔,他沉默一下,终究是把那件事说出。

    “容名,我跟薇薇,已经领证了。”

    容名一下子就怔住,但,沈君乔这边还在继续。

    “我还带她去看了我父亲,呵,虽然当时觉得还是有点放不下,但,现在缓了缓,觉得又没那么难受了。”

    “沈总……”

    那头,容名轻轻喊出,语气透着心疼,即使他没亲眼看见,但,却也猜想得出沈君乔当时的痛苦。

    有些事,嘴上说着可以放心,但,那颗心,却不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

    两人在这旁聊着,另一旁,萧薇静静坐沙发上。

    她看着前方,眼神没什么聚焦点,有点涣散的那种,就在这时,梁妈端着第一份食物出来,看见萧薇了,还高兴地喊。

    “萧小姐,沈先生呢?已经可以吃午饭了哦。”

    闻言,萧薇也没吭声,仿佛有些出神,梁妈察觉到了后,沉默了,也不再打扰萧薇。

    其实萧薇是听到了的,只是,她不想吭声而已。

    接下来,在梁妈将食物搬出来得差不多了后,沈君乔也回来了,他看到萧薇,笑笑,朝她走来。

    “怎么了?看着有点发呆的模样。”

    萧薇应声看去,然后笑笑,靠入他的怀里,没吭声了,只紧紧抱紧他。

    上方,沈君乔温柔的声音传来。

    “老婆,我们该吃饭了,去吃饭吧。”

    听到那个称呼,萧薇一下怔住,紧接着,她又笑了,却是笑出泪来,心里满满的感动。

    “老公。”

    沈君乔自然是很喜欢她这个称呼,笑笑,搂着她一起起来。

    下午的时候,沈君乔去找了一趟叶雅,把分手费给她,沙发上,沈君乔将那金卡放茶几上,推过去给叶雅了。

    “这是你要的,现在,我给你了。”

    叶清扫了一眼那张卡片,她眼神有些复杂,然后,她微微倾身,伸手拿过了那张卡片,先是看了看,觉得无大碍后,这才笑哼地出声。

    “沈君乔,你出手可真是大方,为了跟那贱人在一起,只怕,我要你整个沈氏,你也会拱手让出吧。”

    然而,沈君乔却摇头,笑笑地解释。

    “真对不起,如果你要我整个沈氏,我还真的让不出,因为,沈家的基业绝对不是你能动的。”

    叶雅挑了挑眉,没吭声,这旁,他继续。

    “现在之所以能给你那么多,是因为,这些都是我能赚回的,只要我努努力,这些迟早会赚回,所以,才可那么大方送给你。”

    听着这番话,叶雅有种苦笑,却又笑不出。

    她忽然有些悲伤。

    “沈君乔,在我未发现你们地下情的时候,你们已经在一起两年了,现在,我就想问问,在你决定找上萧薇的时候,并且,第一次跟她过夜的时候,心里,有没有想起过我?”

    女人毕竟是感性的,叶雅对他,多少还是存了点情的。

    这旁,沈君乔听了后,有些怔愣,神思也一下子回到两年前,他与她的第一个夜晚。

    漆烟的房子,是当时的写照。

    他压在萧薇的身上,脸色有点冷漠,双手,在扯开她的衣服,萧薇只有一点点意识,整个人,陷入一种迷糊的状态。

    可能是,她多少感到危险了,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裙子,哭着。

    “不要,不要碰我。”

    闻言,当时的沈君乔一冷笑,他仿佛就像一个恶魔,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讽刺着。

    “还知道拽裙子了?害怕么?”

    然而,即使是这样,最终的结果,也是没有什么意义。

    沈君乔从回忆中醒来,他有些恍惚,一瞬间,也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可能真的有点过份。

    但,以他当时那种心情,他是没办法的。

    当时的他,整个人处于恨意的报复中,他整个心理,都被阴影覆盖,一丝阳光面都没有,怎样让萧薇觉得痛苦,他就会怎样做。

    也难怪萧薇当时会害怕他,觉得他心理呈现病态了。

    现在的他,好了许多。

    爱,让他看到了阳光,也接触到了阳光,阴影逐渐被驱逐。

    看着对面的叶雅,沈君乔笑笑,很平静的笑容。

    “叶雅,虽然你可能不爱听,但,我还是得老实告诉你,我当时,的确没有想过你。”

    “果然。”

    叶雅自嘲一笑,她别开头了,赶着人。

    “沈君乔,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以后都不想。”

    这旁,沈君乔的眼神有些复杂,他站起来了,却是跟她道着最后的歉意。

    “叶雅,虽然我浪费了你很多青春,这的确是我的错,但,我从没碰过你,你还是冰清玉洁的,所以,你还是可以找个很好的男人嫁了的,我希望你幸福。”

    话都没容他说完,叶雅一下子看过来,却是大吼,手更指着那门口。

    “走!”

    这旁,他皱了皱眉,然后,歉意地弯了一个身,才真正走人的。

    等沈君乔走后,叶雅却是捂着头大哭起来,自己哭诉。

    “沈君乔,我宁愿你碰我,即使你碰我一下,也好过你不碰我。”

    两年来,他跟萧薇暗渡陈仓,她却傻呼呼地以为,是沈君乔负责,不到结婚过后,不会发生关系。

    原来,一切都是她自己误会了。

    也正是因此,她真的恨萧薇恨到入骨,觉得是萧薇抢走了属于自己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