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22章 红着眼睛瞪人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晚间的酒吧,这里灯红酒绿,吧台旁,夏其醉得不成样子,正趴在桌面,即使这样,还是端着酒水要继续喝。

    刚好,就在这时,安子皓正好来这家酒吧。

    他朝吧台走来,心情看着也没有多好的模样,似乎是准备来这里喝点酒解闷。

    然而,他人快走到时,却是看见,夏其就醉倒在吧台旁。

    安子皓笑笑,倒有点嗤笑的那种,继续走过去了。

    来到吧台旁,安子皓坐下,马上,他的帅气,就吸引了一些不正经的女性,有女人走到他身旁来,搭着讪。

    “帅哥,一个人?”

    面对这种搭讪方式,安子皓简直是老手了。

    他习惯地嗤笑一声,甚至,看都没看那女的一眼,只打一响指,命令着调酒师。

    “来杯。”

    于是乎,调酒师开始调酒了,那女的见安子皓不搭理她,还不死心。

    “帅哥,我也想喝,你请我喝好不好?”

    不料,安子皓的脸,几乎是瞬间就沉下的,他终于看向那女的一眼,却是一下子就伸手扯住对方的头发,一时竟如此粗鲁,倒有点暴力的感觉了。

    “你滚不滚?”

    女的被他吓住,都快吓哭的那种,马上求饶。

    “大爷饶命,饶命呀。”

    闻言,安子皓才冷哼一声,一把甩开了手。

    “犯贱!”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心情好的时候,对于投怀送抱的女人,他会绅士有礼,然而,当他心情不好的时候,管你男的女的,谁惹他谁倒霉。

    这时,安子皓收回视线,他颇有兴趣地看向夏其,伸手推推他,笑句。

    “怎么?喝死了?”

    夏其明显是醉了,看见安子皓后,大脑还晕晕沉沉地分不清眼前人。

    “你谁呀你?”

    见此,安子皓嗤笑一句,他懒得理夏棋,刚好,调酒师也调好了他的酒。

    安子皓接过,喝了一口,这才随意地说出。

    “薇薇回国了,这事你知道么?”

    一听,夏其的醉意醒了些,他摇晃地直起身子,看着安子皓,不解。

    “你说什么?”

    安子皓笑笑,不屑着,自语。

    “看来还真的不知道。”

    也难怪了,如果不是他那晚刚好露过那儿,就连他,也未必知道萧薇已经回国的事情。

    由此也说明了,萧薇此番回国,到底有多低调,沈君乔又做得有多保密,竟是那么多人,都没一个知道的。

    在安子皓跟夏其这边说着事的时候,另一旁。

    萧薇静静地窝在大床上。

    对面,沈君乔同样窝坐着,他将红本本推过来,解释着。

    “这是我们的结婚证明,这是我的收入卡,这是公司的一些具体资料……”

    他几乎毫无保留地,就这样将他自己所有的收入,还有沈家最严谨的商业资料,全部推给了她。

    “现在,你是我的老婆了,有资格了解这一切。”

    看着这个有点傻头傻脑的男人,萧薇有些无奈的同时,也感动,她笑笑,却是推回去了。

    “沈君乔,你的这些东西,我都不要,你们沈家的商业机密,我更不想看。”

    对面,沈君乔挑挑眉。

    萧薇将东西推回去后,她笑着看他,解释。

    “我知道,你这样做,是想让我安心,不要再产生不信任的感觉,现在,我也郑重地对你说,我对你是信任的,所以,你不用这样。”

    听到这话,沈君乔有些感动,他点点头。

    “谢谢,薇薇,谢谢你。”

    然后,他挪过来,将萧薇轻轻拥入怀中,手,轻轻贴着她的小腹,脸上洋溢着幸福。

    “薇薇,我爱你,真的想跟你好好在一起,相信我,请你相信我。”

    萧薇紧抱着他,轻轻应了声。

    “嗯!”

    第二天的时候,天才刚亮,沈君乔起床在刷牙,萧薇还睡着的,然而,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乱糟糟的喊声。

    “薇薇,薇薇!”

    浴室内,沈君乔一听,脸当场就有些沉了沉,他马上走出来,到落地窗前看了看外面的情况。

    是夏其!

    见到夏其来闹事,沈君乔挑眉了,实在不知夏其是怎么得知萧薇回国的事情。

    这时,萧薇睡床上的,现在也有点被吵醒。

    她困倦地睁了眼来,看向沈君乔这旁来,不解着,声音透着刚睡醒的那种沙哑。

    “沈君乔,怎么了?谁在外面喊?”

    沈君乔应声看来,见她被吵醒了,只得走过来,安慰着。

    “没事,你继续睡一会儿,我下去看看。”

    说着他朝门口走去,萧薇躺那儿,也没阻止,然而,等他出了门后,萧薇却是有起来的,到落地窗前看了看情况。

    当看到夏其一大清早就堵门外的时候,萧薇有些怔住,更多的,是恍惚。

    四年了,没想到,四年后第一次见夏其,居然是这样的情况。

    见此,萧薇皱了皱眉,马上走去换衣服,准备下去。

    另一旁,沈君乔出来后,他在铁栅栏的前方停下,看着铁栅栏外面的夏其挑了挑眉,问。

    “你来有什么事?”

    门外,夏其的脸色透着一股狰狞,他冷盯沈君乔。

    “沈君乔,你不是又使用你那恶劣的手段来逼她了?”

    听到这话,沈君乔觉得好笑,他还真的嗤笑一声,不屑着。

    “恶劣的手段?简直搞笑,我和薇薇都已经登记结婚了,你算什么身份?敢来我家门前乱吠?”

    说着,沈君乔命令。

    “来人,把他赶走。”

    守门的保镖一听,立马就开门准备出去赶人的,然而,就在这时,身后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

    “沈君乔,等一下。”

    闻言,沈君乔的心,略略颤了颤,那旁,夏其更是直接怔住,他看着萧薇,整个人完全呆住了。

    阔别四年,她似乎变了些,也成熟了些。

    夏棋一下子扑过来,双手抓那铁栅栏上,急急地喊。

    “薇薇,薇薇……”

    看着他,萧薇的脸色平静得很,即使阔别那么久没见,可,她对他,没有太多的思念,有的,只是愧疚与感激。

    夏其帮了自己很多,她无力偿还,所以,感到愧疚,也感到感激。

    这时,萧薇朝他走来。

    路过沈君乔身旁的时候,沈君乔见着她还要靠过去的意思,不禁眉头一皱,马上就伸手拉住了萧薇,阻止着。

    “薇薇!”

    见此,萧薇回头朝他笑了笑,轻轻扳开他的禁锢,解释。

    “沈君乔,别这样,我就只是跟夏其说说话,让他离开,别再闹事而已。”

    沈君乔皱着眉,看她,却没吭声。

    这旁,萧薇扳开他的手后,她又朝夏其走过去,夏其看着她过来,眼眶却是逐渐泛红,有泪水在里面打转。

    终于吧,萧薇走到了。

    她把手伸出去,轻轻贴上夏其的脸,打着招呼,泪水却溢满了眼眶。

    “夏其,好久不见了。”

    外面,夏其一下子就把手贴上她的,然后,用脸噌着她的手,声音都已经有了哽咽。

    “为什么?四年前,你为什么要骗我?明明就不是去的那里,却骗我说,去那里,薇薇,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听着这话,萧薇苦涩地笑笑。

    “因为,我想离开你们所有人呀,离开你们的禁锢,这样,我才能活得自由。”

    夏其却一下子发狂,他甩开了萧薇的手,更后退几步,仿佛萧薇已经不再是他认识的那个萧薇一般。

    “骗人!如果你想离开我们的禁锢,现在,又为什么自愿走进这个牢笼?”

    他控制不住情绪,眼泪簌簌地掉。

    “别想骗我,昨晚,安子皓跟我说了很多,是你自愿跟沈君乔结婚的,是你自愿跟他在一起的。”

    听着这些话,萧薇默默低头。

    这旁,沈君乔看不下去了,他一下子走过来,抓住萧薇的手,就往回拉,冷声命令。

    “来人,把他赶走。”

    “沈君乔,你等一下。”

    萧薇皱眉,急急地制止他,不愿往回走,终于,沈君乔停下,萧薇向他解释着。

    “沈君乔,你这样是没用的,必须把话跟夏其说清楚,否则,你现在赶他走,他下次还会再来。”

    说着,萧薇转身看向夏其,脸上多了一股认真。

    “夏其,我知道,你对我做的这个选择,很无法理解,只是,我想说,现在的我,感觉很幸福,谢谢你的关心,我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而已。”

    夏其根本听不进去,他红着眼睛瞪向沈君乔。

    “沈君乔,你是不是对薇薇洗脑了?不然,她为什么那么帮你?”

    这旁,沈君乔真觉得夏其莫名其妙,他一点也不想跟夏其废话。

    “你马上给我滚,我们过得好好的,你少来掺合我们夫妻。”

    说着,他又喊保镖。

    “来人!把他撵走!”

    保镖二话没说,要出去赶人,沈君乔也不让萧薇看了,拉了她,径直就朝屋内走去,命令。

    “薇薇,我们进去,别管他。”

    这一次,萧薇没阻止了,被逼地跟着他走去,不过,却是有在回头看夏其而已。

    夏其挣扎着,即使被保镖架着拖去,还是在大喊。

    “沈君乔,我不会放过你的,别以为你对薇薇洗脑就可以得到她,有我一天,我绝对不会让你过上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