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30章 找死是不是?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安子皓,你这是?”

    看着他,萧薇有些不解的感觉,这旁,安子皓笑笑,他却是不等萧薇请,自己就径直进来了。

    “喝杯酒庆祝一下。”

    走到桌旁,安子皓将托盘放下,他端起那两杯酒,朝萧薇扬扬,问。

    “喝一杯?”

    见此,萧薇只得过来了,她也不疑有他,接过了,便随意地喝起来,跟他解释着。

    “喝酒庆祝的什么,就不用了,现在,我只想快点处理好那件事。”

    安子皓见她喝得那般干脆,还挑了挑眉。

    他自己也喝一口,而萧薇这时,已经将整杯酒都喝下去了,见此,安子皓笑笑地出声,有点开玩笑的那种。

    “薇薇,你就这么信得过我?”

    闻言,萧薇呵呵一笑,将酒杯递回给他的,应着。

    “至少感觉你不会害我。”

    萧薇知道安子皓喜欢自己,所以,他不可能害她,但,她却从没想过,他想得到她的这件事。

    那酒杯才刚被萧薇递出,她立马就有感觉了。

    对面,安子皓挑挑眉,却是沉默地没吭声,而萧薇看他的眼神,却复杂起来了,问。

    “为什么?”

    听着这话,安子皓勾勾唇,应。

    “薇薇,我的确不会害你,因为,我是真心地喜欢你,不过,我想得到你。”

    萧薇手中的酒杯一松,紧接着,清脆的碎裂声传来。

    她扶着额,急急地往门口走去,安子皓将酒杯放下,朝她走过来了。

    一走到,他打横一抱,直接朝大床走去,见此,萧薇急得想哭,她拼命挣扎着,哭喊。

    “安子皓,不要这样,我还怀着孕,你放开我。”

    他无所谓的模样,继续走。

    “没事,现在你肚子又不大,做一次也伤害不了身体,明天,我会带你去附近的医院打掉的。”

    走到床边,他将她放下,身体撑在她上方。

    这旁,萧薇还有半分意识,她本能地拒绝,伸手推他,眼角挂着泪水,一副没什么力气的模样。

    “安子皓,不要这样,沈君乔不会原谅你的,我也不会原谅你的。”

    听着这些话,安子皓的眼神有些复杂。

    他抓过她的手,然后按两旁,如此静静看着她,喃喃自语一般询问。

    “薇薇,为什么你即使过了那么多年?心里,还是那么天真呢?即使是你自认为的朋友,但,不管男女,都不可以真正放心里信任,明白吗?”

    此时,萧薇没什么意识了。

    她静静地睡着,明显是晕过去了,看着她,安子皓却迟迟没有动手。

    另一旁,沈君乔终于等到了容名的来电,他急急地询问。

    “容名,怎么样?查到了么?”

    电话里头,容名皱眉地点头,应。

    “已经查到了,沈总,萧小姐是跟安子皓一起出了国,看她当时的情况,不像受到胁迫。”

    沈君乔的脸,已经有在冷下了。

    “那就是说,是自愿的了?”

    这旁,容名尴尬着,有种不知怎么应话的感觉,最后只得点头。

    “嗯,应该是自愿。”

    听着这话,沈君乔气得,他感觉有种想活活掐死那女人的节奏,居然敢带着他的种跑国外去,也不知道是要干吗。

    沉默了一下后,沈君乔便马上命令。

    “现在订机票,我们马上过去。”

    “是。”

    容名早知道他会这么坐,所以,笑着答的。

    接下来,第二天的时候。

    床上,萧薇醒来,她看着天花板,整个人有些呆呆的,落地窗那旁,安子皓的声音传来。

    “醒了?”

    听到这话,萧薇应声看去,当看着他,她怔怔的,只见安子皓手端着红酒,绅士般品着,视线是看着外面,并没看她这里。

    见此,萧薇有些心冷的感觉。

    她收回视线看向天花板,冷冷地出声,有点自嘲的意思。

    “安子皓,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会是这样的人。”

    安子皓听着,却没吭声,沉默一下,他转身朝门外走去了,语气冷冷淡淡。

    “起来吧,我待会带你去医院打胎。”

    床上,萧薇不起,她就躺着,心里有种想死的感觉,真没想到,昨晚居然和安子皓发生了那种关系。

    她背叛了沈君乔,精神没背叛,可,身体背叛了,现在该怎么办?

    刚好,安子皓拉了门出去,紧接着,他立马怔住。

    过道那里,沈君乔领着人正朝他这里走来,一副来势汹汹的模样,见此,安子皓嗤笑一声。

    “看来,今天是无法带你去打胎了。”

    闻言,萧薇一怔,而安子皓,却已经后退了,几秒后,沈君乔走进来,脸色冷冷的。

    看到他的那一刻,萧薇彻底不知怎么反应。

    这旁,沈君乔扫了她一眼,见她还呆在大床上,他眼眸有些被刺痛,一种被绿了的感觉瞬间充满心头。

    沈君乔收回视线,他看向安子皓,也朝对方走过去,冷漠地问。

    “你们在一起干什么了?”

    闻言,安子皓挑挑眉,他没后退,就定定地站在那里,应。

    “该干的全部干了。”

    话音才刚落,沈君乔人一走到,他一拳就打去了,安子皓被打摔往这旁,手中的酒杯更摔落,发出清脆的声音,红酒洒地上,如血一般。

    沈君乔却还不停止,他朝安子皓走过去,提醒。

    “你难道不知道,薇薇是我的女人吗?嗯?找死是不是?”

    说着,沈君乔又要一拳挥去,然而,这一次,安子皓却抓住他的拳头了,他冷冷地看着沈君乔,应。

    “是你的女人又怎样?只要我喜欢,就有这个权利去追求。”

    一听这话,沈君乔二话不说又想打去。

    不料,在这时,一道愤怒的声音传来,制止了全场。

    “够了!”

    在场众人齐齐看向萧薇,萧薇却丝毫不畏惧一般,命令着。

    “都够了,出去,让我安静一下。”

    见此,沈君乔一把将安子皓推开,他摔向容名那儿,马上,保镖便擒住了安子皓。

    沈君乔朝萧薇走来,更命令着。

    “退下。”

    于是乎,大家齐齐退下,一时间,房间内就只有两人了,他站床边,冷冷地注视她。

    萧薇别开头,不想看他,更闭了眼。

    看着萧薇竟然没有一句要跟自己说的,沈君乔不禁嗤笑,他顺势在床边坐下了,面无表情的,盯着她问。

    “做过了是吗?”

    这句话,有些刺痛萧薇的心,她全身颤了颤,而沈君乔,亦在这时伸手过来,慢慢掀开了她的被子。

    衣服穿着睡袍,脖颈间,明显有暗红的咬痕。

    看着这一幕,沈君乔的眼眸在刺痛,他直接站起,二话不说就朝门口走去,萧薇知道,却没阻止。

    出来后,沈君乔冷漠地朝安子皓走来,更伸出了手,问。

    “谁身上带刀,水果刀也行。”

    大家听着他这样问,不禁一怔,安子皓见状,挑了挑眉,一旁,容名问了句。

    “沈总,你要这玩意干什么?”

    沈君乔在走过来的时候,也回了,眼眸冷冷的。

    “我想直接一刀捅死他算了。”

    这下,所有人都怔住,安子皓听了,眼神倒有些复杂,然后,叫停了。

    “得了,沈君乔,你还跟我装什么装?她干净着呢,你少来那套。”

    只见沈君乔一走到,便一膝盖顶上安子皓的小腹,冷漠地应。

    “干净?那她身上那些吻痕哪儿来的?”

    安子皓被顶得痛苦弯身,回着。

    “我怎么知道,这要问你自己了。”

    与此同时,在房间内,萧薇掀开被子起来,她全身检查了一遍,看着自己居然还是干净的,不禁有些惊喜。

    然后,她想着沈君乔出去找安子皓了,又一急,马上冲出来。

    刚刚好,当萧薇冲出来的时候,便是看到,沈君乔在打安子皓的情况,见此,萧薇皱眉,喊停了。

    “住手。”

    众人齐齐看去,萧薇亦走过来,她看着沈君乔,解释着。

    “沈君乔,我们没发生过任何关系,真的。”

    起初她也以为自己跟安子皓发生关系了,因为,安子皓对她用了药,那么,就肯定会得手的,所以,萧薇就是这样以为的。

    这旁,安子皓痛苦地直起身体,他有些内疚般,解释着。

    “薇薇,我刚开始的确想对你动歪脑筋,但,后来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心,所以,又反悔了。”

    即使是如此,萧薇还是觉得很难受。

    她一下子走过来,走到安子皓的面前,二话不说就甩了一巴掌,他的脸被打侧,可,安子皓并没说什么。

    相反,是萧薇说话了,她有些愤怒般。

    “安子皓,我真是错看你了,本以为着,你怎么的也算个正人君子,没想到,这种用药的下三烂手段,你也用得出。”

    沈君乔皱眉。

    他以为是萧薇自愿跟安子皓发生关系的,完全不知道还有用药一事。

    这旁,萧薇似乎已经失望透顶,冷漠地转身走人了。

    “以后,我就当不认识你这个人,咱俩老死不相往来吧。”

    见着她走去了,沈君乔冷漠地看安子皓一眼,然后,也跟去,保镖们齐齐跟上了,这里,就只剩安子皓一个。

    一次用药,彻底葬送了他跟萧薇的友好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