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37章 因为红酒像血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到底是怎么回事?”

    盯着夏其,沈君乔的脸色都有些发狠,仿佛一头蓄势待发的野兽,只要轻轻一不小心,就能激怒他一般。

    这旁,夏其颓废着,他抬眸看了沈君乔一眼,语气凉凉淡淡。

    “蓝千明要杀萧薇的孩子,他说,因为那是你的孽种。”

    一听这话,沈君乔的心,都紧跟着颤了颤,萧薇流产的事,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只是,再一次听夏其提起,他还是会觉得很难接受而已。

    夏其脸色很冷淡,整个人呈现一种呆呆的感觉。

    “蓝千明找不到机会对薇薇下手,所以,他把主意打到了我身上,利用我来威胁薇薇,让她出来,然后,就是后面那样了。”

    话音才刚落,沈君乔原本坐沙发上的,忽然,他一下子冲过来,一拳就狠砸夏其的脸上。

    这旁,夏其被砸得往后摔,人径直摔地板上。

    候一旁的容名见了,不禁一急,马上过来拉住沈君乔,劝。

    “沈总。”

    沈君乔挣扎着,他盯着夏其,指着他恨声道。

    “都是因为你,我对薇薇的保护之力,本来让蓝千明没任何机会的,都是因为你,薇薇才这样的,夏其,你给我马上死!”

    地板上,夏其已经摔那儿了。

    他看着沈君乔发狂的模样,似乎没多大生气,只默默地挣扎站起,应。

    “是,我有罪,亦有错,死一千遍,一万遍,都不足为惜,薇薇是因了我才被蓝千明害得流产,沈君乔,你杀了我吧,这样,也能为你那个未出世的孩子报仇了。”

    那旁,沈君乔愤怒地挣扎着要冲过来,大喊。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夏其,我沈君乔告诉你,即使今天杀了你,我亦能免脱牢狱之灾,你信不信?”

    然而,容名将他拦得死死的,所以,沈君乔才过不来而已。

    只见容名急急拦住他的同时,也在劝。

    “沈总,你别冲动,冷静点。”

    虽然沈君乔嚷嚷着要杀了夏其,然而,他最终还是没有对夏其怎样。

    一来,是因了容名在拦住的原因,二来,倘若他真动了夏其,萧薇那边,只怕会永远都原谅不了他吧。

    安静的房间内。

    沈君乔静静守着萧薇,他抓着她的小手,静静放在脸旁,眼睛红红地看她,此时,已经入夜了,可她还没醒来。

    房间内安安静静的,没有一丝声音。

    忽然,就在这时,萧薇动了动,她嘤咛两声,缓缓睁眼醒来,沈君乔一见她醒了,不禁很惊喜,连忙问。

    “薇薇,你醒了?”

    听到这话,萧薇应声看来,当看到他,萧薇一下子怔住,因为,她注意到他红红的眼睛了,仿佛快要落泪一般。

    萧薇一下子觉得好难过,泪水莫名就涌现了,哽咽地喊他。

    “沈君乔……”

    闻言,他努力笑笑,伸手抚摸她的小脸,安慰着。

    “别这样,薇薇,看到你这样,我心里更难过。”

    大床上,萧薇点头,可,还是觉得很伤心,毕竟,两人的孩子又再次没了,怀里那么多次,居然就没一次是能顺利产下的。

    接下来,梁妈送了点浓汤上来。

    沈君乔亲自喂她喝着,他一边喂,一边跟她解释。

    “喝点热热的汤水,肚子会舒服点。”

    “嗯。”

    这旁,萧薇闷闷地点了点头,等把汤水喝完后,她安静着,似乎什么也不想说,沈君乔就守在她床边。

    沉默了许久,沈君乔终于抬眸看她一眼,他脸色平静,语气亦平静。

    “发生那样的事,为什么不第一个通知我?为什么要自己跑去冒险?”

    萧薇早知道他会问自己这个问题,见此,她默默垂着眸,闷闷地应。

    “我想通知你的,可,蓝千明当时只给我十分钟,如果十分钟后,他的司机还没接到我的人,蓝千明就要砍下夏其的手指。”

    说到这儿,萧薇一下子激动起来。

    她猛地看向沈君乔,眼中都有泪意了,声音更哽咽起来。

    “沈君乔,你知道吗?当时那种情况下,我根本做不了什么,即使告诉了你,但,在十分钟内,你能成功找到蓝千明的地址,并成功解救夏其吗?”

    沈君乔不吭声,只是眼神复杂着。

    这旁,萧薇收回视线了,落着泪,哽咽地解释。

    “不能是不是?是呀,我就是知道你肯定不能,所以,才不敢告诉你,不然,你阻止了我,夏其就没救了,如果他真的被蓝千明砍下手指,那他以后,就是废人一个了。”

    话都没容她说完,沈君乔就冷冷打断了她。

    “所以,在夏其和孩子之间,你选择了夏其,抛弃了我们的孩子?”

    闻言,萧薇一怔,她看着他,却不知怎么答话。

    然而,沈君乔却愤怒了,他红着眼睛瞪她,仿佛一头凶兽发怒那般可怕。

    “夏其的性命固然重要,但,我们的孩子,那条命就不重要了吗?还是,在你萧薇看来,我沈君乔的孩子,什么都不是,你在乎的,只有夏其?”

    萧薇呆呆地摇头,泪水在无声滴落着,她下意识地解释。

    “不是,沈君乔,不是这样的。”

    可,沈君乔就认定了是这样,他呵地一笑,有些苦,有些冷,然后,沈君乔点头,他站起来了,仿佛在对她拉开距离。

    “很好,薇薇,通过这件事,我算是彻底认清了你,无论我沈君乔为你做什么事,你萧薇心里,也不当回事,即使是我们的孩子,你也可以随意地抛弃,而人家夏其,屁大点事,在你眼里,就是天塌下来的大事。”

    他一下子转身,语气冷漠生疏。

    “既然这样,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我们分了吧,省得各自折磨对方。”

    听到他竟然要说分手,萧薇惊呆了,拼命地摇头,哭着。

    “沈君乔,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跟你解释。”

    然而,他却已走去,连解释都不想听,看着那扇被关上的门,萧薇呆呆地落泪,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另一旁,沈君乔静静窝在书房里。

    他窝沙发上,手里抱着抱枕,静静的,就这样一个人坐在那,双眼红红,泪水完全不受控制,自个滴落。

    孩子,他的孩子,竟然就被那个笨女人随便抛弃了。

    与此同时,萧薇躺床上。

    她看着天花板,亦是呆呆地落泪,此时,萧薇知道,自己的确亏欠了沈君乔。

    一个晚上,两人就这样不跟对方见面,也不说话。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

    当蓝千明正坐院子里晒太阳的时候,沈君乔来了,而蓝千明,他亦猜到沈君乔会来找自己。

    草坪上,蓝千明坐太阳伞下,人正躺那沙滩椅上,懒懒散散的。

    只见他端着红酒,正时不时品一口。

    似乎,蓝千明很喜欢红酒,几乎每次都是红酒,也不见他喝过其它的酒类。

    沈君乔来到后,他在蓝千明的身后停下,冷冷地叫。

    “蓝千明!”

    闻言,蓝千明也不起来,似乎不当回事,不屑地笑回。

    “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会不来呢。”

    身后,沈君乔也没空跟他废话,只冷沉着脸色,警告。

    “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是吧?”

    蓝千明嗤笑一声,只见他端着那杯红酒,就这样对着太阳的位置晃了晃,然后,有点牛头不搭马嘴的那种,应出。

    “沈君乔,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喜欢红酒么?”

    沈君乔挑挑眉,没吭声,这旁,蓝千明就自个解释着,倒有点在自言自语。

    “因为,红酒在我眼里,它就如同鲜血一般,喝着它,会让我有一种在喝血的感觉。”

    容名听着,觉得毛骨悚然,不禁说了一句。

    “有病!”

    这旁,沈君乔没吭声,也不理会容名的插话,而蓝千明似乎更不在意,他嗤笑一声,人总算缓缓坐直了身板。

    “当我感觉自己在喝着血的时候,我就会时刻提醒自己,当年那一幕,当爱躺在我车前,她的血将我小车轮胎都染红的时候,你有多大的罪!”

    蓝千明忽然一下子站起,他转身朝沈君乔走来,冷笑着,脸色看着有些狰狞。

    “你把我的爱抢走了,又把她害死,沈君乔,你说说你犯了多大的罪!死一千遍一万遍都不够!”

    他走到沈君乔的面前,举着酒,准备当头淋给沈君乔。

    然而,沈君乔一下子擒住他的手,冷冷地看着他,容名见此机会,一下子夺过那酒杯,便扔开了。

    酒水被洒落出来,染红了草坪。

    但,杯子并没碎,因为,这里是草坪,摔不碎杯子。

    待容名扔了酒杯后,沈君乔才一把甩开蓝千明的手,冷哼着。

    “蓝千明,在南宫爱的那件事上,我的确对你有愧疚,但,我告诉你,一码归一码,你可以针对我,但,如果对我女人动手,别怪我不客气了。”

    闻言,蓝千明嗤笑一声,他拍拍掌地点头。

    “好,有男儿气概,那,沈君乔,我亦告诉你,我不会对萧薇怎样的,现在这样对她,完全是因为她怀了你的孽种……”

    话都未容他说完,沈君乔就一把掐住了他的喉咙,脸色冷冷的,警告。

    “对我孩子的称呼,放好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