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42章 只想看看海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蓝千明,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是吧?”

    沈君乔许是被激怒了,他一下子闪身而去,只眨眼间,手就紧紧掐住了蓝千明的脖颈,只见他满脸怒意,视线紧紧盯着对方。

    那是一种如同凶兽盯着猎物的视线,很恐怖。

    可,即使是这样的视线,蓝千明却没有害怕,人反而还呵呵笑起,讽刺着,脸更前倾,靠向了沈君乔。

    “怎么?你被激怒了是吧?沈君乔,你终于也有被激怒的一天,还真是少见呐。”

    这旁,沈君乔盯着他没吭声,脸冷冷的。

    蓝千明此时,却是已经靠得非常近了,他的脸,都快贴上沈君乔的脸了,近得就差手指那样的厚度。

    只见他笑眯眯的,根本就没有丝毫害怕之意。

    “沈君乔,别以为你这样就能吓唬住我,你知道的,我根本不怕死,自从爱死后,我的灵魂就没有生命了,现在活着的,不过是一具躯壳。”

    闻言,沈君乔冷哼一声,手也紧跟着一推开。

    对面的蓝千明,人紧跟着就后摔那沙发上了,酒水洒落沙发上,红红的酒液,染透了沙发。

    看见这样,蓝千明只挑挑眉,他又再看向沈君乔。

    这旁,沈君乔眯着眼睛,眼底一片冷漠,只见他猛地一手指着蓝千明,狠声警告。

    “不管爱的那件事,我错还是对,蓝千明,我只告诉你一句,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爱信不信,下次你再敢动薇薇,我直接办了你!”

    他说着转身走人,气场一时有些强大。

    沙发上,蓝千明见他走了,却是笑眯眯,然后开始拍手,掌声响起,闻言,沈君乔走去的脚步,现在不禁停下。

    但,沈君乔没转身,身后,蓝千明的声音传来。

    “好,很好,沈君乔,那我很遗憾地告诉你,先前我一直不想打扰萧薇的,但,我发现你似乎没什么弱点,唯一的弱点,貌似就在那女人身上。”

    听到这话,沈君乔冷冷地一下子转身。

    他盯着蓝千明,整张脸冷得,都已经变成冰块了,眼底深处,更有嗜血光芒在闪现。

    这个男人,恐怕已是忍到极限了。

    但,蓝千明却还在刺激他,并还带着讽刺笑意,果然是在找死的节奏。

    “既然你那般不希望我打扰她,现在,我只能打扰她了,反正,她的死活,一点也不关我的事!”

    话音刚落,沈君乔暴怒,一个箭步冲过来。

    “蓝千明!”

    他的手,猛地揪住蓝千明的领口,另一手,更抓过那水果篮中的水果刀,就这样抵在蓝千明的脖颈上了。

    甚至,蓝千明的脖颈,更因此而溢出血来。

    这旁,沈君乔盯着他,沉声警告,寒得都快像冰一般。

    “你以为我真不敢杀你是不是?”

    对面的蓝千明安静着,反而没有吭声了,但,并没有所谓的被震慑住,脸色只是很平静的那种。

    而沈君乔,他就这样冷声提醒。

    “我告诉你,在我的地盘上,即使办了你,我也不用吃牢狱之饭,你要不要试试?”

    闻言,蓝千明却嗤笑一声,明显是不信。

    好,很好,沈君乔的底线,终于被触及到了极限!

    只见沈君乔眼中寒光一闪,他明显动了杀意,那刀口,更逼近了几分,眼看着就要割破蓝千明的大动脉了。

    这一刻,蓝千明才总算察觉到,这男人,是真的要杀他。

    也是在这时,蓝千明的脸色大惊,不敢置信地看着沈君乔。

    就在沈君乔准备办了他的时候,忽然,一声轻轻的呼唤,就这样从虚无中传来了。

    “乔……”

    熟悉的声音,让沈君乔一怔,紧接着,眼眶莫名红起,他放开了蓝千明,还别过头去,似乎,不想让蓝千明看见他落泪的模样。

    这旁,蓝千明怔怔地看着他,因为,蓝千明刚才察觉到了。

    沈君乔会突然停手,貌似是突然怎么了的模样,但,他猜不出沈君乔怎么了,只得眼神复杂地问。

    “你怎么不动手了?”

    闻言,沈君乔应声看来,看着蓝千明,他擦了擦泪水,然后,尽量让声音平缓些,不让蓝千明听出哽咽之意,才出的声。

    “蓝千明,我再最后警告你一次,别再动薇薇,她就是我最后的底线,刚才不杀你,是因为,我听到了爱对我说,让我不要杀你,否则,你早就没命了。”

    沙发上,蓝千明一听,怔了怔,紧跟着,他开始疯狂,大声地吼。

    “闭嘴,你不配谈爱,你没这个资格!”

    沈君乔也有些怒,一下子眯眼,同样大声地回吼。

    “最没有资格的是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里瞎嚷嚷,总以为是别人对不起你,其实,最对不起爱的,就是你蓝千明本人!”

    这旁,蓝千明怔住了,他看着沈君乔,怔怔地不知该说什么。

    与此同时,沈君乔一把转身走人。

    他必须得快点离开这里,再在这里呆下去,沈君乔觉得,自己有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把真相给说出来。

    不可以说的,他答应过爱。

    那个女孩,人是那么善良美好,代表世上的一切光明,他怎么可以违背了对她的承诺。

    沈君乔离开后,这里,一时就只剩下蓝千明一人了。

    沙发上,蓝千明呆呆地坐那儿。

    他人看着有些颓废,慢慢地双手抓发,苦恼着,自问着,也喃喃着。

    “什么是我不知道的?为什么他说,最对不起爱的人,是我,沈君乔为什么要这样说?为什么?”

    寂静的大厅一片安静,没人回答他。

    红酒如血一般染在沙发上,就在他坐着的不远处,透着酒味,看起来却又那么血腥,交合着很诡异。

    另一旁。

    沈君乔一直飙车,飙得还极其地快,他双眼猩红,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激动的情绪,明显还没平静下来。

    终于,许久后,他来到了海边。

    其实沈君乔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来海边,他就是突然地这么想着要来海边看看。

    远处的海水,咆哮着,汹涌着,然而,看着它们,沈君乔的情绪,反而安静下来了。

    他静静倚靠在小车旁,双手插袋。

    海风吹来,带着隐隐痛意,就这样刮过脸上,更把他头发都吹乱了。

    忽然,在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

    “心情不好?”

    听到这话,沈君乔应声看去,却是看见叶雅,她正朝自己走来,见此,沈君乔挑了挑眉,不解着。

    “你怎么在这?”

    叶雅笑了笑,她走到后,在他身旁轻靠小车,安静着,今天的她,反而给人一种难得的友善感。

    “你会在这见到我,就说明,咱俩的缘分未尽。”

    见她把话说得那么深奥,沈君乔挑了挑眉,然后,他收回视线来了,不再看她,脸色冷冷淡淡的,看着大海而出声。

    “的确是心情不好,不过,现在看看海,心情倒好了些。”

    沉默一下,沈君乔眼眸动了动,问。

    “关于爱的事,你就没有什么要问我的吗?”

    叶雅毕竟是他以前的女朋友,好吧,虽然两人的关系,其实也算不上男女朋友,但,形式上,是差不多的。

    这旁,叶雅挑了挑眉,她看向沈君乔了,应。

    “如果我问,你会说吗?”

    听着这话,沈君乔亦转头看她,笑笑,似乎心情因着她而变好了些,道。

    “叶雅,我发现你今天真的变了好多,怎么好像突然变好了的样子?”

    叶雅眼眸动动,回。

    “在你眼里,我以前就那么坏么?”

    见此,沈君乔别开视线,他又再看向那片大海,语气也随着大海而宽阔了许多一般。

    “你对付薇薇的时候,手段真的很坏,至少,在我眼里,我是不喜欢你这样的。”

    她眼眶泛现了泪花,声音更哽咽了起来。

    “可是君乔,你知道吗?我很爱你,真的很爱你,从来没这样爱过一个男人,你见过,哪个女人能死心踏地地从小喜欢一个男人的,直到现在这般年纪还不移情?”

    闻言,沈君乔的眼神有些复杂。

    可他没看叶雅,似乎,对她多少心存了一丝愧疚,解释着。

    “对不起,叶雅,对你,我是真的应该说声对不起的。”

    他不爱她,如果早知道,他当初就该冷漠地拒绝她,这样,没有了因,就没有现在的果了。

    叶雅听了后,却是嗤笑一声。

    这时,只见她看向那片大海了,静静的,应。

    “恐怕,我在你心中,还不如那个南宫爱有地位吧,原来,我比不上萧薇,现在还比不上一个死人,呵呵,沈君乔,我活得真失败,你说是不?”

    听到这话,沈君乔眼神有些复杂。

    他没吭声了,关于爱的事情,他谁也不想告诉,但,却破例地告诉了萧薇,因为,她是自己的女人,是可以值得信赖的人。

    远处,海水还在咆哮着,声声震耳。

    它们仿佛最凶猛的野兽,在向世人宣泄它的愤怒,然而,没人知道它在愤怒什么,人类只看到它在愤怒而已。

    小车前,两人安静地靠着,一时没了交谈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