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43章 夜色静谧,寒夜漫漫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好了,叶雅,我该回去了,你也回去吧。”

    终于在这时,沈君乔看了那么久的海,他的心情,似乎因此平静了很多,所以,已是想回去了。

    闻言,叶雅看向他,看着沈君乔,叶雅的眼神有些复杂,喃喃自语一般。

    “君乔,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你对我有一丝丝的情意?”

    沈君乔挑眉,然后笑笑,径直转身走向小车,明显是不准备回答她这话,见此,叶雅看着,没有阻止。

    晚间的时候,萧薇被烫得吐着舌头,猛用手挥风凉着舌头。

    见状,沈君乔走过来,关心地问。

    “怎么了?”

    萧薇指指面前那碗汤水,她扁着嘴,闷闷地看他,解释。

    “烫着了,我想喝汤,然而,它好烫,我没注意,就被烫着舌头了。”

    见她这个死样子,沈君乔真拿她没办法。

    他摇摇头,转身走去,似乎下楼干什么去了,见此,萧薇收回视线看向眼前的这碗汤,她瞪着眼。

    “该死的东西,想把我舌头烫熟吗?”

    可是她现在又很想喝它,然而,现在真是只能看着,不能怎样了。

    这时,沈君乔上来了,手里端着碗头,另一手里,则端着一杯橙色的东西,沈君乔走到后,将那被橙色的东西递萧薇了,解释着。

    “喏,给你。”

    萧薇怔愣接过,他也不理她,径直端着那个大碗头,走到这旁,开始往她汤水里倒冰块。

    看着这一幕,萧薇一时也顾不了那么多。

    她马上喝上这杯果汁了,是加了冰块的,喝着真舒服,萧薇心情大好,她忍不住砸吧嘴巴,高兴出声。

    “乔,谢谢你,你真温柔。”

    闻言,沈君乔笑笑,他将那碗汤水递来了,解释。

    “喏,现在可以喝了,也不会烫着舌头了。”

    萧薇马上接过,她嘿嘿地笑,二话不说,就开始吃喝,真是一点也不跟他客气的那种。

    看着她吃得那样欢,沈君乔嘴角勾了勾。

    现在萧薇刚流产不久,所以,对于食物,会习惯地大量进食,沈君乔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他不理萧薇了,自顾走到床边,挪床上去,然后,靠坐在那床头,拿了一本书静看。

    这一刻,沈君乔其实是在想着蓝千明的那件事。

    现在蓝千明越来越疯狂了,他根本不知道蓝千明下一步究竟会怎样,正是因为猜不出,所以,才会出现防不胜防的习惯。

    萧薇喝完后,她把橙汁和汤水齐齐喝完了,胀着个大肚子过来,问。

    “乔,你在干什么呢?”

    闻言,沈君乔挑挑眉,萧薇走到后,他伸手摸摸萧薇的头发,笑着。

    “没干什么,薇薇,我就在想一件事,怎样才能让你乖一点,听话一点。”

    萧薇在床边坐下,她不解地看他。

    “为什么?乔,为什么这样说?”

    然而,沈君乔却收了脸色,变得有些正经,他放下书本了,皱着眉,略微的担忧之意,道。

    “那些照片,你应该也知道,是蓝千明寄来的,现在,他就是在报复我了,还附加到你身上,所以,蓝千明下一步究竟会怎样,我根本猜不出。”

    说着他看向萧薇,解释。

    “薇薇,你知道的,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万一蓝千明将主意打你身上,我就完全不知怎么办了,所以,才想要你乖,想要你听话一点,这样,我对你的保护,才能保证蓝千明不会伤害到你。”

    见此,萧薇有些郁闷。

    她似乎小生气了,哼着垂了眸子,不满地嘟喏。

    “这个蓝千明,实在太坏了,我们不告诉他,完全是为了他好,等他知道真相,知道南宫爱的身份,恐怕,第一个被逼疯的人,就是他。”

    沈君乔插话。

    “所以,我们才不能告诉他呀。”

    然而,萧薇却不满这个,她哼哼道。

    “可是,我们不告诉他,他就要伤害我们。”

    听着这话,沈君乔有些无奈,双手抓了她的肩,安慰着。

    “薇薇,听我的,尽量多呆家里,不出去,这样,蓝千明根本没有机会对你下手的,他顶多就是寄点恐怖照片来吓你,下次我直接让梁妈挡住那些照片,不让你看就是了。”

    见此,萧薇只得妥协。

    “现在只能这样了。”

    沈君乔笑笑,然后,将人扯进怀里抱紧,她亦抱紧他,笑着,高兴着,此时,只需紧拥,让两颗心,紧紧相贴,这就已经足够。

    头顶上方,他幸福的声音传来。

    “薇薇,这样有你就足够,谢谢。”

    她笑笑,却是将他抱得更紧了,闭了眼睛,放心般轻应。

    “是我谢谢你才是真。”

    接下来,两人相拥着一起入睡,睡觉时,小女人老不安份,一个劲地钻呀钻,像条泥鳅一般滑溜,拼命往他怀里钻着。

    见此,沈君乔低头看向怀里的人,挑挑眉,然后询问。

    “怎么?想要了?”

    她哼哼着,摇头答。

    “没有。”

    也是在这时,她似乎终于钻到一个最舒适的位置般,然后懒懒地窝着,开始闭眼睡觉,临睡前,还不忘道别一声。

    “晚安。”

    听到这话,沈君乔笑了笑,他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应。

    “嗯,晚安。”

    于是乎,沈君乔才抱着她一起入睡的,夜色静谧,寒夜漫漫,月儿如钩一般挂在窗外树梢,倒显得景色美了许多。

    月光永远是最美的东西。

    白天的时候,在阳光的照耀下,你看向远方,会什么都看得平静。

    但,晚上的时候,借着幽森月光,看夜景,才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般神秘魅力。

    另一旁。

    蓝千明静静地站在落地窗前,他手里习惯地端着红酒,那么宽大的房子,此时就只有他一人,显得很安静。

    透过玻璃,蓝千明的视线,看向外面的夜色。

    这时,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红酒,然后,轻轻呢喃。

    “爱……”

    然而,却永远没有人回答他,见此,蓝千明痛苦地闭上眼睛,然后又睁开,睁开的那一刻,他的眼神,明显变得锋利了些。

    只见蓝千明忽然举起酒杯,就像玻璃里映射出来的自己,敬了敬,然后才喝掉。

    一大杯的红酒,就这样被他一饮而光。

    看着玻璃外的夜色,蓝千明双眼冷冷发笑,嘴角更冷勾,道。

    “爱,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去陪你了,等我解决完沈君乔,等我先好好折磨他一番,让他体会什么是生不如死后,我就会杀了沈君乔,然后去陪你。”

    然而,安静的房子里,依旧没有任何人回答。

    第二天的时候。

    沈君乔难得地来了一个地方,是自己来,没带上萧薇。

    墓碑前,沈君乔面无表情地为死者送上一束花,然后,他静静地看它,没有说什么,就只是眼神的交流而已。

    这是萧薇父亲的墓碑。

    一般情况下,沈君乔是很忌讳来这个地方的,但,自从跟萧薇的关系越来越确立之后,沈君乔对于来这个地方,就没有那么敏感了。

    不远处,蓝千明站那儿,然后,人默默摘下了墨镜。

    沈君乔明显没有注意到对方的,他一门心思全在这墓碑上,此时,看着墓碑,沈君乔似乎又陷入了什么回忆,眼神一时变得愤恨,一时又压抑。

    不管他怎么爱萧薇,但,他讨厌萧薇的父亲,这件事,是不可能改变的。

    忽然,就在这时,沈君乔眉头一挑。

    他一下子就转头看向那旁,刚刚好,所看方向,正是蓝千明所在的位置,当看到真的有人站那里看着自己,并且还是蓝千明时,沈君乔不禁皱眉了。

    因为,这只能说明一点,蓝千明在跟踪自己。

    意识到这点后,沈君乔是有些愤怒的,然而,他最后冷哼一声,却什么都没理,收回视线看他的墓碑了。

    这旁,蓝千明注意到沈君乔居然发现自己了后,不禁挑了挑眉。

    说实话,他隐藏得足够好的,以为沈君乔应该不会发现。

    没想到那个男人如此警惕,因为,沈君乔当时的视线,几乎没有任何的张望,而是直直看向他这里来。

    虽然沈君乔发现了自己,但,蓝千明似乎并不以此为意。

    他就站那儿,看着,静看,想知道沈君乔接下来会干什么,可惜,让他失望了,沈君乔最后什么都没干,直接转身走人。

    见此,蓝千明不禁挑挑眉。

    与此同时,沈君乔在走着时,他心里一直在想着事情,对于那跟踪自己的蓝千明,他是真心不想理会对方。

    如果不是因为爱的原因,他沈君乔哪里还能容得了别人如此在他头上撒野。

    这旁,蓝千明走到那墓碑前。

    他捧起花束看了看,也闻了闻,觉得挺好闻的后,才一把扔回刚才的位置。

    注意了,蓝千明是扔的,而不是弯身轻放。

    这时,蓝千明看向那墓碑,然后笑笑了,自语。

    “其实我还蛮佩服你的呀,能将沈氏整垮成这样,能让沈君乔变得家破人亡,可惜我学不了你,也不知道怎么做到这些,不然,我一定比你整沈君乔整得更惨!”

    安静的墓园内,没有一句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