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45章 跟男人幽会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嗯,没什么事了。 ”

    犹豫到最后,萧薇还是没把那件事说出,她沉默一下,便这样问。

    “现在有空吗?就是突然好想见见你。”

    闻言,夏其再一挑眉,他想了想,却是点头了,回。

    “有空,没空我也得给你抽出时间,谁叫你是薇薇。”

    萧薇听了,却是有些暖心,也是在这一刻,她心里有些感慨,真的,这世上,有两个人是绝对地永远对她好的人。

    一个是沈君乔,一个,就是夏其了。

    她可以不相信任何人,但,这两个人,却是可以用命来信任,因为,沈君乔和夏其,是绝对不会干出任何背叛她的事情来。

    接下来,萧薇出来跟夏其见面了。

    出来的时候,梁妈还不乐意,在那说了几句,是萧薇态度强势,才出得来。

    咖啡厅内,萧薇与夏其面对面而坐,她双手抱握着咖啡杯,那杯壁暖暖的,暖得她的手也暖和,就如现在看到夏其的那种心情。

    对面,夏其挑挑眉,他不解。

    “薇薇,你这样微笑地看我,已经好久了,到底有什么事,你又怎么了?”

    听着这话,萧薇笑笑地摇头,她突然感慨出来。

    “没事,夏其,我就是突然这样有一种感慨,真的,一些事,只有你亲身去经历过了,然后,才发现,在身旁还有坚定不移地信任着你的朋友,那种感情,有多难能可贵。”

    夏其不吭声,只用奇怪的眼神看萧薇。

    这旁,萧薇也没理会他,她就浅浅笑着,看着他,甚至眼里都泛现泪花,道。

    “谢谢,夏其,谢谢你,谢谢你这么多年,一直坚定不移地陪在我身旁,我真的很高兴,亦很感动。”

    听到这话,夏其的脸上,却显露了一丝担心。

    他往前靠了靠,离萧薇近一点,皱着眉不解。

    “薇薇,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告诉我,能解决的,我都帮你解决。”

    然而,萧薇却摇头,应。

    “没,夏其,真的没出什么事,我就是突然有这样的感慨而已。”

    顿了顿,萧薇有种想把那件事告诉夏其的,但,她却又有些犹豫,因为,萧薇答应过沈君乔,不会再对第三人说起。

    看着夏其,萧薇皱眉问。

    “夏其,你值得我信任吗?”

    见萧薇突然这样说,夏其不禁皱眉了,他眼神复杂地看萧薇,不答反问的那种。

    “你觉得自己信任我吗?”

    萧薇摇头,她似乎自己都有些迷茫,应。

    “不知道,我告诉自己,你应该值得信任,但,这件事,是极其严重的事,甚至乔都对我说,不可对第三人说起,现在,我就想问你,你值得我信任吗?”

    对面,夏其听了那么严重。

    他沉默一下,然后,点头了,这样解释。

    “薇薇,我有点明白你的心理,你现在,应该是矛盾的,想找个人倾诉,但,又怕对方不值得你信任,所以,犹豫着,矛盾的,迷茫地不知该怎么办。”

    座椅上,萧薇安静坐着,没吭声。

    但,夏其的确说对了,她现在的心情,的确就是这样。

    就在这时,夏其却突然倾过来了,甚至,他的手还顺势伸过来,就着萧薇的手,贴上她的小手,一起握着那咖啡杯,道。

    “薇薇,我不知该怎么说服你,只是希望你相信,亦明白,我曾经为你做了那么多,都是真心的,直至现在都没有后悔过,如果这样的情况下还没能赢得你的信任,那我只能说,自己算是很失败的吧。”

    闻言,萧薇感动得眼眶都红了。

    她清楚地记得,也是那一次,最让她印象深刻的。

    当时绯闻来袭,沈君乔让她躲起来,她受不了,就只是冲动地跟夏其说,想离开这里,让夏其带她走。

    夏其那会儿,是真的没有考虑太多,甚至,他在国内所有的事业,都不管不顾了,说走就走。

    虽然后来失败了,他还被沈君乔带去的保镖打个半死。

    但,萧薇仍然清楚地把这件事记心中,夏其当时为她那样付出,所以,单凭这点,就足够让萧薇信任他的了。

    看着夏其,萧薇浅浅地笑起了,亦将心内的事跟他说了。

    “那好,夏其,我告诉你一件事。”

    对面,他挑挑眉,没吭声,然而,等听完了后,夏其却眉头皱得深深的,他脸色难得地认真,问。

    “蓝千明知道这件事了么?”

    萧薇摇着头,她闷闷的,也在苦恼。

    “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蓝千明现在一直记恨着乔,认定是乔抢了南宫爱,其实,乔当时是在帮南宫爱。”

    见此,夏其收回视线。

    他似乎也觉得这件事,有点难处理,自语地分析。

    “如果告诉蓝千明,以他现在这种状态,沈君乔真的没说错,蓝千明肯定接受不了,人是铁定疯掉的。”

    萧薇点点头,不安地询问。

    “夏其,你说该怎么办?我是想不到办法了,乔好像也没想到解决的办法,现在就只让我躲家里,不出门,免得蓝千明把主意打我身上。”

    提起这件事,夏其就想起蓝千明抓他威胁萧薇的那件事。

    一想起萧薇为了他而把孩子流掉了,夏其心内无比地内疚,他眼神复杂地看她,道歉着。

    “薇薇,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如果我当时警惕一点,蓝千明根本没有机会的,那样,你的孩子……”

    说着,夏其的视线不知怎么的,就移向了她的肚子。

    萧薇见此,不禁笑笑,无所谓般,应。

    “不碍事的,孩子没了可以再怀,即使历史重演,夏其,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如果在孩子和你之间,我还是会选你!”

    闻言,夏其若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他皱着眉,却又在自相矛盾。

    “可是沈君乔……”

    那毕竟是沈君乔的孩子呀。

    这旁,萧薇也明白夏其在矛盾什么,见此,她自己也有些矛盾起来,迷茫地解释。

    “这种事,我说不清楚,就好像,那些人问,在产妇和婴儿之间,你会保大还是保小一般,真的,没有谁对谁错这种说法,所做的选择,只能凭着当时的心情来选,我相信,乔会选我,而我,在孩子和你之间,会选你,其心情原理,是一样的。”

    夏其感动地笑笑,他认真地道谢。

    “谢谢你,薇薇,我听了,真的很感动。”

    闻言,萧薇摇摇头,然后她意识到话题被扯远了,不禁急着把话题给扯回来。

    “对了,夏其,关于蓝千明的那件事,现在你也知道真相了,那你想到解决的办法了吗?”

    “这个……”

    然而夏其却是为难起来,明显是没想好。

    刚好在这时,玻璃窗外,一道身影冷冷地站那儿,如果夏其看见,就会发现,是父母帮他安排的那个女朋友,叫柳荷。

    柳荷沉默一下,然后,她冷笑地拿出手机,开始拍着照,更恨声自语。

    “死贱人,我现在就找沈君乔,把你这事告诉他,看看你还要不要脸了,都跟沈君乔在一起,还纠缠我男朋友。”

    她拍了照后,便转身走人。

    因为,柳荷是没有沈君乔电话的,根本联系不上人,只能亲自去公司找,才能找到沈君乔。

    接下来,在萧薇和夏其在这边聊着的时候,柳荷已经找到公司大门了。

    前台帮忙问了一下,然后,上头的人不肯见。

    见此,柳荷气愤得瞪大了眼睛,她大声地提醒前台小姐。

    “我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沈君乔说,你们可别耽搁了,不然,到时出了什么事,你这小职员,可负担不起。”

    前台小姐讪讪地笑笑,解释。

    “不好意思,我们也没办法,上面的领导就是这么吩咐下来的,不见就是不见,我们一小职员,也不能越权。”

    “哼!”

    柳荷冷哼一声,她说着就要硬冲进去找人,嚷嚷地问。

    “沈君乔的办公室在几楼?我自己亲自上去找他!”

    见她要闹事,前台小姐急了,马上叫喊地拦。

    “小姐,麻烦你冷静点,保安,保安……”

    甚至,前台小姐都叫起了保安来,马上,保安自然是来阻止的了,冷冷地请示。

    “麻烦你出去!”

    柳荷见了,她气得瞪眼,然而,她眼珠子一转,却是又转身走回来,对那前台小姐说。

    “那你再打一次,这次,就跟你上面的人说,我看见你家总裁的夫人跟男人幽会,所以,真的有急事想跟沈君乔亲口说。”

    一听是萧薇的事情,虽然萧薇并不是沈氏的员工,但,沈君乔对萧薇的宠爱,却是公司员工皆知的。

    当初萧薇情人身份被爆出,报复杂志闹得热哄哄,员工们怎么会不知道这件事。

    所以,前台小姐见柳荷这样说了,犹豫着,便又再打了一通上去。

    接下来,柳荷成功见到了沈君乔。

    办公椅上,沈君乔拿着那手机,他双眼都眯起来了,透着危险,因为,沈君乔自然认出,手机里的人,是萧薇和夏其。

    她在跟夏其偷偷见面!

    那旁,柳荷有点煽风点火的声音也在传来。

    “身为沈氏领导人,那么贵重的身份,被自己老婆戴了绿帽的感觉不好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