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46章 连夜审问小女人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听到这话,沈君乔冷扫了柳荷一眼,然后,只冷哼一声,却是没多说什么,就这样拿起自己的手机来,开始打电话。

    餐厅里,萧薇正跟夏其聊着的,见手机铃声响了,她下意识地便接,更朝夏其解释。

    “是乔的,你等一下。”

    然后,她应着那旁的沈君乔。

    “喂?”

    办公室内,沈君乔听着她的声音,眼神有些复杂,他视线盯着那手机里的照片,就这样沉默着。

    这旁,萧薇见他打来,却又不说话,不禁有些不解。

    她习惯地拿下手机看了看,见还处于通话中后,才放回耳边,不解着。

    “乔,怎么了吗?”

    沈君乔终于应声了,却是反常地平静,如果不知道,单从语气上,是根本听不出什么来的。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现在在干吗?梁妈刚打电话跟我说,你强跑出来了,薇薇,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见他问这个,萧薇笑笑。

    她也没把这个当回事,就笑着随便找个借口敷衍,应。

    “哦,这个呀?我是出来看看我父亲,给他扫扫墓,然后心情也有点不好,所以,顺便出来散散心而已?”

    萧薇笑着答话,却根本没想到,沈君乔听了后,脸色在一层层沉下,心底更发了寒。

    这时,只见他有点咬牙切齿地出声,带着恨意。

    “我以为,我们两个之间,应该不会再存在任何谎言的了,没想到,你还是让我再一次失望!”

    一听此话,萧薇怔了怔。

    她马上看向四周,以为沈君乔就在附近,刚好看见了她跟夏其在这儿,可是,眼下四周都没有他的身影。

    对面,夏其见她这样,不禁挑眉,也跟着向四周看了一下,似乎不解萧薇在看谁。

    夏其想问的,但,因着萧薇现在就跟沈君乔在通话中。

    所以,他不方便出声,便没有问。

    在这旁,萧薇确定沈君乔没在这儿后,她皱了眉,只得询问。

    “什么意思?乔,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沈君乔见着她还装,他呵呵地冷笑,视线死死盯着那屏幕里的照片,甚至,手握着手机,力度都到了要把手机捏变形的地步,咬牙答。

    “什么意思?薇薇,我都看到了,我看到你跟夏其在一起,你们在幽会。”

    这下,萧薇彻底大惊。

    甚至她都站起了,惊恐地四周看着,可就是找不到沈君乔在哪里,夏其见她这样,不禁也有些急,人跟着也站起了,问。

    “薇薇,到底怎么了?”

    听到这话,萧薇一怔,立马瞪眼,瞪着夏其,因为,夏其出声了,便不是不打自招的情况了么?

    可能夏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他怔了怔,呆呆地看着萧薇。

    那头,沈君乔冷笑着,讽刺地问。

    “还要我说什么?薇薇,你又有什么好要说的?”

    萧薇眼神有些复杂,沉默一下后,她倒有些冷静下来了,应。

    “我的确没什么好说的,因为,我不觉得自己有需要解释什么,跟夏其见面,之所以不想告诉你,是因为,就怕你会误会,看看,我猜得没错,因为,你现在就是在误会。”

    办公室内,沈君乔冷峻着一张脸,没吭声。

    这旁,萧薇则继续解释。

    “我跟夏其,清清白白,亦不需要解释什么,解释得太多,反而有种自己心虚意思,所以,我没有什么要说的,如果你我之间的感情,还经不起这样的考验,那么我觉得,我们相处那么久,也真的挺失败的。”

    她字字在理,句句有道,沈君乔听着,反倒不那么生气了。

    不过也不能怪他。

    柳荷突然拿出那么一张相片来,就这样曲解地告诉他,萧薇在跟夏其幽会,沈君乔第一反应,自然是被戴绿帽,无比生气的感觉了。

    这时,他沉默一下,便点点头,道。

    “行了,废话也别多说,你马上回家,待会梁妈打电话给我,我看看你现在回家到底要几分钟,至于解释,我是一定要听的,待会在家里见了面再说。”

    萧薇见他要解释,因着她本身就堂堂正正,所以,也不怕所谓的解释,便答应了。

    “好,我们回家见。”

    挂了手机后,沈君乔看向柳荷了,嗤笑一声,笑吟吟地提醒。

    “差点就中了你的计,破坏我跟薇薇的关系。”

    对面,柳荷一怔,紧跟着,她有点生气,愤愤地骂出。

    “沈君乔,夏其是我的男朋友,既然萧薇是你老婆,那么,你就应该看好自己的老婆,别让她出来犯贱,在那乱勾别人男人。”

    听到这话,沈君乔的脸色,微微有些沉。

    他冷盯柳荷,寒声提醒。

    “我自己的老婆,我自然会看好,不过,既然夏其是你男朋友,刚才那番话,我原番送回给你,麻烦你看紧自己的男朋友,别让他犯贱,在那乱勾别人的老婆!”

    这旁,柳荷被气得半死,只能瞪着夏其。

    餐厅内,萧薇已经在跟夏其告别了,匆匆解释。

    “对不起,夏其,乔已经叫我回去了,如果我再不回去,他可能又要大发雷霆了,所以,对不起。”

    夏其明白地点点头,应。

    “我知道了。”

    说完了,夏其突然又自嘲一笑,有些无奈般。

    “只是相聚一下而已,但,人果然都是非常善妒的动物,即使我们清清白白,可,沈君乔还是会怀疑你,心里还是会不放心。”

    闻言,萧薇默默垂了眼眸,她沉默一下,也有些无奈地苦笑。

    “话虽这样说,但,毕竟是因为在乎,如果不在乎,就不会产生妒忌的心态,希望你能理解乔,他不是圣人,对于自己的东西,还是有着正常男人的独占思想的。”

    夏其点头了,表示理解。

    接下来,萧薇回去了,至于沈君乔那边,他也很快就回家去了,因为,要对小女人来个严刑逼供,连夜审问的夸张情况。

    华丽的沙发上,沈君乔高贵地坐在上,他俯视她,逼问。

    “说,为什么要见夏其?”

    萧薇还真真跪在地板上,像个委屈的小媳妇,只见她闷闷地抬头看他,扁着嘴问。

    “乔,我能不能站起来说话?”

    他板着一张脸,装严肃地冷哼,沉声回。

    “还好意思站起了?你现在知道你是谁的妻子不?嗯?”

    见此,萧薇闷闷地垂眸,不高兴着,小委屈着,回。

    “知道。”

    他便追问,还严厉无比,简直像个关公一般。

    “那你是谁的妻子?”

    地板上,萧薇不爽着,她又抬头抗议,还有点小生气的那种了。

    “我能站起来说话不?”

    沈君乔一沉脸,更大力拍身旁的沙发,回。

    “不能!”

    见着还是不能,萧薇就郁闷了,她默默地垂眸,小嘴嘟着,不想理他,沈君乔见她不答话,瞪着眼训斥。

    “说话!”

    然而,萧薇也是生气了的,闷哼,就跟他唱反调。

    “说什么说?我没话要说。”

    于是乎,沈君乔被气得,他真真除了瞪萧薇之外,已经拿这个倔脾气一般的小东西没一丝办法了。

    而萧薇可能是真跪疼了膝盖,膝盖处,本身就没有多少肉,都是骨头。

    所以,疼感一下子疼入骨的那种。

    她不跪了,瘫坐下来,自顾开始揉着膝盖,有点撒娇般,闷闷着。

    “乔,疼了。”

    闻言,沈君乔心头一真疼惜,他只得过来,然后,抱着人走到沙发旁,让她坐下,自己亲手帮她揉着,现在倒温柔无比了,问。

    “这样好点了么?”

    萧薇见他这样,却是嘿嘿地笑,高兴地点头。

    “嗯,好点了。”

    她就知道,沈君乔永远是疼她的,绝对不可能让她受一丝委屈,见此,萧薇挪着靠入他怀里,抱紧他,安心地出声。

    “乔,谢谢你。”

    见着小女人犯乖,他笑笑,亦抱她了,应。

    “谢什么谢,我对你,也没什么要求,如果你真的有什么正经事要见夏其,跟我说就是,又不是说,不让你见,只是,别弄些偷偷摸摸地见,明明很光明正大的事,非得搞得见不得人一般。”

    心口,她浅浅地笑,抬头看他了,也终于解释出来。

    “我见夏其,其实也没什么正经的事,就是想跟他聊聊天,像朋友一般,绝无任何对不起你的事,就这样而已。”

    看着萧薇,沈君乔心头有些无奈,他捏住她下巴,看着她,回。

    “薇薇,虽说你心中是没什么,但,我希望你知道这样一个词,避嫌!”

    男女之事,最是说不清了。

    也许你自己不以为有什么,但,不代表别人不会多想,所以,沈君乔才希望她能跟夏其尽量地避嫌。

    萧薇听了后,却是有些闷闷,人还是乖巧地窝进他怀里。

    “乔,我发现,结了婚的男女,活得都好累,做什么都要避嫌,那干脆不结婚算了,这样,也就不用避嫌了。”

    他却哼哼,一副大男子主义的态度。

    “即使我们在谈恋爱,你也还是得避嫌,所以,其最终的结果,是一样的。”

    于是乎,她又这样说。

    “那干脆连恋爱都不要谈算了,这社会上,不是存在这样一种人群么?不婚不育,既然这样,我加入不婚不育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