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47章 他抢我老婆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沈君乔瞪着她,脸色冷冷的,一副要生吞活剥了小女人的姿势,问。

    “你说什么?嗯?再说一遍?”

    怀里,小女人似乎有点知道他生气了,她闷闷着,也不敢不说,便小声说出。

    “我也没说什么呀,就说,加入不婚不育好了。”

    很好,真的很好。

    只见沈君乔一点也不跟她客气,直接扛人上肩,朝楼梯口走去了,萧薇一见他这样,便知道男人想干什么,她闷闷的,哼。

    “讨厌!”

    他懒得理她,继续走自己的。

    接下来,进了房,沈君乔自然是好好狠宠了小女人一番,这时,萧薇软得像条蛇,见着他还要再来一遍,她闷闷地推开,喊着。

    “不要了,我快死了。”

    闻言,沈君乔才冷哼一声,然后,他沉重的身子重重压下了,头埋她脖颈间,道。

    “以后再说什么不婚不育之类的奇怪之话,惩罚比这次更重。”

    “嗯,知道了。”

    萧薇真的累得要命,她没多少力气废话了,抱着他,就沉沉睡去。

    此时,她睡得那么安心,是真的一丝防备感也没有。

    接下来,等萧薇一觉醒来的时候,沈君乔早已不在床边,甚至,现在也夕阳西下,居然已经到了傍晚。

    萧薇一把坐起,她向四周看着,寻找着他的身影。

    可,整个房间,都没有他的身影。

    醒来的第一眼,找不到人,这种感觉真的让萧薇很不好受,心底特别慌的感觉,她只得匆忙穿了睡袍,跑下楼找人,更大声叫喊。

    “乔,乔?”

    闻言,梁妈从厨房出来,应了一声。

    “萧小姐,你找沈先生吗?”

    萧薇应声看向梁妈,还有些急,马上问。

    “梁妈,乔呢?他去哪里了?”

    那旁,梁妈见她急成这样,不禁笑笑,应。

    “在院子里呢,你去外面找他吧。”

    听到这话,萧薇二话不说,急着就跑去,接下来,待她出到外面的院子里,果然看见了沈君乔。

    他也没干什么,就静静地坐在草坪上,看着夕阳。

    见此,萧薇放慢脚步,朝他走过去了。

    当来到时,她在他身旁停下,也看向他,笑笑地问。

    “在这里干什么?”

    沈君乔应声看来,却是挑挑眉,不答反问。

    “找我?”

    “嗯。”

    这旁,萧薇点头,紧跟着,她伸了手,楼着他的手臂,人也靠向他,沈君乔便顺势搂住她了,萧薇这时也出声解释。

    “不知怎么的,刚才一觉醒来,突然没看到你在,好不习惯。”

    沈君乔笑笑,他收回视线,看向那旁的夕阳,回。

    “我只是想起来看看夕阳而已。”

    说着,他语气突然变得有些悠悠,仿佛伤感一般。

    “当时听了你那番话,我就在想,如果一个人,独自一人看朝阳到夕阳,就这样过完一生,那该有多寂寞?”

    萧薇怔了怔,她有些没听懂,额头靠他肩头,懒懒随意地应话。

    “那也得找到合适的伴侣才行呀,如果找不到,还不如自己一个人过。”

    她像小孩子一般,突然嘿嘿地笑看他。

    “所以,乔,我感觉自己最幸运的,就是遇到了你,虽然你之前虐我虐得要死,但,我现在还是没有后悔过,谢谢自己遇到了你,真的,真的真的很真心话。”

    闻言,沈君乔笑笑。

    他将她搂得更紧了,两人靠一块,他给她讲着故事。

    “薇薇,我跟你讲一个老人与海的故事吧,从前,有一位老人,他孤独地生活在船只上,靠打鱼为生……”

    西方的夕阳那么艳红美丽,这里,悠悠回荡着他的声音。

    晚间的时候。

    夏其静静坐电脑前,他看着屏幕,心底乱七八糟地想着事情,在想着,要不要把事情告诉蓝千明。

    可,薇薇当时跟他说,就把他当真心朋友看。

    如果他告诉了蓝千明,那么,这件事,就算在他这里泄密出去的,这样一来,不就让萧薇伤心了吗?

    此时,夏其犹豫着,烦恼着。

    就在这时,忽然一通电话打来,见此,夏其只得看去,见是母亲的来电,他只得接了。

    “喂?”

    那头,母亲有些不高兴的声音传来,问。

    “夏其,你怎么回事?小荷说,今天看见你跟萧薇一起吃饭,你跟小荷谈着恋爱,还跟萧薇吃饭,几个意思?”

    见母亲又是说这件事,夏其简直快被烦透了,敷衍着。

    “妈,我都跟你说了,我跟那柳荷,合不来,是没法在一起的。”

    听到这话,母亲滔滔不绝。

    “夏其,你别太得寸进尺了,人家小荷哪点配不上你了?啊?用得着这么挑剔?”

    于是乎,夏其今晚,算是被母亲给烦住了。

    与此同时,在另一旁。

    萧薇坐沙发上,她看着电视里的男女在接吻,不禁双手捧脸,都羞红了,笑着憧憬。

    “电视里的爱情,就是美丽。”

    身旁,沈君乔听了,不禁挑眉,他斜扫她一眼,似乎很不满意这话一般。

    “我们的爱情,就不美丽了?”

    她应声看来,还是觉得不够一般,闷闷着撒娇。

    “没电视演的美丽,少了些刺激。”

    沈君乔冷哼一声,懒得理她,傲娇着。

    “比电视的美丽一百倍了,不知足的小东西。”

    提起电视,沈君乔不知怎么的,忽然想起了夏其的那件事,他马上凑过来,压低了声音,语气还变得有些严肃。

    “薇薇,你没把那件事告诉夏其吧?”

    一听,萧薇怔了怔,紧跟着,她讪讪地笑,有些不好意思一般,回。

    “已经说了。”

    沈君乔立马瞪眼,然后,他有点生气了,哼着过去拿手机,恨铁不成钢地斥。

    “就知道你嘴巴封不严,早知道不告诉你好了。”

    拿过手机后,沈君乔当场打夏其的电话,好在,夏其刚和母亲通完电话,所以,沈君乔这一通,及时打进去了。

    这旁,夏其见是沈君乔打来的,还有些挑眉,最终还是接了。

    “喂?”

    沙发上,沈君乔懒得废话,直入主题的那种。

    “夏其,你没跟蓝千明说吧?”

    闻言,夏其的眼神有些复杂了,他点点头,应。

    “嗯,没说。”

    但,想了一下,夏其又皱眉了,提醒着。

    “沈君乔,你这样瞒下去,是不行的,蓝千明只会疯狂地报复你而已。”

    沈君乔沉默,好一下后,他情绪有些低落。

    “我知道,不过,不瞒也不行,爱说过,不能将这件事告诉他,所以,我觉得应该尊重爱的选择。”

    然而,夏其却是听不进去,甚至,还因此而有点生气。

    “你死是你的死,但,你现在牵连到了薇薇,这就不再是你自己的事,如果你保护不了薇薇,我丝毫不介意现在再把薇薇抢过来!”

    一听沈君乔就火了,愤怒着。

    “薇薇已经是我妻子,夏其,你少干些缺德的事,就这样。”

    说着他立马挂机,还没生完气一般。

    “真是,跟他简直一句话都谈不下去!”

    这旁,萧薇看着,她似乎也有些郁闷,说他了。

    “我发现你跟夏其,真的是,一个火,一个水,碰撞在一起,除了敌对,就不能和平共存了。”

    他本就在生气中,见她还这么说,不禁瞪她,哼哼着。

    “他说要抢我老婆,我能心平气顺才怪了!”

    闻言,萧薇一怔,紧跟着又笑了,他见她笑,亦跟着笑笑,还伸手揉揉她头发,宣示着。

    “你是我的,谁也不能抢走你。”

    沈君乔甚至还邪恶起来了,有点小腹烟的那种。

    “赶快生个孩子,女人一旦生孩子了,就不值钱了,我看你生了孩子后,夏其还会不会要你。”

    这旁,萧薇一脸郁闷样,她不满着。

    “不生,我就不生,只要我不生孩子,我就是值钱的。”

    他扣住她的头,一把扯往怀里抱紧,笑骂了一句。

    “傻瓜!”

    于是乎,萧薇也不再乱动了,就这样窝他心口,此时,这种感觉简直太暖和了,就像被阳光照着的感觉。

    萧薇安静窝他心口的时候,也出声问,很随意的那种聊天问话。

    “乔,关于我父亲的那件事,你现在能不能放下了呢?”

    闻言,他挑挑眉,然后想了一下,算是有点无奈的那种,低头看她,也回话着。

    “没什么放下放不下之说,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我不想再提以前的事。”

    若说真正放下,那是假的。

    若说没放下,萧薇听了又难受,所以,沈君乔只能这样回答了。

    这旁,她听了后,浅浅一笑,已经无所谓般,道。

    “那好,我以后不提了。”

    沈君乔没放下,其实,她自己放下了,曾经他那样对待她,那些苦难的日子,她全部放下了。

    现在对他的,没有任何的惊恐,而是满满的爱意。

    夜深人静。

    大床上,萧薇笑着爬开,不让他抓住自己,傲娇地哼。

    “不要了,白天做过了。”

    沈君乔不管,他扑过来抓她,一副命令式。

    “快点过来,再躲就打你屁屁。”

    两人你追我赶,敢情在床上玩起了小孩子一般的游戏。

    殊不知,蓝千明此时,正站阳台上,冷冷望月,眼中尽是对爱的眷恋,还有对沈君乔的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