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53章 你的血脉是肮脏的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沈君乔失踪好几天,电话打不通,人也联系不上,就连萧薇也不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又在干些什么。

    这几天,她心里乱糟糟的,一直等着他的消息。

    至于蓝千明和南宫爱那边,两人自上次来问过一次,就没有再来问过,不过,萧薇对他们两人的消息,一直掌控着。

    因为,她有派人去监视着那两人。

    倒不是恶意地监视,而是,萧薇再怕那两人又想不开,跑去殉情干傻事,所以,才派人监视着的。

    两人倒算好,每天正常地生活,偶尔出门一起散步。

    日子就这样平静地过着。

    终于在这天,一通电话急匆匆地打进来,萧薇接通。

    “喂?”

    那头,沈君乔仿佛松了一口气般,眷恋着她,道。

    “薇薇,是我!”

    听到这声音,萧薇一下子就呆住了,紧跟着,她眼眶马上红起,并且落泪,哽咽地朝他哭吼。

    “混蛋,混蛋,都死哪儿去了?也不给我消息,简直跟人间失踪一般,还失踪那么久,你都不知道我会担心的么?”

    他疲惫地笑笑,安慰着。

    “好了薇薇,我这不还在么?不跟你说了,现在,我要联系蓝千明和爱,让他们过我们家,待会,我让你们见一个人。”

    闻言,萧薇觉得神秘兮兮的,马上问。

    “谁呀?”

    沈君乔却玩起了神秘,得意洋洋地笑,不肯说。

    “待会你就知道,我现在刚下飞机,正在车内,你们在家等我,待会我带个人去见你们!”

    接下来,沈君乔跟萧薇这边说完后,他又打电话联系蓝千明那边。

    所以,当蓝千明听到他要带人来相见的时候,和南宫爱面面相觑,皆不知道沈君乔究竟在玩什么花样。

    蓝千明和南宫爱如约来到萧薇家。

    但,此时,沈君乔还没到家的,所以,两人坐沙发上,南宫爱明显有点紧张,问。

    “薇薇,乔跟你说,他要带谁来了吗?”

    对面的沙发上,萧薇闷闷地看着手机,明显是在计算时间,她抬眸看来,不高兴着。

    “我也不知道,他都没跟我说。”

    见此,南宫爱只好安静等待了,接下来,真的等了好久,总算,沈君乔回来了,他走进来,平静地看着在场之人,叫。

    “薇薇。”

    听到动静,大家齐齐看去,当亲眼看到他的那一刻,萧薇不禁有些呆,喃喃出声。

    “乔?”

    他冲萧薇笑笑,然后,却是让开,门外,另一道身影走进来,看到她的那一刻,蓝千明和南宫爱齐齐大惊,甚至都站起来。

    “妈?”

    “伯母?”

    两人真的惊呆了,完全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看到她。

    蓝千明的母亲,叫冷玉。

    门口这里,冷玉冷漠地看了两人一眼,然后,她没吭声,默默走进来了,见此,沈君乔才跟进来,身后,容名和一干保镖齐齐跟进。

    沙发上,萧薇马上站起,她朝沈君乔小跑过去,急问。

    “乔,怎么回事?这个女人是谁?”

    他揉揉她头发,安慰着。

    “乖,待会再跟你解释,现在,我先处理好蓝千明和爱的事情。”

    见此,萧薇只得点头。

    接下来,大家齐齐坐沙发上,当然,容名和一干保镖是没坐的,候沈君乔身后。

    这旁,沈君乔看向冷玉,态度冷淡地出声了。

    “伯母,既然你在国外答应了我,那么,现在就把话说清楚吧。”

    冷玉应声看来,眼神中透着愤恨,一旁的蓝千明看着,眼眸复杂的,可能别人不知,蓝千明跟他母亲的感情,并不怎样好。

    虽然是亲生母子,但,两人就跟后妈后子一般,感情相当差。

    沙发上,南宫爱皱了眉,她看着冷玉,不解地问。

    “伯母,到底怎么回事?”

    闻言,冷玉慢慢垂了眸子,低了头,然后,有点不怎么情愿一般,才出声。

    “你跟千明,并没有任何关系!”

    这下,南宫爱与蓝千明齐齐震惊无比,南宫爱最是焦急,甚至都有点愤怒。

    “可是当初不是你亲口跟我说,我是明的妹妹么?”

    她急得眼泪都掉了,然后,自己又陷入无法理解一般,喃喃自问自答起来。

    “再者,当时那么多证据,都证实了,我就是蓝川的私生女,这怎么可能现在说不是就不是了呢?”

    蓝川,蓝千明之父!

    一旁,蓝千明急得脸都沉下,他盯着母亲,威逼着。

    “妈,到底怎么回事?”

    不曾想,冷玉可能被逼急了,她原本低着的头,一下子转来,恨恨地看着自己这儿子,哭吼。

    “这都要怪你父亲!”

    听到这话,蓝千明怔怔的,沈君乔至始至终没出一声,只是眼神越加复杂了而已,因为,早在国外,他就听冷玉讲清了一切的事件原委。

    所以,沈君乔现在,是知道真相的。

    沙发上,冷玉哭着,她捂了脸,哭诉着当年那件事。

    “当年,你父亲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男人,他没有任何事业,是我,你父亲看中我们家的财产,花言巧语下,骗得了我的真心,骗取了我的婚姻,还抢夺了我们家族的所有财产!”

    听着这一幕,蓝千明震惊无比,他呆呆的,应不出一句话。

    这旁,冷玉越说哭得越厉害,语气中透着的恨意,也越加明显。

    “他夺得所有大权后,狰狞的面目,就开始流露了,原本不搞女人的,但,从那开始,天天在外留情,我看在眼里,恨在心里,恨我自己怎么嫁了这么一个虚伪的男人,所以!”

    冷玉的面目变得有些恐怖,她缓缓转头看向蓝千明,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那般厌恶你了吧?因为,你长得太像你父亲,每当看到你,我就像看到他一般,心里满满的全是恨!对,我恨你!”

    闻言,蓝千明双眼睁得大大的。

    他知道母亲讨厌自己,却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讨厌自己,更没有去深究过这个问题。

    再者,后来读书了,天天不在家,更没空去注意这些了。

    沈君乔坐那旁,慢慢垂了眸子,不吭声。

    身旁是萧薇,她看向沈君乔,压低声音问他。

    “乔,到底怎么回事?”

    他眼眸动动,却只有平静的一句。

    “继续听下去。”

    见此,萧薇只得闷闷地收回视线,看向冷玉了,沙发上,冷玉正恨恨地看着蓝千明,脸上全是报复之后的痛快,竟哈哈大笑起来,说。

    “千明,你知道你父亲是怎么死的么?”

    蓝千明一怔,他回想着当年得知父亲消息时的情况,下意识地回答。

    “猝死!”

    然而,冷玉却恶毒地冷笑起来,摇摇头地解释。

    “不是,是我知道,他准备去找女人玩的时候,提前在他水里下了猛药,非常大的份量,所以,他是死在女人身上的!”

    听到这话,蓝千明惊呆。

    毕竟,这事换谁身上都觉得无法接受,自己的母亲,下毒设计害死了自己的父亲,这究竟是怎样的孽缘?

    冷玉却为此而激动到无法控制自我一般,她全身都颤抖了,是兴奋到颤抖的,那种报复后的强大快乐。

    “当时公司里的几位高层嫌这事丢脸,所以,动用权利掩盖了这件事,把死亡原因说成猝死,可,谁能想到,堂堂蓝氏领导人,竟是死在女人身上,说出去一定会丢脸吧?把蓝家的脸都丢尽了,哈哈……”

    看着母亲这模样,蓝千明皱眉,有些急地叫。

    “妈……”

    然而,冷玉激动得很,她一下子吼来。

    “怎么?你也嫌丢人是不?是呀,真丢人丢死了,我冷玉真为此生嫁了这么个男人感觉无比丢脸,毁了自己一生最美好的青春,我的青春呀,我的青春……”

    她又哭起来。

    沈君乔眼神复杂地看着这幕,对于冷玉,他觉得这个女人是悲哀而可怜的。

    毕竟,蓝川的所作所为,的确有点太过份了。

    为了钱财,而去欺骗一个集体千金,女人陷入爱情,眼睛都是瞎的,看不透男人背后那张虚伪的嘴脸。

    沙发上,南宫爱看着,她怔怔地落泪,无法原谅一般。

    “那我呢?伯母,给我一个能够说服我的理由,我哪里得罪过你了?你为什么要这样欺骗我?”

    闻言,冷玉一下子恨恨看来,咒骂着。

    “你也该死!”

    她森冷地冷笑两声,盯着南宫爱和蓝千明,恨得咬牙切齿了。

    “当我知道,蓝川的儿子陷入热恋了,那样不遗余力地去追求一个女孩时,我就想着,既然我本身就活在地狱了,蓝川也被我整死了,现在,他的儿子,也理应受到惩罚!”

    蓝千明大惊,甚至激动到站起,大声提醒。

    “妈,我也是你儿子!”

    不料,冷玉却吼回。

    “闭嘴!我没有你这儿子!你身上流着蓝川那肮脏之血,不是我的儿子!”

    全场皆震惊,萧薇呆呆地看着,她简直觉得,这冷玉已经陷入走火入魔的地步了,连自己的儿子也不承认。

    沈君乔一直不吭声,只是,脸色有点烟沉而已。

    这是一个可怜又可恨的女人!

    她自己瞎了眼,嫁了狗男人,可,儿子有什么错?居然要把罪恨也推到儿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