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156章 被灌了不少酒46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晚间的时候,气氛有些微妙!

    草坪上,萧薇头低低地坐着,就坐沈君乔身旁,此时,南宫爱和蓝千明也在,对面,则是叶雅和安子皓。

    六个人重聚,这一刻,不知怎么的,感觉好怪异。

    在场之中没一人说话,寂静到死寂的感觉,就在这时,叶雅冷哼一声,她就盯着萧薇,语含讽刺地说。

    “萧薇,你现在过得很滋润呀,看着天天都很快乐的模样。”

    闻言,萧薇将头低得更低了,她明白叶雅恨自己,也莫名地从心内,生了一股对叶雅的愧疚之心。

    沈君乔听着,却皱了眉,出声提醒,明显是有点不高兴。

    “叶雅,说话注意点。”

    头顶就是那轮明月,皓白得很,一旁不远处,是烧烤的东西,美味的食物,现在正烤着,一时半会也熟不了那么快。

    本该是很美好的夜晚,然而,这里的气氛,就是那么怪。

    这旁,叶雅听了,冷哼一声,有些愤恨地回。

    “注意?我该注意什么?她自己不要脸,还怪到我头上了?”

    话音才刚落,终于,一个人,难得地出声了。

    “叶雅,如果你再这样说话,那么今晚这场聚会,是没法进行下去了。”

    很平静的声音,却说得那么让人信服。

    叶雅应声看向南宫爱,是的,没错,说话之人,就是南宫爱,见此,叶雅心头不爽,但,她给南宫爱几分面子。

    所以,叶雅只冷哼一声,但,总算多少有些收敛了。

    而这时,萧薇起身,头低低的也不敢看众人,只朝众人说了一声。

    “我去整理那些烧烤吧。”

    她过去了,在场众人看着,却没吭声,就连沈君乔,也没说什么,只眉头皱了皱而已。

    事实上,他早知让两个女人相见,就会是这样的画面。

    这时,沈君乔收回视线,朝大家伙说了。

    “今天,前仇旧恨先抛下,爱和千明,现在好不容易走到一起,我们是为她们庆祝和告别,所以,今天的主题,应该是他们两人。”

    说着,沈君乔举杯。

    “干杯!”

    几人见了,便端起杯干了,然后,他们在那边聊着,气氛倒好了起来的模样,就剩萧薇在这旁孤零零地一个人处理那些烤肉。

    她翻动着食物,尽量让肉烤得均匀一点。

    看着它们,萧薇闷闷的,自语。

    “突然才发现,自己很合不来群呢,别人都是同学,怎么就我一?”

    烤了一下,忽然,身后一道声音传来。

    “还没好吗?”

    闻言,她怔了怔,想回头去看,但,又没有回头去看,而安子皓来到了,在她身旁蹲下,帮着忙,安慰。

    “叶雅说话就是那样得理不饶人,你别理她。”

    萧薇皱眉,其实,现在她最不想理的,就是安子皓,而她也真的没理她,继续忙活自己的,把他当透明。

    就在萧薇翻着那些烤肉的时候,安子皓不知怎么回事。

    他的手一下子贴上萧薇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见此,萧薇自然是本能地挣扎开,不料,他却抓得死紧。

    所以,萧薇挣扎不开,她有些恼,看向他低低地吼。

    “你究竟想怎样?”

    安子皓脸色有着平静,并且丝丝认真,不答反问。

    “是我想问你究竟要怎样?还在生我上次的气是不?”

    一听,萧薇有种怒极想笑的感觉,她还真的笑了笑,也不管自己的手被他抓着,就这样回他,语气恨恨冷冷的。

    “安子皓,我就奇了怪了,听着你这意思,难道我就不该生气是不?你对我做那些事,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自私,安子皓,你就是自私的人!”

    他皱了眉,看着她没吭声。

    见此,萧薇冷笑,讽刺地问。

    “怎么?答不出来了?”

    安子皓沉默一下,他却突然点头了,应。

    “是!我自私,如果我再自私点,不顾你的感受,那晚就跟你发生了关系,那样,才是最好,你会是我的,看来,自私也是件好的事情!”

    听到这话,萧薇生气得已经沉脸了。

    忽然,一道冷淡的声音传来,带着微微的警告。

    “安子皓,今晚是正事,不要闹不高兴的事情。”

    两人齐齐看去,却是见,沈君乔朝这里走来了,他走到后,一把抓过萧薇的手,将她拉起来。

    见此,安子皓站起,挑挑眉,而对面,沈君乔提醒了。

    “我说了,今晚是爱和千明的主题,别在这里闹事,否则,只能请你出去了。”

    安子皓耸耸肩,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应。

    “行,我不闹事。”

    他看了萧薇一眼,意味深深,然后才走去,萧薇看着,眉头皱着,却没吭声说什么。

    对于安子皓,她觉得,就不该和这个男人见面的,还有那个叶雅。

    今生和这两个人,她是无法和平共处的了。

    待安子皓走后,沈君乔才收回视线,他抓着她的小手,开始用自己的手袖帮她擦着手背,方便那块被安子皓碰触过,很脏一般。

    一边擦着,沈君乔一边淡淡对她出声。

    “没怎样吧?”

    对面,萧薇看着,却是笑笑,摇头了。

    “没怎样,放心吧,我好得很。”

    说着她闻到了烤肉的味道,一急,马上蹲下来,急急地说。

    “呀,差点就烤焦了。”

    萧薇开始翻弄,沈君乔看着,然后也蹲下,帮着一起忙活,两人在这旁忙活,那旁,安子皓走到了,在那坐下。

    身旁的叶雅见了,视线扫了一眼这里来,然后又收回,看着安子皓,冷笑讽刺。

    “怎么?讨不到一点好处吧?”

    闻言,安子皓看来,视线冷得很,盯着叶雅却不吭声,叶雅被他这种视线盯得有些怕,乖乖禁声了。

    这一切,南宫爱都看在眼里。

    她眼眸动了动,终于出声了,说叶雅两句。

    “叶雅,关于你和薇薇的事,我不知你们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也不知道你们闹过什么矛盾,但,我只想说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薇薇对你很退步了,你不用总这样阴言怪语地说她。”

    然而,叶雅听了,却是冷哼,明显很不爽南宫爱这番话,争辩着。

    “饶人?我为什么要饶她?明明就是她抢了我男人,这样贱的女人,绝对不值得我去饶恕!”

    南宫爱没有太生气,只淡淡提醒一句。

    “你说她抢了你男人,可,叶雅,你有没有深究到底?是乔先找上薇薇的,所以,大家一看,便觉得,是乔不对了,可,叶雅,你又认真想想,乔为什么会先找上薇薇?是薇薇的父亲害了他们沈家。”

    对面,叶雅被说得有些答不出话。

    她一把别了头,有些公主病,傲娇地就是不肯认错,有些事,其实她心如明镜,但,就是吞不下那口气,就是看萧薇不顺眼!

    一个人做事,果然还是很看心情,而非对错和正义。

    接下来,食物烤好了,萧薇和沈君乔把它们全部搬过来,这时,只见萧薇一边喝着可乐,一边吃着烤肉串。

    小东西是小吃货。

    所以,当吃的时候,她心情会大好,那些不开心的,她也就抛脑后了。

    沈君乔看了她一眼,端着酒水递过去,逗着。

    “来,薇薇,喝点这个。”

    她闻到酒味,立马把头别得远远的,哼着。

    “快拿开了,讨厌死,我不喝。”

    然而,沈君乔就是要她喝,非但不拿开,还一副准备硬灌的模样,笑着。

    “喝了,薇薇,很好喝的,我保证你喝一口准喜欢上。”

    萧薇听得半信半疑,问。

    “真的?”

    这旁,沈君乔马上点头,然后硬递过去,灌她,萧薇才轻品一口,就被辣得推开,难受地大叫。

    “讨厌死,难喝还叫我喝。”

    于是乎,沈君乔乐得哈哈大笑,而这一切,全部落在叶雅和安子皓的眼里,两人看着,心里都不是滋味。

    原来,萧薇和沈君乔,相处得竟是这般融洽与和睦。

    有一种酸酸的感觉,蔓延在安子皓的心头,叶雅亦是。

    烤肉与可乐,今晚,萧薇吃得非常尽兴,自然了,她也被沈君乔这个大灰狼给灌了不少酒水,所以,有点醉醺醺。

    夜深人静时,聚会散却。

    沈君乔扶她回房休息,安慰着。

    “好了好了,来,我扶你到床上休息。”

    她迷迷糊糊地说着酒话,沈君乔也听不清楚她如呓语一般地到底在说些什么,在扶她到床边时,他将小女人放下。

    不料,萧薇却带着他,一把扯下去了。

    小女人明显是醉了,她傻笑着,坐在他身上,伸手摸他胸膛,醉笑地叫。

    “乔,乔……”

    大床上,沈君乔的气息有些急促起来,他抓着她的小手,探进自己的衣服内,摸着胸膛,压抑地呢喃。

    “薇薇,薇薇……”

    醉酒的女人,果然是最迷人的,现在,她就妖得很,妖得让人只想表现人性的最直白!

    这旁,萧薇低身下去了,她吻着他的脸颊,还有脖颈,小手不安份地解开他纽扣,醉醉地问。

    “乔,你想不想?”

    他哼哼了一声,躺那儿不动,等着她伺候,回。

    “快点!”

    已经不是想的问题了,而是催她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