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惹豪门:染指冷厉权少 第202章 你当然希望我死了02
作者:庞沈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萧薇听了,自然是当场就火起来,她冷哼一声,二话不说,人已经站起朝那门口走去了,拒绝着。

    “我现在就要回去。”

    男人听了,他没起来,就坐沙发上,不过,语气淡淡地,却是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那好,你就看看,今天你走不走得出这里。”

    闻言,萧薇挑挑眉,并没应声什么,然而,恰恰在这时,门外突然走进两男的,看他们那样子,分明早已经守在外面了。

    只是,萧薇刚才在屋内,他们站门的两旁,所以,萧薇才看不到他们而已。

    两男的一下子拦在那,手直接挡住了去路。

    见此,萧薇不得不停下,她看着那两男的,眉头皱得越发地紧了,因为,按照这样的情况,她今天,是真的离不开了。

    沙发上的男人,却已经站起,朝二楼走去,语气懒懒而随意。

    “这几天,你就呆我这儿吧,我会给你时间考虑,也算给你的一个过渡期。”

    这样算考虑吗?

    萧薇真想冷笑,她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选,真不知道佐圣北是怎样厚脸皮,才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接下来。

    萧薇在大厅内待了一下,她想了想,决定还是去找佐圣北,一些事,必须跟他讲清楚才行。

    上到二楼后,萧薇也不知道佐圣北在哪儿,只得随手推开门。

    房门很多,她推了几间,就在一间中看到了佐圣北。

    男人此时,正懒懒地躺在床上,他双手枕在脑后,视线看着天花板,静静的,似乎在思考事情。

    一见他躺床上,萧薇就犹豫了,不肯禁。

    那佐圣北虽然没看她一眼,不过,却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所以,不禁笑笑,嗤笑地问。

    “怎么?害怕我对你干什么?”

    听到这话,萧薇有些不自然,小小想了一下,最终,人还是推门进去了,不过,她没关门,省得真的孤男寡女的。

    走到后,萧薇站这旁,距离他还有几步的样子,解释。

    “佐圣北,我告诉你,不管你怎样想,又想干什么,我都不想管你,现在,我要回去。”

    他懒得看她一眼,答得漫不经心。

    “过几天,我会带你回基地,不过,在那之前,我得先弄死沈君乔。”

    顿了顿,他忽然才想起什么来一般,总算肯转头看萧薇了,问。

    “对了,你想不想见见那个人?”

    一听,萧薇怔住,满脸的不解,下意识地问。

    “谁?”

    大床上,他笑得倒有些深意了,甚至连眼睛都微微眯起,回。

    “叶雅!”

    这下,萧薇整个人都怔住,她没想到,居然会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接下来,佐圣北也是那种说做就做的主,让她见叶雅,还真的立马就让她见了。

    所以,当萧薇看见叶雅的那一刻,她震惊得两眼都睁大。

    “你不是死了么?”

    听到这话,叶雅冷哼一声,她冷冷地别开脸,回。

    “你当然希望我死了,不过,我福大命大,死不了。”

    见此,萧薇看她的腿一眼,却是见,叶雅的腿明显有点异样,但,叶雅不动,一时,萧薇也看不出什么来。

    沉默一下,萧薇又抬头看叶雅,问。

    “你和这个男的,到底怎么回事?”

    佐圣北朝她走过来,从身后,轻轻抱住萧薇,还贪恋她身上的味道一般,轻轻闻了闻,然后,才笑着回答。

    “叶雅跟我说,这个市,有一个女人很有趣,所以,我就好奇地过来看看了,果然,你真的很有趣。”

    然而,萧薇才不信他这鬼话呢。

    她一把甩开佐圣北,冷哼着,提醒。

    “少糊弄我,你是那么专情的人?我才不信你对我一见钟情呢。”

    佐圣北见着无趣,便只得点点头,人朝那旁的沙发走过去,应。

    “的确,我会来这里,也不完全是为了你,沈君乔的财产与地位,算是我觊觎的,叶雅今次肯帮忙,所以,我就过来一趟了。”

    所以,他是专门过来对付沈君乔的,而不但只是为了她。

    意识到这点后,萧薇有些愤怒,一下子就看向叶雅,恨声着。

    “叶雅,你居然联合外人一起来害乔?”

    沙发上,叶雅听了,她更愤怒,猛地转头看来,还用力拍拍自己的腿,朝萧薇回吼。

    “我害他?贱人,我的腿就是被他害的,瘸了,沈君乔欠我的,现在,我要一分分地夺回来。”

    以前,叶雅对沈君乔,还有一丝丝的心意。

    可,经历过那件事后,她对沈君乔,就彻底死心了,剩下的,就只是满满的恨意。

    听着这话,萧薇怔住,一时倒应不出话来。

    晚上的时候,萧薇自己一个人静静坐在窗台边,那落地窗下,是满满的城市灯火,这楼层很高。

    似乎,佐圣北很喜欢高高的地方。

    就在萧薇看着外面的风景独自伤感的时候,这时,佐圣北走进来,他挑挑眉,手里习惯地拿着那两杯红酒,问。

    “怎么了?想那个男人了?”

    萧薇不吭声,明显不想理他的意思,佐圣北也没在意。

    这时,他走到了,干脆也在萧薇的身旁坐下,将酒杯放那地板上,然后,自己端着自己的这杯,懒懒地看着风景品酒,提醒。

    “他不会来救你的,根本找不出我这儿,所以,死心吧。”

    听到这话,萧薇眼眸动了动,然而,还是没吭声。

    佐圣北喝了几口红酒,他许是觉得无趣,不禁看向萧薇,挑了挑眉,然后,看着她低眉垂眸的样子,佐圣北不禁觉得喉咙一滚。

    下一秒,他已经凑过来了,明显是想吻萧薇。

    萧薇察觉到这点了,一惊,更大急,马上就侧身躲开,更愤怒。

    “你疯了吗?”

    她以为,他应该会停止的,不料,男人却根本没停,她躲,他就追上,手还伸来扣住萧薇的后脑勺。

    这时,萧薇在挣扎着,一下子摔那儿了,他顺势压下。

    眼看着要被他侵犯,萧薇吓得大叫。

    “疯子,滚开。”

    男人用力地按紧了她,整个身子都压她身上,此时,他已经停下了,冷眼看着她,恨声地咬牙切齿。

    “你知不知道?当我向一个女人求欢时,从没有人敢拒绝过我。”

    闻言,萧薇恨恨地瞪着他,话都是从牙缝间挤出来的。

    “可惜,真对不起,我现在是孕妇。”

    她以为,她说出这样的话,至少能恶心到他,毕竟,她怀着别人的孩子,他如果再跟她做,那就真的太恶心人了。

    可,萧薇明显看错了佐圣北的世界观。

    男人无所谓地笑笑,他的手指,轻凉地抚过她的脸颊,浅笑地回。

    “不碍事,现在肚子还没大,还是可以做的,乖,明天我让医生为你引流,打了这孩子。”

    说着,他一副现在就要做的意思。

    这下子,萧薇没把他给恶心着,她就已被他给恶心死了,只见她拼命挣扎,更破口大骂。

    “神经病,疯子,滚,臭不要脸……”

    天呐,这个男人,居然没有心理洁癖,也难怪他会拥有那么多女人了,看来,他的观念和沈君乔是不同的。

    至少,沈君乔有心理洁癖,还有身体洁癖。

    因着萧薇的挣扎,所以,佐圣北迟迟下不了手,最后,他脸一沉,干脆就硬上了,萧薇真被他吓着。

    同时,她也灵机一动,马上缩起来,双手捂着肚子,装肚子疼。

    “肚子,我的肚子……”

    佐圣北见了,以为自己让她动了胎气,才总算有些害怕,终于停下了,急声询问。

    “薇薇,你怎么样?要不要叫医生来?”

    这旁,萧薇摇头,只一脸痛苦地解释。

    “没事,就是肚子有点疼,可能动了胎气。”

    男人却是信了,视线扫了她肚子一眼,然后,才总算肯放过她,重新坐回这旁了,端起那红酒仰头一口喝下,提醒。

    “你是我第一个想当场上,却没有成功的。”

    闻言,萧薇应声看来,也坐起了,她看着他挑挑眉,不禁问。

    “难道,就没有特殊?”

    他却摇头,自己那杯酒喝完了,干脆端起原先准备给萧薇喝的那杯,然后,自己又喝了一口,这才应。

    “没有,只要是我想上的女人,就绝对没有上不到。”

    说着,他看来,嘴角还勾了勾,反问她了。

    “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

    听到这话,萧薇皱眉,她并没吭声,只安静着,佐圣北也不管她了,人径直收回视线,爱不释手地喝着他那杯红酒,自顾开始说。

    “有一次,我在场子里看到一个女的,当时就看上眼了,不过,她不从。”

    这旁,萧薇的眉头,开始皱起,越皱越紧。

    因为,接下来的一些话,她可以隐约猜到了,而佐圣北,也的确是这么说的。

    “当时我努了,派人把她抓起来,自己上了,又把她分给自己的兄弟们享用……”

    话都没容他说完,萧薇捂着心口一阵呕吐。

    她是吐不出什么来的,就只是干吐,因为,她觉得很恶心,同时,也有点生理上的孕吐那种。

    这男人,做事实在太超越她的底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