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四回 马库斯的日记 上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看着从地上爬起来的比利,瑞贝卡道:你还好吧?

    比利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没事,看来我们成功了。我们得想办法从隧道里出去。

    独孤无名道:那边有个门,我们从那边走吧。

    三人一路沿着下水道前行,然后从一个梯子爬上去,来到一个类似古堡的地方。

    看到地板上一个大大的伞状标记,比利道:安布雷拉研究中心?

    瑞贝卡沿着正门大厅的楼梯走上去,看到楼梯中段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大大的画像,这个画像上的人,正是她此前在列车看到的那个断头的老人的模样。

    此时比利道:研究所第一任所长,詹姆斯马库斯博士。

    另一边,此前的白大褂男和墨镜男也从监控室里看到了三人举动,白大褂男道:这些人到底是谁?

    墨镜男道:她只是个新手,是stars小队的一员。

    那另外两个男人呢?

    我跟他们不熟。

    突然从广播里传出了一个声音,注意,这是马库斯博士,请在我们回想我们公司座右铭的时候保持安静。

    服从孕育纪律

    纪律产生团结

    团结带来力量

    力量就是生命

    接着监控室内传来一个长发男的影像,这个男人,正是此前在那个小山坡上唱歌的男人,也就是那个水蛭女王。

    白大褂男疑问道:这又是谁啊?

    屏幕里的男人盯着摄像头,说道:把t病毒散布进洋馆的人是我,更不必说,感染了列车的也是我。

    什么?!

    复仇!长发男咬牙切齿道。对安布雷拉复仇!

    接着长发男又唱起歌来,随着他的歌声,无数的水蛭像是接到命令的士兵一样,不断集结,然后合体成了一个人,那人的模样,正是已经死去的詹姆斯马库斯博士。

    白大褂男一脸惊疑,墨镜男则相对镇定很多。

    长发男冷笑不止,道:十年前,马库斯博士被安布雷拉暗杀了,你们帮助了他们,不是吗。

    听到这里,墨镜男双眉一紧,显然被说中了,但这事非常隐秘,这人又是如何知道的。

    哈哈哈哈——!

    ————————————————————

    独孤无名指了指那个广播,道:这个应该是固定播放的吧,据我说知,马库斯博士十年前就死了。

    比利道:这个地方看起来没有怪物

    瑞贝卡道:以防万一,我们最好检查一下楼上。

    独孤无名指着一个打字机道:你们不准备存一下档吗?看,这里有色带。

    看到两人看他的眼神不太对,独孤无名又试探道:好吧,不存档。这里有绿草,你们的格子有空位吧?先拿上几个以防万一?

    瑞贝卡很是无语,道:没时间玩了,赶紧跟上出发吧。

    ‘看来不太像是npc?’带着疑问,独孤无名只能暂时放弃试探。

    来到二楼处的一个类似会议室的大厅。

    看来这里什么东西都没有。

    你们看,这里有一扇大门,两边都有骑士举着剑,和刚才一楼的大门一模一样。

    但这门被这两口大剑卡住了,过不去,或许有什么机关可以打开。

    直接把剑拿开就好了。独孤无名说完,直接把两把钢铁巨剑给抽了出来,‘咣当’两声巨响,仍在了地上。

    比利看了直摇头,道:哇,这蛮力啊。

    三人开门之后,穿过一个走廊,来到一个办公室。

    瑞贝卡道:看来也不是这里,我们再去其他地方看看吧。

    这个时候,独孤无名从办公桌上取出一本书,道:嘿,你们看,这是马库斯博士的日记。

    三人一边走,独孤无名一边念道:

    12月4日

    我们终于成功了新型的病毒!

    我们称之为始祖病毒。

    我真想马上把它带回去进行详细具体的研究。

    病毒?那些丧尸和怪物,都是这个病毒感染造成的吗?瑞贝卡道

    3月23日

    斯宾塞说他要组建一家公司。

    嗯,我才不管呢,只要我能够继续研究我的始祖病毒,怎么样都无所谓。

    他要干什么都行

    我想这家公司,就是所谓的安布雷拉公司吧。那个斯宾塞,应该就是安布雷拉公司的创始人之一——奥兹威尔e斯宾塞(er)。比利回应道。

    8月19日

    在新成立了干部养成所后,斯宾塞不断向我提出要我担任所长的要求。

    也许是因为生意上的事情,他的态度变得越来越强硬了。

    但或许我可以把这变成对我有利的机会。

    我正好需要一个合适的场所,私下里好好探索这病毒的秘密。

    一个没有人会来打搅的地方

    这里是安布雷拉公司的干部养成所?为了什么?研究?瑞贝卡还是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其实不止他,比利也是如此。

    独孤无名继续念道:

    11月30日

    那个该死的斯宾塞,他今天又跑来向我抱怨了。

    他觉得始祖病毒无非就是一个赚钱的工具而已。愚蠢之极!

    可如果他的言论影响力持续扩大的话,今后对我的研究恐怕会产生不利。

    如果我想要顺利的研究始祖病毒,那么我也需要进一步巩固我的地位。

    9月19日

    终于我发现了一种以始祖病毒为基础而构建的新型病毒。

    将病毒与水蛭的dna相互融合,达到了我所需要的突破。

    我将这种新型病毒命名为t,(暴君)的t。

    水蛭?那么现在这些是这个t病毒造成的了,一切都是因为马库斯博士?不对,根据之前内姆你说的,已经我记忆之中的资料,马库斯博士确实去世很长时间了。因为如果是他的话,这事应该早就发生了,不会最近才出现,可能是别人利用了这个病毒。瑞贝卡分析道。

    10月23日

    不行!我不能期望仅对啮齿类动物的实验会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只有人类才适合对哺乳类动物的实验。

    不这样的话,我永远也无法取得实质的突破

    11月15日

    所内的一些人好像对我的实验产生了少许怀疑

    但是,也许是我的臆想罢了。

    正好,如果有人敢越雷池半步,他们也许会发现,自己在不经意间就为我的研究做出贡献了!

    人体实验?!马库斯博士疯了吗!?安布雷拉公司也不管吗?瑞贝卡非常震惊。

    比利则道:或许安布雷拉也默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