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二十一回 皮特-詹金斯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独孤无名就把数理化等几门基础学科的知识聊熟于胸了,进而又花费了一个多月时间,并掌握了动物生物学植物生物学微生物学生物化学细胞生物学遗传学发育生物学神经生物学分子生物学生态学等方面的基本理论和基本知识。

    对于这一点,独孤无名也非常震惊,让他不得不感叹,这句身体或许真的是神创造的?!虽然他是无神论者。

    现在他差的,就是动手操作的实验技能了。

    独孤无名一个多月的时间都沉浸在书本里,因此他特意退了酒店,重新就近找了家酒店入住。

    今天再次回到市中心,稍微缓解一下,换一换脑子,打算明天再跟浣熊市大学那边商讨一下,看看能不能租赁到实验室。

    闲逛了一天之后,当天晚上,独孤无名重新来到住宅区的杰克的酒吧。

    嘿,威尔,好久不见。今天生意不错啊,这么多人。独孤无名在吧台找了个位置,坐下后看到是熟人威尔,打招呼道。

    嘿!内姆!喝什么?要不要试试我重新调试过的新酒?得到独孤无名同意后,威尔立即着手调试起来,一边调试一边道:比赛还有十几天就要开始了,客队的球迷游客也陆陆续续会到浣熊市,所以这段时间我们的生意会很好。

    比赛?哦,浣熊鲨队和雷神队的橄榄球比赛啊。说着心里嘀咕,‘好死不死,这日子和浣熊市病毒爆发事件的时间撞到一块了?!到时候死得人就更多了。’

    你会去看比赛吗?威尔问道。

    我不懂橄榄球,而且最近非常忙,没有时间,你看我都一个多月了,才再次出来透气。独孤无名接过酒杯道。

    你看起来确实不是很好,一脸的胡子。威尔指了指独孤无名的脸道。

    独孤无名摸了摸自己一脸的胡茬,苦笑道:我几乎忘记上次刮胡子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你需要透透气。

    是的,所以我今天来了。

    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女声,道:威尔,五号台需要两杯血腥玛丽。

    嘿,辛迪,好久不见。

    嗨,内姆,我还以为你离开城市。辛迪看似热情的笑容,背后似乎颇有些怨念。

    你看看我的脸,最近太忙了,今天难得有空,特意过来喝两杯。

    辛迪看到独孤无名满脸胡茬,颇有些憔悴,和他之前精神饱满的样子,差别颇大,心里的怨气也消散了一些。

    虽然当晚二人确实只是一夜**而已,但第二天独孤无名的那份中午餐,让辛迪有了些不一样的想法,结果对方却失踪了一个多月,让她很是失落的一阵子。

    这晚独孤无名又一次喝到酒吧关门,再一次送辛迪来到她家门口。

    我喝得有点多,可以借你家洗手间吗?

    呵呵呵——事实上,我最近都有运动。

    喔!你有信心通过测验吗?

    我很想试试。

    ————————————————

    不好意思,最近学校的实验室都被学校的其他教授申请使用了,没有空余的实验室了。

    好吧你知道浣熊市哪里还能找到符合条件的实验室吗?你们这里能查询到相关信息吗?

    根据你的要求,浣熊市符合要求的实验室,除了我们大学以外,就只有城北的浣熊市医院()了。

    不过我觉得你不能抱太大的期望,那边的实验室一向也是很紧张的。而且据我所知,他们不像我们这样,还对外开放实验室。

    所以,可能还是不能或许你可以再等一等?不如你留下你的联络方式,等一有空余实验室,我们再第一时间通知你?工作人员的态度和业务水准真是高啊。

    谢谢可不可以麻烦你帮我联系一下那些教授,看看他们是否愿意和我共享实验室?

    很抱歉,这个可能性太低了。工作人员说的没错,每个人都对实验保密工作看得非常重,不可能无缘无故和他人共享实验室,万一自己的研究外泄,被人盗取了,那他所有的努力,都可能化为流水。

    是的,你说得对,我再想想其他办法吧。

    正当独孤无名准备转身离开时,一个身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走过来,道:你好,我听到了你们的对话。

    随即他表示了一下歉意,独孤无名示意无妨,他继续道:我是这所大学的教授——皮特詹金斯(),很荣幸见到你,叫我皮特就好了。

    你好,皮特。我是内姆雷斯朗利。内姆。

    我在学校就有一间实验室,我可以和你一起共用实验室。

    真的吗?太谢谢你了!我们现在就去可以吗?

    这真是我想要说的。

    在詹金斯教授的帮助下,独孤无名顺利办理了通行证以及相关门卡。

    二人来到实验室里。

    路上独孤无名特意问了皮特,为什么会愿意和他共享实验室。

    皮特说道:过去一个多月,我每次去图书馆的时候,都看到你在里面认真研读。而且我还看了你在这个时间写的所有论文,一开始的还有些浅显,但最近的几篇,对我的启发很大,我觉得有你在实验室,说不定对我的帮助会很大,能促进我的研究也说不定。

    你就不怕我有歹意吗?

    不,像你这么学识渊博的人,一定不会做出那种事的!

    看皮特的态度很坚决,独孤无名知道,这是为一心醉于学术研究,对尔虞我诈的事一窍不通的,非常单纯的人。

    独孤无名笑了笑,道:我也有自己的研究要做,希望我们能互相帮助吧。

    从你看的那些书籍,以及论文来看,你的研究,可能和我的研究相差不大。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我对接下来的研究更有信心了。嘴上这么说,独孤无名却很疑惑,自己是研究t病毒的疫苗,这个皮特詹金斯教授难道也是?可能性太小了吧?对方如何获得这些资料来研究的?他这么单纯,不可能是安布雷拉工资的科研人员!

    多想无益,以后的接触中,迟早会发现他的真面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