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二十三回 孽情 4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独孤无名原本就对他们天地会看不大上,而且他武功超绝,别说一个郑克爽,就是一百个,也照样轻松料理了。

    此前他们就从总舵主陈近南那里得知,原来韦香主和独孤无名是早就相识的,只是韦香主因牵扯一些机密的事,不能相告。其实不过是韦小宝不想隐瞒陈近南,告知他后,陈近南帮忙掩饰的说辞而已。

    独孤无名和韦小宝关系密切,本来对天地会是好事,但如果因为韦小宝的一句话,对方就跑去杀了天地会的主子,郑家的二公子,那天地会就坐蜡了。

    独孤无名和韦小宝关系好是真的,但他绝对不会因为这个,就出手救天地会的人。

    陈圆圆和韦小宝相处虽暂,但对他脾气心意,所知已多于九难,心想这小滑头此时若不趁火打劫,混水摸鱼,也不会小小年纪就做上这样的大官了,便道:“好,我答允了你就是。”

    韦小宝转头问李自成道:“你呢?”

    李自成脸有怒色,便欲喝骂,但见陈圆圆脸上显出求恳的神色,当下强忍怒气,哼了一声,道:“她说怎样,就怎样便了。”

    独孤无名知道李自成一脱难就会反悔,摇了摇头,不过也没有替韦小宝说话,这种方法本来就为他不喜。

    韦小宝嘻嘻一笑,向吴三桂道:“王爷,我跟你本来河水不犯井水,何不两全其美?你做你的平西王,我做我的韦爵爷?”

    吴三桂道:“好啊,我跟韦爵爷又有什么过不去了?”

    韦小宝道:“那么你下令把我的朋友一起都放了,我也求师父放了你,这好比推牌九,前一道别十,后一道至尊,不输不赢,不杀不赔。你别想大杀三方,我也不铲你的庄。有赌未为输,好过大伙儿一齐人头落地。”

    吴三桂道:“就是这么一句话。”说着慢慢站起。

    韦小宝道:“请你把世子叫来,再去接了公主。劳驾你王爷亲自送我们出昆明城,再请世子陪着公主,回北京去拜堂成亲。王爷,咱们话说在前头,我是放心不下,要把世子做个当头抵押。如你忽然反悔,派兵来追,我们只好拿世子来开刀。吴应熊、韦小宝,还有建宁公主,大家唏哩呼噜,一块儿见阎王便了,阴世路上倒也热闹好玩。”

    吴三桂心想这小子甚是精明,单凭我一句话,自不能随便放我,眼前身处危地,早一刻脱身好一刻,他当机立断,说道:“大家爽爽快快,就这么办。”提高声音,叫道:“夏总兵,快派人去接了公主和世子来这里。”

    夏国相道:“得令。世子已得到讯息,正带了兵过来。”

    韦小宝赞道:“好孝顺儿子,乖乖弄的东,韭菜炒大葱!”

    不多时吴应熊率兵到来,他重伤未愈,坐在一顶暖轿中,八名亲随抬了,来到房外。

    吴三桂道:“世子来了,大家走吧!”又下令:“把众位朋友都松了绑。”

    对韦小宝道:“你跟师太两位,紧紧跟在我身后,让我送你们出门。倘若老夫言而无信,你们自然会在我背心戳上几刀。师太武功高强,谅我也逃不出她如来佛的手掌心。”

    韦小宝笑道:“妙极,王爷做事爽快,输就输,赢就赢,反明就反明,降清就降清,当真是半点也不含糊的。”

    吴三桂铁青着脸,手指李自成道:“这个反贼,可不会是韦爵爷的朋友吧?”

    韦小宝向九难瞧了一眼,还未回答,李自成大声道:“我不是这鞑子小狗官的朋友。”

    九难赞道:“好,你这反贼,骨头倒硬!吴三桂,你让他跟我们在一起走。”

    陈圆圆向九难瞧了一眼,目光中露出感激和恳求之情,说道:“师太……”

    九难转过了头,不和她目光相触。

    吴三桂只求自己活命,杀不杀李自成,全不放在心上,走到窗口,大声道:“世子护送公主,进京朝见圣上。恭送公主殿下启驾。”

    平西王麾下军士吹起号角,列队相送。

    韦小宝查验了吴应熊的真身以后,又和吴三桂扯皮起来。韦小宝假意要钱,自己就不会到皇帝面前说什么,吴三桂深知官场文化,开口要了钱,收了钱,就不能再跟人为难了。

    韦小宝这番话,是要让吴三桂安心。吴三桂开口就答应,并给了韦小宝五十万两。

    吴三桂深知九难武艺高强,即使他奋力反抗,依靠一堆兵马,强杀了这些人,但戕害钦差,罪名极大,非逼得自己立即起兵不可,因此也不敢反悔,乖乖和九难、韦小宝一同去安阜园迎接了公主,一直送出昆明城外。

    好在吴三桂没有作死,他不知道旁边还有一位武功更高的独孤无名在呢。即便之前听了韦小宝、九难和独孤无名三人的对话,说什么天下第一武功大男高手之类的,但独孤无名始终没有出手,因而没有被吴三桂计算在内。

    众人和吴三桂分别之后,又行出了十余里,见后无追兵,这才驻队稍歇。

    李自成向九难道:“公主,蒙你相救,使我不死于大汉奸手下,实是感激不尽。你这就请下手吧。”说着拔出佩刀,倒转刀柄,递了过去。

    九难嘿的一声,脸有难色,心想:“他是我杀父大仇人,此仇岂可不报?但他束手待宰,我倒下不了手。”转头向阿珂望了一眼,沉吟道:“原来她……她是你的女儿……”

    阿珂大声道:“他不是我爹爹。”

    九难怒道:“胡说,你妈妈亲口认了,难道还有假的?”

    韦小宝忙道:“他自然是你爹爹,他和你妈妈已将你许配给我做老婆啦,这叫做父母之命……”

    阿珂满腔怨愤,无处发泄,眼前只韦小宝一人可以欺侮,突然纵起身来,劈脸便是一拳。韦小宝猝不及防,这一拳正中鼻梁,登时鲜血长流,“啊哟”一声,叫道:“谋杀亲夫啦。”

    九难怒道:“两个都不成话!乱七八糟!”

    阿珂退开数步,小脸涨得通红,指着李自成,怒道:“你不是我爹爹!那女人也不是我妈妈。”指着九难道:“你……你不是我师父。你们……你们都是坏人,都欺侮我。我……我恨你们……”突然掩面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