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二十四回 孽情 5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阿珂是这一群人之后,最无辜的,才两岁,就被九难掳走,背负了九难的国仇家恨,让她自幼离异,让她恨上了自己的父亲和母亲。

    然而独孤无名对此也无能为力,唯有轻轻的叹息。

    九难叹了口气,道:“不错,我不是你师父,我将你从吴三桂身边盗来,原本不安好心。你……你这就自己去吧。你亲生父母,却不可不认。”

    阿珂顿足道:“我不认,我不认。我没爹没娘,也没师父。”

    韦小宝道:“你有我做老公!”

    阿珂怒极,拾起一块石头,向他猛掷过去。韦小宝闪身避开。阿珂转过身来,沿着小路往西奔去。

    韦小宝道:“喂,喂,你到哪里去?”

    阿珂停步转身,怒道:“总有一天,叫你死在我手里。”

    韦小宝不敢再追,眼睁睁地由她去了。

    九难心情郁郁,向李自成一摆手,一言不发,纵马便行。

    韦小宝道:“岳父大人,我师父不杀你了,你这就快快去吧。”

    李自成心中也是说不出的不痛快,向韦小宝怒目而视。韦小宝给他瞧得周身发毛,心中害怕,退了两步。

    独孤无名站到韦小宝身前,耻笑道:“怎么,李自成,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想动手吗?”

    李自成气的脸色涨得通红,血管随时会爆掉的感觉,然而陈圆圆死命拉着他,她可是还记得清清楚楚的,眼前这位的武功,比起九难还要高。

    不知李自成是因为陈圆圆的缘故,还是深信此前三人的对话,忌惮独孤无名的武功,终究还是没有出手,带着陈圆圆转身离去了。

    独孤无名嗤笑了声,对韦小宝道:“小宝,你敲竹杠敲来的媳妇,就这样没了。你看着吧,这李自成到时候绝对不会认账的,他这种小人,见风使舵是拿手好戏。”

    之后韦小宝去和沐王府的人打招呼,那沐剑声是个草包,被人救了,多谢也没有,只因为以后沐王府在天地会之人面前抬不起头来,只得带着沐王府的人灰溜溜的离去了。

    ※※※※※※※

    行了几日,离昆明已远,始终不见吴三桂派兵马追来,众人渐觉放心。

    这天将到曲靖,傍晚时分,四骑马迎面奔来,一人翻身下马,对骁骑营的前锋说道,有紧急军情要禀报钦差大臣。

    韦小宝见过之后,钱老本才发现,原来是天地会赤火堂的兄弟邝天雄。

    钱老本跟这邝天雄当年在湖南曾见过数次,当下为他给李力世、祁清彪、樊纲、风际中、徐天川、玄贞道人、高彦超等人引见。邝天雄所带三人,也都是赤火堂的兄弟。众人知赤火堂该管贵州,再行得数日,便到贵州省境,有本会兄弟前来先通消息,心下甚喜。

    邝天雄道:“古香主吩咐属下禀报韦香主,最好请各位改道向东,别经贵州。”韦小宝和群雄都是一愕。

    邝天雄道:“古香主说,他很想跟韦香主和众位大哥相叙,但最好在广西境内会面。”

    韦小宝问道:“那为什么?”

    邝天雄道:“我们得到消息,吴三桂派了兵马,散在宣威、虹桥镇、新天堡一带,想对韦香主和众位大哥不利。”

    青木堂群雄都是“啊”的一声。韦小宝又惊又怒,骂道:“他奶奶的,这奸贼果然不肯就这样认输。他连儿子的性命也不要了。”

    邝天雄道:“吴三桂十分阴毒,他派遣了不少好手,说要缠住韦香主身边一位武功极高的师太,然后将他儿子、鞑子公主、韦香主三人掳去,其余各人一概杀死灭口。眼下曲靖和霑益之间的松韶关已经封关,谁也不得通行。我们四人是从山间小路绕道来的,生怕韦香主得讯迟了,中了这大汉奸的算计,因此连日连夜地赶路。”

    韦小宝见这四人眼睛通红,面颊凹入,显是疲劳已极,说道:“四位大哥辛苦了,实在感激得很。”

    邝天雄道:“总算及时把讯带到,没误了大事。”言下甚为喜慰。

    韦小宝问属下诸人:“各位大哥以为怎样?”

    钱老本道:“邝大哥可知吴三桂埋伏的兵马,共有多少?”

    邝天雄道:“吴三桂来不及从昆明派兵,听说是飞鸽传书,调齐了滇北和黔南的兵马,共有三万多人。”众人齐声咒骂。

    韦小宝所带部属不过二千来人,还不到对方的一成,自是寡不敌众。

    钱老本又问:“古香主要我们去广西何处相会?”

    邝天雄道:“古香主已派人知会广西家后堂马香主,韦香主倘若允准,三位香主便在广西潞城相会。从这里东去潞城,道路不大好走,路也远了,不过没吴三桂的兵马把守,家后堂兄弟沿途接应,该当不出乱子。”

    韦小宝听得吴三桂派了三万多人拦截,心中早就寒了,待听得古香主已布置妥帖,马香主派人接应,登时精神大振,说道:“好,咱们就去潞城。吴三桂这老小子,******,总有一天要他的好看。”当即下令改向东南。命邝天雄等四人坐在大车中休憩。

    众军听说吴三桂派了兵在前截杀,无不惊怒,均知身在险地,当下加紧赶路,一路上不敢惊动官府,沿途都有天地会家后堂的兄弟接应,众人每晚均在荒郊扎营。

    独孤无名则想,这吴三桂居然不把老子看在眼里,当下决定和韦小宝一行人就此分别,独自一人前往贵州地界。

    不说独孤无名一人远去的事,先说韦小宝这边,果然不多时就又遇到了阿珂和李自成,除此之外,还有郑克爽和冯锡范这两个家伙。

    韦小宝本来听说骁骑营的兄弟被人扣押在赌场,带了不少弟兄前来助阵,遇到了胖头陀、瘦头陀、陆高轩、李西华、胡逸之和吴六奇,众人互相纠缠,结果被冯锡范偷袭,纷纷被点了穴道。

    郑克塽道:“你要找这小鬼报仇,终于心愿得偿,咱们捉了去慢慢治他呢,还是就此一剑杀了?”

    韦小宝大吃一惊,心想:“‘小鬼’二字,只有用在我身上才合适,难道阿珂要找我报仇,我可没得罪她啊。”

    阿珂咬牙说道:“这人我多看一眼也生气,一剑杀了干净。”说着刷的一声,拔剑出鞘,走到韦小宝面前。

    瘦头陀、胖头陀、陆高轩、吴六奇、李西华、张康年六人齐叫:“杀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