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二十五回 孽情 6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韦小宝急中生智,大声道:“师姐,你不能杀我……我大哥叫独孤无名,他的武功天下第一,如果你杀了我,我大哥看在我的面子上,可能不会杀你,但他一定会杀了你爸爸,再杀了这个小王八蛋郑克爽!”

    阿珂虽然没见过独孤无名的武功,但自己的师父九难师太曾说过,韦小宝的大哥的武功超凡入圣,当初她还嘲笑韦小宝居然没有学得一招半式。想到这里,不免心中踌躇。

    郑克爽见阿珂踌躇不前,他不知道独孤无名的厉害,心中以为阿珂不舍得杀韦小宝,醋意大起,抽出长剑,走到韦小宝面前,奚落道:“你那什么狗屁大哥在哪啊?你喊他出来!看是不是冯锡范的对手!”

    冯锡范即是他的师父,又是他的岳父,郑克爽都直呼其名,可见他的品性如何。说完举剑一刺,向韦小宝胸口刺落。

    众人齐声惊呼,却见长剑反弹而出,原来韦小宝身上穿着护身宝衣,这一剑刺不进去。

    郑克爽一愣,随即对着韦小宝的眼睛刺去。

    好在此时双儿假扮的骁骑营军士从旁杀到,救了韦小宝的性命。冯锡范连番攻击,接连被双儿手中的乌金匕首挡住,长剑也断了几截,反而让冯锡范踌躇不前。

    恰在此时,天地会的弟兄,玄真道人和风际中救援赶到,才堪堪敌住冯锡范。

    随后钱老本、徐天川、高彦超三人又走了进来。

    阿珂眼见韦小宝的部属越来越多,向李自成和郑克塽使个眼色,便欲退走。

    李自成走到韦小宝身前,手中禅杖在地下重重一顿,厉声道:“大丈夫恩怨分明,那日你师父没杀我,今日我也饶你一命。自今而后,你再向我女儿看上一眼、说一句话,我把你全身砸成了肉酱。”

    韦小宝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那就怎样?那日在三圣庵里,你和你的露水夫人陈圆圆,已将阿珂许配我为妻,难道想赖么?你不许我向自己老婆看上一眼,说一句话,天下哪有这样的岳父大人?”

    阿珂气得满脸通红,道:“爹,咱们走,别理这小子胡说八道!”

    韦小宝道:“好啊,你终于认了他啦。这父母之命,你听是不听?”

    李自成大怒,举起禅杖,厉声喝道:“小杂种,你还不住口?”

    钱老本和徐天川同时纵上,双刀齐向李自成后心砍去。李自成回过禅杖,当的一声,架开了两柄钢刀。

    高彦超已拔刀横胸,挡在韦小宝身前,喝道:“李自成,在昆明城里,你父女的性命是谁救的?忘恩负义,好不要脸!”

    李自成当年横行天下,开国称帝,举世无人不知。高彦超一喝出他姓名,厅中老叫化、瘦头陀等人都出声惊呼。

    李西华是李自成当年的下属,李岩和红娘子的遗腹子,当年李自成刚愎自用,杀了他的父母,因而和李自成约定比武报仇。

    然后韦小宝等天地会众人,又一一和吴六奇相认叙旧。

    ※※※※※※※

    另一边厢,独孤无名独自行动,速度上比吴三桂排出的人快了许多,早早就在贵州地界等着了。

    然而事与愿违,除了小猫三两只以外,并没有遇到什么武功高强的人,审问之下,才听其中几人说道,原来吴三桂还邀请了神拳无敌归辛树一家三口。

    结果独孤无名在左近等了大半个月,在宣威、虹桥镇、新天堡一带不断来回,始终都没有遇到归辛树一家三口。

    无奈之下,只得沿途不断查探,追寻三人的下落。如是,居然花了他数月时间。原本自己有天眼通这门本事,可惜先决条件是自己知道对方的模样。

    独孤无名不得不感叹自己的追踪本事,实在是太渣了,想到天地会的吴六奇最终被归钟和归二娘联手所杀,而吴六奇应该在广东做提督,独孤无名决定赶赴广东看看。

    至于历史上的吴六奇,当然不是天地会的人,也没有做过提督,不过独孤无名对此没有计较,毕竟这是小说世界。

    独孤无名堪堪赶到提督府,就听到一阵打斗之声传来。来不及多想,独孤无名一跃而进。

    入眼的就是近二十人,其中一个老人,背手独自站立在一旁,另一名老妇人和一个病痨鬼,二人合力对付剩余的十几人。

    那十几个人当中,只有一人,相貌奇特,须眉偏向左,作横飞势,望之若神。独孤无名心想,这个应该就是吴六奇了。

    独孤无名运起轻功,越过那个独自站立的老人,由于速度太快,太突然,老人根本来不及防备。

    独孤无名犹如狼入羊群,一招逼退一人,两招就把老妇人和痨病鬼给逼退了。

    那十几人已经有数人被击倒了,此时见来了一个强援,心中大喜。

    “在下吴六奇,多谢阁下出手相救!”那个相貌奇特的果然就是吴六奇,只见他抱拳对独孤无名道。

    “我是独孤无名,从贵州一路追查到此地,就是为了会一会神拳无敌归辛树。”独孤无名道。

    “什么?!神拳无敌?那不是华山派的吗,何时投靠了……?!”吴六奇大惊道。

    “你既然知道老夫是谁,居然还敢多事?”归辛树老神在在的道。

    “老爷,何必和这些匪类多说。”归二娘的性子向来泼辣,刚刚被独孤无名一招逼退,心中已经气急,当下不由分说,立即动起手来。

    “哼!来得好!你们护住吴六奇,他们三人,自有我来对付!”话没说完,独孤无名就和归二娘交起手来。

    独孤无名有意看看华山派的拳法,毕竟当年在华山派的时候,他们多数是用剑法,在拳法一道,并没有什么突出的表现。

    归二娘一手破玉拳使得运转如意,招招力大势劲,一拳打来犹如铁鎚击岩、巨斧开山一般。

    然而独孤无名一心想挫败他们的锐气,因而并没有出全力,待归二娘一手破玉拳施展完毕以后,独孤无名使出一手阴阳磨功夫,将归二娘定住身形,双手阴阳二气迅速转换,将归二娘的内力瞬间就消耗了两成。

    归二娘心中大惊,内力居然无端端的就消失了,而且想退也退不了。

    好在归辛树发觉得早,当即斜刺里插入,将二人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