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二十六回 独斗归家三口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归辛树随即使出劈石拳,招招劈向独孤无名。这门拳法大体上和破玉拳相仿,不过招式更加简练,也更加凶猛刚烈一些。加上归辛树的内力比归二娘墙上不少,更加威力绝伦。

    独孤无名嘴角微微一动,笑了一笑,手中的内劲也加了几分。

    在二人来来去去,不断交手的时候,痨病鬼归钟看得有趣,本来也想加入进来,好在归二娘死死拉住。

    归辛树见劈石拳奈何不了对方,旋即变拳为掌,使出了一百单八式伏虎掌。

    这门掌法每式各有变化,奇正相生相克,共三百三十四变。又有八大要诀:勾、撇、捺,劈、撕、打、崩、吐。掌法变化多端,运用时愈出愈奇。

    然而独孤无名出招看似毫无章法,但每每出招都如羚羊挂角一般精妙、随意,整好就和归辛树一一对上,任他千变万化,我自不离其中。

    待归辛树使全了三百三十四般变化后,依然拿不下对手,无法之下,归辛树只得使出平生最强的武功——混元掌。

    混元掌乃是自外而内修练混元功之用的掌式,藉由练掌修习内劲,待混元功大成,两相配合威力更增。

    而归辛树的混元功修炼了数十年,最然资质不如袁承志,但这么多年下来,也已经大成了。

    混元功是这方世界的华山派内功的最高心法,自来各家各派修练内功,都讲究呼吸吐纳,打坐练气,华山派的这门内功却别具蹊径,自外而内,於掌法中修习内劲。

    这门功夫虽然费时甚久,见效极慢,但修习时既无走火入魔之虞,练成後又是威力奇大。

    盖内外齐修,临敌时一招一式之中,皆自然而有内劲相附,能於不著意间制胜克敌。

    待得「混元功」大成,那更是无往不利、无坚不摧了。

    此时归辛树在大成的混元功的加成之下,混元掌的威力确实无往不利、无坚不摧。

    独孤无名这几年在拳掌功夫上也着实下了一番苦功,特别是太极拳,他练了有六七年的功夫,造诣已非常不凡。

    刚好和归辛树的混元掌,一刚一柔,互相对立。

    任归辛树如何狂风骤雨般猛烈的攻击,独孤无名都能如柔风细雨般轻松的化解。

    两人自交手以来,已过了数百招,归辛树毕竟年老,内力也没有独孤无名精深,体力已经渐渐不支了。

    其实是独孤无名看准了时机,将阴阳磨的阴阳二气的运劲法门,融入到太极拳之中,正和太极阴阳融合之道。

    两人每一次双手触碰,归辛树的内力就流逝一分半分,时间一久,内力的消耗比平时大了不知凡几。

    归辛树虽然一直都很警觉,但见对方一直都没有使出方才对付归二娘的阴阳磨,以为没事。

    结果没想过,独孤无名能将不同的武学法门,互相变换应用。这种武学上几乎没有可能的事情,任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清楚啊。

    毕竟自家的混元功可以作用在混元掌上,却没听说,混元功可以作用在破玉拳、劈石拳、伏魔掌的啊。

    等到归辛树察觉自己的内力流失过快时,已经无力回天,此时的他满身大汗,喘着粗气。

    归二娘见归辛树如此辛苦,惊骇异常,当即再次出手,归钟也加入了战团。

    吴六奇等人本来也想施以援手,但被独孤无名喝退。

    独孤无名一人独战归家三人。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最强的归辛树已经是强弩之末,归二娘之前也被独孤无名消耗了几成的内力,没有十天半月,根本恢复不过来。

    至于归钟,因为病患缠身,比起一般人,确实算武艺不凡,然而对上独孤无名这样的绝世高手,简直是以卵击石。

    在三人的压力之下,独孤无名的太极拳越发的运转如意,对拳法的理解和运用更加的精深了。

    又拼了近百招,见三人的内力已经无法支撑了,当即劲力一吐,将三人震开,随即一个云手,抱拳收招。

    吴六奇手下的弟兄急忙将三人围住,不让他们走脱。其实他们三人早就没有力气了,就是放着他们走,也走不了多远。

    归辛树喘着粗气,道:“没想到……喝……武当派的人……也甘愿……甘愿作为……满清的……的走狗……”

    独孤无名虽然额头见汗,但气息还很匀称,神照经的妙用显露无疑,不愧为天下第一精纯的内功,只听他笑道:“我想你搞错了几点,第一,我不是武当派的;第二,我和清庭没有什么关系;第三,你们被吴三桂骗了;第四,这位吴六奇是天地会的人;第五,呵,看你怎么选了。”

    “你说什么?!他是天地会的人!?”归二娘扶着归辛树道。

    吴六奇二话不说,当即双手拉住衣襟,向外一分,胸前十余颗扣子登时迸开,露出胸膛,只见他胸前刺了“天父地母,反清复明”八个字,深入肌理。

    归辛树脸色涨红,显得懊恼无比,道:“我夫妇险些上了吴三桂这奸贼的当,多亏了少侠及时阻止,哎……”

    好在吴六奇平安无事,不过还是有几位兄弟被归钟和归二娘打伤了,伤势颇重,独孤无名一一查探,说道:“放心吧,他们只是伤重了些,还能医治。将他们抬入房中,将平时急救的药物取来。”

    那些天地会的兄弟听到还有救,纷纷大喜,合力将受伤的几个弟兄抬了进去,又有几人跑去取药。

    此时吴六奇才和独孤无名打招呼道:“方才听闻,阁下叫做独孤无名,可是韦小宝为兄弟的大哥吗?”

    “正是,吴先生也见过小宝了吗?”

    “既是自家兄弟,还叫什么先生,独孤兄弟太客气了。”

    对于吴六奇的热情,独孤无名只是笑笑,他和天地会的人可不是什么兄弟,不过也没有直说,岔开话题道:“我观你儿子归钟,因在娘胎时动了胎气,不仅伤了肺腑,还伤了大脑,造成他一出生就变成了智障。”

    归辛树和归二娘见独孤无名说话的时候一脸正经,显然不是在故意骂人。然而独孤无名就是在骂人——玛德制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