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二十八回 医治归钟 下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归辛树此时也是无法可想,这么多年以来,独孤无名是唯一一个,能够准确给出治疗方案的人,虽然方法听起来很是诡异。

    但对方也说得对,自己和二娘年事已高,还能这么事无巨细的照看儿子到几时,当下一发狠,点头同意了独孤无名的提议。

    “肺叶切除手术这个我们可以压后再决定,我先助他化解脑中淤血。”说完不知从哪里取出一个皮夹子,解开一开,里面插满了大小不一的银针,按不同大小,有序的排列着。

    归辛树、归二娘、吴六奇心中震惊,不知道独孤无名是从哪里凭空变出来的东西,不过眼下不是时机,也就没有多问,心中疑惑,或许是什么戏法吧。

    接着独孤无名又“变”出一个玻璃瓶子,以及一团棉花,三人不敢打扰,因而只是细心观看,并不言语。

    独孤无名吩咐归辛树夫妇将归钟身体扶正,保持坐姿,然后将归钟的头发剃光了,之后又用酒精将归钟的头部搽拭了一边。

    将银针消毒之后,一根一根按照规划好的路线,在淤血凝结的关键处施针,手指按住银针末端,施展神照功的内力,微微的传送到淤血处,将淤血随着银针慢慢的导出体外。

    看着黑色的淤血从银针根部引导出来,归辛树夫妇即惊且喜,但此时正是施针的关键时候,二人只能强行忍住,但激动的表情,通红的双眼,还是无法掩饰两人此刻的心情。

    如此反复施针,盏茶过后,独孤无名随即收针完毕,道:“今天先到这里,之后还要再施针三次,三次过后,脑中淤血自可清除完毕,到时两位一定要好好教导,他的智力还是会得到一定提升的。”

    “能回复到如常人一样吗?”归二娘心情激动的道。

    “一般人的智力形成的关键年龄是在三到五岁左右,然后随着年龄的增长,智力会不断的提升,但提升的幅度会逐渐下降。归钟如今已有三十多岁了,此时的人,一般来说,智力会逐年下滑,何况他又生了这样的病。不过你们也不用着急,只要引导得当,正常的生活还是没有问题的。”

    之后独孤无名又说了一些在这个时代大体能行得通的方式方法,主要还是在于引导和培养归钟独立自主的生存能力为主。

    归辛树夫妇二人至此对独孤无名是感恩戴德,千恩万谢,独孤无名不想彼此这样客套,对这类场面,他一向敬而远之,借口疲劳闪人了。

    如此过得数天,天地会的伤员也基本恢复了,归钟脑袋的淤血也清楚干净。

    然而即便如此,归辛树夫妇还是难以下定决心,让独孤无名开刀为归钟切除损坏的部分肺叶组织。

    独孤无名倒不以为意,毕竟时代的局限性还是非常大的,虽然自己在生化危机世界的时候,就准备了一些手术用具,不过也对在古代施展这类高难度的手术比较担心。

    对方不同意,自己也不勉强,只能开了几个养肺养肝的方子,以及嘱咐平时的饮食习惯上下功夫了。

    人也教训玩了,病人也算医好了,此间再无他事,独孤无名也就告辞离去。

    期间吴六奇多次挽留和邀请,独孤无名都婉拒了。归辛树夫妇也邀请他去华山盘桓,独孤无名同样以自己有要事在身为由,婉拒离开了。

    ‘华山派我早就呆腻了,当年在那里住了几年,还去啊。’独孤无名如是想。

    ※※※※※※※

    秋去冬来,与韦小宝分别也有将近一年的时光了,独孤无名决定北上京城,沿途经过扬州的时候,又去看望了韦小宝的母亲韦春芳,从她口中得知,韦小宝年中回过扬州,此时应该会京城去了。

    独孤无名告别之后,心想,看来原著中归辛树一家杀了吴六奇之后,也是这么北上,路途之中遇到了从扬州城离开的韦小宝一行人,然后在庄家那里,韦小宝等人才发现了吴六奇的头颅,陈近南等赶到之后,一伙人决定到京城刺杀康熙,从而引出了康熙揭穿韦小宝多重卧底身份,要求他杀死天地会、沐王府一干人等等事来。

    独孤无名虽然心知韦小宝有主角光环,理应不会有事,但还是决定即可出发,前往京城,看能不能出一份力。

    当然,不是去行刺,而是让韦小宝早早逃离京城,最好直接去隐居得了。

    独孤无名赶到京城的时候,已经是深夜时分了,城门紧闭,不过这当然奈何不了他。

    顺利潜入城内,走没多久,就听到远处传来炮火的轰鸣声,当即想到,莫不是康熙已经开始炮轰韦小宝的府邸了?

    不及多想,独孤无名全力运起轻功,前往声响处飞驰而去。

    来到韦小宝的府邸旁的某处楼顶,往下一探,便见人头耸动,独孤无名不知道这些是什么营的人马,但没有一个是他认识的,显然不是韦小宝和天地会、沐王府的人。

    看他们的去向,应该是往东城朝阳门而去,独孤无名越过楼群,从楼顶不断飞驰跳跃,从东城出得城来,沿途追随的马蹄脚印,一路追赶而去。

    ※※※※※※※

    韦小宝一行人一路逃离,来到一个市镇处,假扮官兵抢劫了几套衣服,在替换好后,却发觉骑乘的马匹都在拉稀。

    骑不多时,马匹终究因为拉稀拉得太厉害,搞得脚软,瘫倒在地,不得前行。

    陈近南道:“牲口都不中用了。须得到前面市集去买过。”

    柳大洪道:“一下子头几十匹马可不容易。”

    陈近南道:“正是。大伙儿还是暂且分散吧。”

    正说话间,忽然听得来路上隐隐有马蹄之声。玄贞喜道:“是官兵追来了。咱们杀他个妈巴羔子的,正好抢马。”

    陈近南叫道:“天地会的兄弟们伏在大路左首,沐王府和王屋山的兄弟们伏在右首。等官兵到来,攻他个出其不意。啊哟,不对……”

    但听得蹄声渐近,地面隐隐震动,追来的官兵少说也有一二千人,群豪不必问他这“啊哟,不对”四字是何用意,都不禁脸上变色。

    群豪只数十人,武功虽然不弱,但大白天在平野上和大队骑兵交锋,敌军重重叠叠围上来,武功高的或能脱身,其余大半势必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