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三十回 神龙教 上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张淡月纵声大呼:“洪教主回岛来啦!各路教众,快出来参拜教主!”他中气充沛,提气大叫,声闻数里。

    过了片刻,他又叫了两遍。但听得山谷间回声隐隐传来:“回岛来啦!参拜教主!回岛来了!参拜教主!”

    过了良久,四下里寂静无声,不但没见教众蜂拥而至,连一个人的回音也无。

    洪教主转过头来,对韦小宝冷冷地道:“你炮轰本岛,打得偌大一个神龙教瓦解冰销,这可称心如意了吗?”

    韦小宝见到他满脸怨毒神色,不由得寒毛直竖,颤声道:“旧的不去,新的不……不来。洪教主重振雄风,大……大展鸿图,再……再创新教,开张发财,这叫做越烧越发,越轰越旺,教主与夫人仙福永享……”

    洪教主道:“很好!”一脚将他踢得飞了起来,哒的一声,重重摔在地下,周身筋骨欲断,爬不起身。

    曾柔见洪教主如此凶恶,虽然害怕,还是过去将韦小宝扶起。

    独孤无名隐身暗处,回想起原著剧情,知道韦小宝暂时还不至于有性命之忧,而且神龙教到时候可能还是会发生内乱,因而依然隐忍不动。

    果然如独孤无名所想的一般,只听殷锦上前躬身道:“启禀教主,这小贼罪该万死,待属下一刀一刀,将他零零碎碎地剐了。”

    洪教主哼了一声,道:“不忙!”隔了一会,又道:“这小子心中,藏着一个重大机密,本教兴复,须得依仗这件大事,暂且不能杀他。”

    殷锦道:“是,是。教主高瞻远瞩,属下愚鲁,难明其中奥妙。”

    洪教主在一块大石上坐了下来,凝思半晌,说道:“自来成就大事,定然多灾多难。本教一时受挫,也不足为患。眼下教众星散,咱们该当如何重整旗鼓,大家不妨各抒所见。”

    殷锦道:“教主英明智慧,我们便想上十天十晚,也不及教主灵机一动,还是请教主指示良策,大家奉命办理。”

    洪教主点了点头,说道:“眼前首要之务是重聚教众。上次鞑子官兵炮轰本岛,教众伤亡虽然不少,但也不过三停中去了一停,余下二停,定是四下流散了。现下令陆高轩升任白龙使,以补足五龙使之数。”

    陆高轩躬身道谢。

    洪教主又道:“青黄赤白黑五龙使即日分赴各地,招集旧部,如见到资质可取的少男少女,便收归属下,招旧纳新,重兴神教。”

    殷锦、张淡月、陆高轩三人躬身道:“谨遵教主号令。”

    赤龙使无根道人和青龙使许雪亭却默不作声。洪教主斜睨二人,问道:“赤龙使、青龙使二人有什么话说?”

    许雪亭道:“启禀教主,属下有两件事陈请,盼教主允准。”

    洪教主哼了一声,问道:“什么事?”

    许雪亭道:“属下等向来忠于本教和教主,但教主却始终信不过众兄弟,未免令人心灰。第一件事,恳请教主恩赐豹胎易筋丸解药,好让众兄弟心无牵挂,全心全意为教主效劳。”

    洪教主冷冷地道:“假如我不给解药,你们办事就不全心全意了?”

    不仅许雪亭如此,洪安通按着顺序,一一问无根道人、陆高轩、张淡月、胖头陀、瘦头陀、毛东珠等,这些教中的老人,都是一个想法,都想得到豹胎易筋丸解药。

    只有向殷锦这类新人,惯于溜须拍马之辈,还在对着洪安通乱拍马屁,曲意逢迎。

    说道瘦头陀和毛东珠,说不得还要感谢独孤无名,如果不是他阻止了归辛树一家三口刺杀吴六奇,导致归辛树三人没有北上京城,没有进宫行刺康熙,也让瘦头陀和毛东珠顺利从皇宫之中逃脱了出来。

    只听那殷锦大声道:“你们这些话,都大大的错了。教主智慧高出我们百倍。大伙儿何必多说多话,只须听着教主和夫人的指挥就是了。鞑子兵炮轰本岛,是替本教荡垢去污,所有不忠于教主的叛徒,就此都轰了出来。若非如此,又怎知谁忠谁奸?我们属下都是井底之蛙,眼光短浅,只见到一时的得失,哪能如教主这般洞瞩百世?”

    许雪亭怒道:“本教所以一败涂地,一大半就是坏在你这种马屁鬼手里。你乱拍马屁,于本教有什么好处?于教主又有什么好处?”

    殷锦道:“什么马屁鬼?你……你……你这可不是反了吗?”

    许雪亭怒道:“你这无耻小人,败坏本教,你才是反了。”说着手按剑柄。

    殷锦退了一步,说道:“当日你作乱犯上,背叛教主,幸得教主和夫人宽宏大量,这才不咎既往,今日……今日你又要造反吗?”

    许雪亭、无根道人、张淡月、陆高轩、胖头陀、瘦头陀、毛东珠七人一起瞪视教主,含怒不语。

    洪教主转过头去瞧向殷锦,眼中闪着冷酷的光芒。

    殷锦吃了一惊,又退了一步,说道:“教主,他……他们七人图谋不轨,须当一起毙了。”

    洪教主低沉着嗓子道:“刚才你说什么来?”

    殷锦见他神色不善,更是害怕,颤声道:“属下忠……忠……忠于教主,跟这些反贼势……势不两立。”

    洪教主道:“咱们当日立过重誓,倘若重提旧事,追算老账,那便如何?”

    殷锦只吓得魂飞天外,说道:“教……教主开恩,属下只是一片忠心,别……别无他意。”

    洪教主道:“当日我和夫人曾起了誓,倘若心中记着旧怨,那便身入龙潭,为万蛇所噬,旧事早已一笔勾销,人人都已忘得干干净净,就只你还念念不忘,一有机会,便来挑拨离间,到底是何用意?有何居心?”

    殷锦脸上已无半点血色,双膝一屈,便即跪倒,说道:“属下知错了,以后永远不敢再提。”

    洪教主森然道:“本教中人起过的毒誓,岂可随便违犯?这誓若不应在你身上,便当应在我身上。你说该当是你身入龙潭呢,还是我去?”

    殷锦大叫一声,倒退跃出丈许,转身发足狂奔。洪教主待他奔出数丈,俯身拾起一块石头掷出,呼的一声,正中殷锦后脑。他长声惨呼,一跃而起,重重摔了下来。扭了几下,便即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