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三十一回 神龙教 中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洪教主眼见许雪亭等七人联手,虽然凭着自己武功,再加上夫人和殷锦相助,足可克制得住,但教中元气大伤之后,已只剩下寥寥数人,殷锦只会奉承谄谀,并无多大真实本事,若再将这五人杀了,自己部属荡然无存。

    洪教主于顷刻间权衡轻重利害,便即杀了殷锦,用以拉拢许雪亭等七人,作为今后臂助。

    独孤无名对于这些权利倾轧的勾当所知不多,但看过原著,也知道此时洪安通杀死殷锦,是为了取得其他人的信任,好让他们不至于立即造反。

    果然许雪亭七人看到洪安通杀死了殷锦,便即躬身行礼,言语中也没有之前那么冲了。

    洪教主指着韦小宝道:“非是我要饶他性命,但这小子知道辽东极北苦寒之地,有一个极大宝藏。若不是由他领路,没法寻到。得了这宝藏之后,咱们重建神教就易如反掌了。”

    顿了一顿,又道:“适才你们七人说道,那些少男少女很不可靠,劝我不可重蹈覆辙。本座仔细想来,也不无道理。这就依从你们的主张,今后本教新招教众之时,务当特别郑重,以免奸徒妄人,混进教来。”

    许雪亭等脸有喜色,一齐躬身道谢。

    洪教主从身边摸出两个瓷瓶,从每个瓶中各倒出七颗药丸,七颗黄色,七颗白色。他还瓶入怀,将药丸托在左掌,说道:“这是豹胎易筋丸的解药,你们每人各服两颗。”

    许雪亭等大喜,先行称谢,接过药来。

    洪教主道:“你们即刻就服了吧。”

    七人将药丸放入口中,吞咽下肚。

    洪教主脸露微笑,道:“那就很好……”突然大喝:“陆高轩,你左手里握着什么?”

    陆高轩退了两步,道:“没……没什么。”左手下垂,握成了拳头。

    洪教主厉声道:“摊开左手!”这一声大喝,只震得各人耳中嗡嗡作响。

    陆高轩身子微晃,左手缓缓打开,嗒的一声轻响,一粒白色药丸掉在地下。

    许雪亭等六人均各变色,素知陆高轩见识不凡,颇有智计,他隐藏这颗白丸不肯服食,必有道理,可是自己却已吞下了肚中,那便如何是好?

    洪教主厉声道:“这颗白丸是强身健体的大补雪参丸,何以你对本座存了疑心,竟敢藏下不服?”

    陆高轩道:“属下……不……不敢。属下近来练内功不妥,经脉中气血不顺,因此……因此教主恩赐的这颗大补药丸,想今晚打坐调息之后,慢慢服下,以免贱体经受……经受不起。”

    洪教主脸色登和,说道:“原来如此。你何处经脉气血不顺?那也容易得紧,我助你调顺内息便是了。你过来。”

    陆高轩又倒退一步,说道:“不敢劳动教主,属下慢慢调息,就会好的。”

    洪教主叹了口气,道:“如此说来,你终究信不过我?”

    陆高轩道:“属下决计不敢。”

    洪教主指着地下那颗白丸,道:“那么你即刻服下吧,要是服下后气息不调,我岂会袖手不理?”

    陆高轩望着那颗药丸,呆了半晌,道:“是!”

    俯身拾起,突然中指一弹,嗤的一声响,药丸飞过天空,远远掉入了山谷,说道:“属下已经服了,多谢教主。”

    洪教主哈哈大笑,说道:“好,好,好!你胆子当真不小。”

    陆高轩道:“属下忠心为教主出力,教主既已赐服解药,解去豹胎易筋丸的毒性,却又另赐这颗毒性更加厉害的百涎丸。属下无罪,不愿领罚。”

    许雪亭等齐问:“百涎丸?那是什么毒药?”

    陆高轩道:“教主采集一百种毒蛇、毒虫的唾涎,调制而成此药。是否含有剧毒,倒不大清楚,说不定真有大补之效,也未可知。只不过我胆子很小,不敢试服。”

    许雪亭等惊惶更甚,同时抢到陆高轩身边,七人站成一排,凝目瞪视洪教主。

    洪教主冷冷地道:“你怎知这是百诞丸?一派胡言,挑拨离间,扰乱人心。”

    独孤无名心头一动,看来这陆高轩还是和原著中一样,看到了那所谓的百诞丸的药方,但他如何获知药方的?

    原著中是因为教主夫人被韦小宝大被同眠后,怀了身孕,吩咐陆高轩去药房取药,无意中被陆高轩发现的药方。莫非这个世界的韦小宝还是做出了这等事?

    看来自己虽然教导了韦小宝一段时间,还是无法改变他为了女色,不折手段的处事方法。当下心中有些索然无趣。

    独孤无名这边厢是无趣得紧了,那边厢却颇为热闹。

    只见洪夫人苏荃突然满脸通红,随即又变惨白,身子颤了几下,忽然抚住小腹,喉头喔喔做声,呕了不少清水出来。

    洪教主皱起眉头,温言问道:“你什么不舒服了?坐下歇歇吧!”

    建宁公主突然叫道:“她有了娃娃啦。你这老混蛋,自己要生儿子了,却不知道?”

    洪教主大吃一惊,纵身而前,抓住夫人手腕,厉声道:“她这话可真?”

    洪夫人弯了腰不住呕吐,越加颤抖得厉害。

    洪教主冷冷地道:“你想找药来打下胎儿,是不是?”

    除陆高轩外,众人听了无不大奇。洪教主并无子息,对夫人又极疼爱,如夫人给他生下个孩儿,正是极大美事,何以她竟要打胎?

    料想洪教主必定猜错了。哪知洪夫人缓缓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要打下胎儿。快杀了我吧。”

    洪教主左掌提起,喝道:“是谁的孩子?”

    人人均知他武功高极,这一掌落将下来,洪夫人势必立时毙命,不料她反而将头向上一挺,昂然道:“叫你快杀了我,为什么又不下手?”

    洪教主眼中如欲喷出火来,低沉着嗓子道:“我不杀你。是谁的孩子?”

    洪夫人紧闭了嘴,神色甚是倔强,显是早将性命豁出去了。

    洪教主转过头来,瞪视陆高轩,问道:“是你的?”

    陆高轩忙道:“不是,不是!属下敬重夫人,有如天神,怎敢冒犯?”

    洪教主的眼光自陆高轩脸上缓缓移向张淡月、许雪亭、无根道人、胖头陀、瘦头陀,一个个扫视过去。他眼光射到谁的脸上,谁便打个寒战。

    洪夫人大声道:“谁也不是,你杀了我就是,多问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