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三十二回 神龙教 下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公主叫道:“她是你老婆,这孩子自然是你的,又瞎疑心什么?真正糊涂透顶。”

    洪教主喝道:“闭嘴!你再多说一句,我先扭断了你脖子。”

    公主不敢再说,心中好生不服。而毛东珠和瘦头陀则急忙将公主护在身后,不让她再多嘴。

    独孤无名知道这位洪教主近年来修习上乘内功,早已不近女色,和夫人伉俪之情虽笃,却无夫妇之实,也正因如此,心中对她存了歉仄之意,平日对她加倍疼爱。

    这时洪安通突然听得夫人腹中怀了胎儿,霎时之间,心中愤怒、羞愧、懊悔、伤心、苦楚、憎恨、爱惜、恐惧诸般激情纷至沓来,一只手掌高高举在半空,就是落不下去。

    一转头间,见许雪亭等人脸露惶恐之意,心想:“这件大丢脸事,今日都让他们知道了,我怎还有脸面做他们教主?这些人都须杀得干干净净,不能留下一个活口。只消泄漏了半点风声,江湖上好汉人人耻笑于我,我还逞什么英雄豪杰?”

    洪安通杀心一起,突然右手放开夫人,纵身而前,一把抓住了陆高轩,喝道:“都是你这反教叛徒从中捣鬼!”

    陆高轩大叫:“你想杀人灭……”一个“口”字还没离嘴,脑门上啪的一声,已给洪教主重重一掌击落,登时双目突出,气绝而死。

    许雪亭等见了这情状,知道洪教主确要杀人灭口,六人一齐抽出兵刃,护在身前。许雪亭叫道:“教主,这是你的私事,跟属下各人全不相干。”

    洪教主纵声大呼:“今日大家同归于尽,谁也别想活了。”猛向六人冲去。

    胖头陀挺起一柄二十来斤重的泼风大环刀,当头砍将过去,势道威猛之极,他师兄瘦头陀和他配合默契,一个扫荡腿攻向下三路。

    洪教主侧身跃开,右掌向张淡月头顶拍落。

    许雪亭一对判官笔向洪教主背心连递两招,同时无根道人的雁翎刀也已砍向他腰间。

    洪教主大喝一声,跃向半空,仍向张淡月扑击下来。

    张淡月手使鸳鸯双短剑,霎时之间向上连刺七剑,这一招“七星聚月”,实是他生平的力作,七剑刺得迅捷凌厉之极。

    洪教主右掌略偏,在他左肩轻轻一按,借势跃开。

    张淡月大叫一声,在地下一个打滚,翻身站起,但觉左边半身酸痛难当,叫道:“今日不杀了他,谁都难以活命!”

    五人各展兵刃,又向洪教主围攻上去。

    至于毛东珠,则一直拉着建宁公主,跟随韦小宝等人一起,寻机逃走。

    这五人都是神龙教中的第一流人物,尤以胖头陀和许雪亭更为了得。

    胖头陀大环刀上九个钢环当啷啷作响,走的纯是刚猛路子。

    许雪亭的判官双笔却是绵密小巧之技,招招点向对方周身要穴。

    瘦头陀因为妻子女人都在旁边,死也要护住妻女。

    无根道人将雁翎刀舞成一团白光,心想今日服了百涎丸后,性命难久,在临死之前定当先杀了这奸诈凶狠的大仇人,是以十刀中倒有九刀是进攻招数,只盼和敌人同归于尽。

    张淡月想起当日因部属办事不力,取不到《四十二章经》,若不是得无根道人和许雪亭之助,早已为洪教主处死,自己已多活了这些时候,这条命其实是捡来的,这时左臂虽然剧痛,仍奋力出剑。

    洪教主武功高出五人甚远,若要单取其中一人性命,并不为难,但五人连环进击,杀得一人,自己难免受伤。

    斗得四十回合后,胸中一股愤懑难当之气渐渐平息,心神一定,出招更得心应手,一双肉掌在四股兵刃的围攻中盘旋来去,丝毫不落下风,眼见张淡月左剑刺出时渐渐无力,心想这是对方最弱之处,由此着手,当可摧破强敌。

    韦小宝见六人斗得激烈,悄悄拉了拉曾柔和沐剑屏的衣袖,又向公主打个手势,要她不可做声,他只毛东珠是建宁的生母,因此见她拉着建宁也不以为意。

    五人转过身来,蹑手蹑脚地向山下走去。洪教主等六人斗得正紧,谁也没见到,就算见到了,也无人缓得出手来阻拦。

    五人走了一回,离洪教主等已远,心下窃喜。韦小宝回头望去,见那六人兀自狠斗,刀光闪烁,掌影飞舞,一时难分胜败,说道:“咱们走快些。”

    五人加紧脚步,忽听得身后脚步声响,两人飞奔而来,正是洪夫人和方怡。五人吃了一惊,苦于身上兵刃暗器都已在遭擒之时给搜检了去,洪夫人武功厉害,料想抵敌不过,只得拚命奔逃。

    此时独孤无名突然出现在韦小宝五人的身前,韦小宝惊喜得就要大声叫出来时,独孤无名急忙阻止道:“小宝,别喊,让他们自己人打个够吧。”

    “大哥,太好了,快带我们离开这鬼地方吧。”韦小宝极力压低声音,喜道。

    此时洪夫人几个起落,已跃到身前,叉腰而立,说道:“韦小宝,你想逃吗?”

    韦小宝很淡定的笑道:“我们不是逃,这边风景好,过来玩耍玩耍。”

    洪夫人冷笑道:“好啊,你们来赏玩风景,怎不叫我?”说话之间,方怡也已赶到。

    沐剑屏和曾柔不知独孤无名的厉害,见韦小宝已为洪夫人截住,转身回来,站在韦小宝身侧。

    沐剑屏对方怡道:“方师姊,你和我们一起走吧。他……他……”说着向韦小宝一指,说道:“……一直待你很好的,你从前也起过誓,难道忘了吗?”

    方怡道:“我只忠心于夫人,唯夫人之命是从。”

    沐剑屏道:“你不过服了夫人的药,我以前也服过的……”

    韦小宝恍然大悟,才知方怡过去一再欺骗自己,都是受了洪夫人的挟制,不得不然,心中对她恼恨之意登时淡了不少,说道:“怡姊姊,你同我们一起去吧。”

    这“怡姊姊”三字,是上次他和方怡同来神龙岛、在舟中亲热缠绵之时叫惯了的,方怡乍又听到,不禁脸上一红。

    独孤无名无奈的笑道:“小宝,你到底有几个情人,一、二、三、四、五……除了这位毛东珠是你岳……以外。我记得还有双儿和阿珂吧,那就七个了,你身体扛得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