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三十三回 神龙教覆灭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独孤无名无奈的笑道:“小宝,你到底有几个情人,一、二、三、四、五……除了这位毛东珠是你岳……以外。我记得还有双儿和阿珂吧,那就七个了,你身体扛得住吗?”

    见毛东珠的眼神极力阻止,独孤无名最终也没有把‘岳母’两个字说出来。

    “大哥,你不要胡说,这位教主夫人可不是我的情……那什么……”韦小宝到了这个时候,还在隐瞒。

    “在我面前也想扯谎,她怀了身孕。我前段时间才去的扬州,你们在扬州闹了这么大的事,当我不知道吗?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是谁的?”独孤无名直接戳穿了韦小宝。

    正当韦小宝和众女都陷入回忆之中,脸红心热的时候,建宁公主的脾气就要上来发作了,好在她妈妈毛东珠又一次及时拉住她。

    而且这个时候,刚好传来洪教主的大声叫喊:“夫人,夫人!阿荃,阿荃!你……你到哪里去了?”呼声中充满着惊惶和焦虑,显是怕洪夫人弃他而去。

    但洪夫人恍若不闻。洪教主又叫了几声,洪夫人始终不答。

    此时独孤无名在韦小宝的身边,他反而不急着逃离了。

    过不多时,只听得洪教主又大声叫了起来:“夫人,夫人!阿荃,阿荃!快回来!”

    突然有人长声惨叫,显是临死前的叫嚷,只不知是许雪亭等四人中的哪一个。

    洪教主大叫:“你瞧,你瞧!张淡月这老家伙给我打死了。他一生一世都跟在我身边,临到老来,居然还要反我,真是糊涂透顶。阿荃,阿荃!你怎不回来?我不怪你,这件事我原谅你了。啊!他妈的,你砍中我啦!哈哈,胖头陀,这一掌还不要了你的狗命?你脑筋不灵,怎么跟着人家,也来向我造反,这可不是死了吗?哈哈。”

    洪夫人脸上变色,说道:“他已打死了两个。”

    毛东珠听闻张淡月和胖头陀都被洪教主杀死了,想起自家的瘦头陀,脸色苍白,转头对韦小宝道:“白龙使……”

    “我哪里是什么狗屁白龙使……”韦小宝当然不愿再当什么白龙使了,没看到现在神龙教即将全军覆没了吗。

    “韦……韦爵爷,麻烦你照顾好我……照顾好公主……我……我去了……”毛东珠到底舔犊情深,但与瘦头陀的感情也深厚,知道女儿有韦小宝照顾,便决定于瘦头陀共赴生死。

    不过她至死也不敢把建宁公主的身世告诉她,免得一向骄纵惯了的建宁嫌弃自己和瘦头陀,也被韦小宝的其他女人嫌弃自己的女儿。

    此时猛听得洪教主叫道:“你这三个反贼,我慢慢再收拾你们。夫人,夫人,快回来!”

    声音愈叫愈近,竟是从山上追将下来。韦小宝回头看去,只见洪教主披头散发,疾冲过来,这一吓只吓得魂飞魄散,急忙转头望向独孤无名。

    独孤无名示意他万事有我。

    许雪亭大叫:“截住他,截住他。他受了重伤,今日非杀了他不可。”

    瘦头陀大喊:“东珠,快带着我们的……快走!”

    无根道人叫道:“他跑不了的!”

    三人手提兵刃,追将下来。不多时洪教主、许雪亭、无根道人、瘦头陀四人来得好快,前脚接后脚,都已奔到山下,四人身上脸上溅满了鲜血。

    洪教主大喝:“夫人,你为什么不答应我?你要去哪里?”

    许雪亭叫道:“夫人不要你啦!她有了个又年轻又英俊的相好。”

    洪教主大怒,叫道:“你胡说!”纵身过去,左掌向许雪亭头顶猛力击落。

    许雪亭迅速避开,左手还了一笔,无根道人和瘦头陀也已赶到,分别挥刀向洪教主腰间砍去。

    此时洪教主的对手已只剩下三人,但他左腿一跛一拐,身手已远不如先前灵活。

    洪教主叫道:“阿荃,你瞧我立刻就将这三个反贼料理了。那四个小贱人,你都快杀了吧。只留下那小贼不杀,让他带我们去取宝。”他口中叫嚷,出掌仍极雄浑有力。

    许雪亭、无根道人和瘦头陀难以近身。

    刚刚苏荃和韦小宝的事才被独孤无名给捅破,此时当然不会为难韦小宝的这些小情人了。

    突然间啪的一声响,许雪亭腰间中掌,他身子连晃,摔倒在地。

    洪教主哈哈大笑,飞足踢去。许雪亭跃起急扑,这一脚正中他胸口,喀喇声响,胸前肋骨登时断了数根,可是洪教主的右腿却已为他牢牢抱住。

    洪教主出力挣扎,竟摔他不脱。无根道人飞快抢上,挥刀砍落。

    洪教主侧头避过,反手出击,噗的一响,无根道人小腹中掌,但这一刀也已砍入洪教主右肩。无根道人口中鲜血狂喷,都淋在洪教主后颈,待要提刀再砍,雁翎刀已斩入了洪教主肩骨,手上无力,再也拔不出来。

    洪教主对苏荃叫道:“快……快来……拉开他。”

    此时瘦头陀抓准时机,就要上前砍杀洪教主。

    独孤无名看在韦小宝的份上,不愿建宁的父母就此死去,急忙跳将出来,一掌推开瘦头陀,对着洪教主连点数指,制住了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一教之主。

    说起来独孤无名还真是有点趁人之危啊。不过洪安通的武功其实和归辛树差不多,归辛树一家三口联手都奈何不了独孤无名,对洪安通,独孤无名也就没有什么见猎心喜的感觉了。

    “小贼,你又是谁?!”洪教主大声喝道。

    独孤无名没有答话,在他衣服上搜寻了一番,除了之前的空药瓶以外,并没有其余东西,那个百涎丸的药方也没有找到。

    “可惜,并没有百涎丸的配方……”独孤无名摇头道。

    不过他并没有提出帮忙解毒,凭他的医术,在百涎丸三年期限发作之前,应当有可能破解出配方,并配置出解药来。

    但因为得知韦小宝依然用了下三滥的手段,让他意兴阑珊,想早早离开这里,去别的世界闯荡去了。

    加上他本来就不是什么老好人,毛东珠、瘦头陀也不是善男信女,他们杀的人也不在少数,因此也没有必要一定要救治他们。

    独孤无名不提,谁知道他医术了得,即便知道,谁敢肯定他就一定能解开这毒。

    独孤无名不想再听洪安通的破口大骂,一掌拍向他的百会穴。万事皆休,神龙教就此覆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