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三十四回 通吃岛 上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危机解除,建宁公主终于可以撒泼了,独孤无名懒得看这样的场面,这也是韦小宝自作自受。

    在苏荃的央求下,韦小宝等人安葬了洪安通的尸体。

    瘦头陀和毛东珠只有三年的寿命了,知道女儿有韦小宝照顾,也放下心来,二人自己搭了一艘小船离开。

    独孤无名、韦小宝和他的五个女人则坐着大船前往通吃岛。

    期间建宁不断撒泼,想她一生养尊处优,颐指气使惯了,这时遇到了对韦小宝百依百顺的苏荃,只要她一撒泼,苏荃便出手揍她,抑或威胁将她一个人留在荒岛,此时也只好收拾起金枝玉叶的横蛮脾气,乖乖地不再做声。

    至于方怡和沐剑屏中的毒药,好在不是百涎丸,苏荃自有解药给她们解毒,自此众女便以姐妹相称。只建宁一人在那里闹别扭。

    好在船上有独孤无名在,不至于让韦小宝如原著那般,五个女人没有一个会赌钱的。两人只在船上扔骰子解闷。

    在船中过得一宵,次日午后到了通吃岛。只见当日清军扎营的遗迹犹在,当日权作中军帐的茅屋兀自无恙,但韦小宝大将军指挥若定的风光,自然荡然无存了。

    韦小宝也不在意下,牵着方怡的手笑道:“怡姊姊,那日就是在这里,你骗了我上船,险些儿将这条小命送在罗刹国。”

    方怡吃吃笑道:“我跟你赔过不是了,难道还要向你叩头赔罪不成?”

    韦小宝道:“那倒不用。不过好心有好报,我吃了千辛万苦,今日终究能真正陪着你了。”

    沐剑屏在后叫道:“你们两个在说些什么,给人家听听成不成?”

    方怡笑道:“他说要捉住你,在你脸上雕一只小乌龟呢。”

    苏荃道:“咱们别忙闹着玩,先办了正经事要紧。”

    当即吩咐船夫,将船里一应粮食用具,尽数搬上岛来,又吩咐将船上的帆篷、篙桨、绳索、船尾木舵都拆卸下来,搬到岛上,放入悬崖的一个山洞之中。

    韦小宝赞道:“荃姊姊真细心,咱们只须看住这些东西,这艘船便开不走,不用担心他们会逃走。”

    话犹未了,忽听得海上远处砰的一响,似是大炮之声,除了独孤无名,其余六人都吃了一惊,向大海望去。只见海面上白雾弥漫,雾中隐隐有两艘船驶来,跟着又是砰砰两响,果然是船上开炮。

    韦小宝叫道:“不好了!小皇帝派人来捉我了。”

    曾柔道:“咱们快上船逃吧。”

    苏荃道:“帆舵都在岸上,来不及装了,只好躲了起来,见机行事。”

    七人中除了公主,其余六人均多历艰险,倒也并不如何惊慌。

    苏荃又道:“不管躲得怎么隐秘,终究会给官兵搜出来。咱们躲到那边崖上的山洞里,官兵只能一个个上崖进攻,来一个杀一个,免得给他们一拥而上。”

    韦小宝道:“对,这叫做一夫当关,瓮中捉鳖。”

    苏荃微笑道:“对了!”

    公主却忍不住哈哈大笑。

    韦小宝瞪眼道:“有什么好笑?”

    公主抿嘴笑道:“没什么。你的成语用得真好,令人好生佩服。”

    韦小宝这三分自知之明倒也有的,料想必是自己成语用错了,向公主瞪了一眼,转头看着独孤无名。

    独孤无名翻了个白眼,道:“那叫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而且我们也不用躲藏,来人是你师父陈近南。”

    韦小宝大喜,叫道:“师父,师父!”

    陈近南一转身,见是韦小宝,惊喜交集,叫道:“小宝,怎么你在这里?”

    韦小宝飞步奔近,突然一呆,只见过来的十余人中一个姑娘明眸雪肤,竟是阿珂。

    他大叫一声:“阿珂!”抢上前去。却见她身后站着一人,赫然是郑克塽。

    既见阿珂,再见郑克塽,原属顺理成章,但韦小宝大喜若狂之下,再见到这讨厌家伙,登时一颗心沉了下来,呆呆站定。

    旁边一人叫道:“相公!”

    另一人叫道:“韦香主!”

    韦小宝顺口答应一声,眼角也不向二人斜上一斜,只是痴痴地望着阿珂。忽觉一双柔软的小手伸过来握住他左掌,韦小宝身子一颤,转头去看,只见一张秀丽的面庞上满是笑容,眼中却泪水不住流将下来,却是双儿。

    韦小宝大喜,一把将她抱住,叫道:“好双儿,这可想死我了。”一颗心欢喜得犹似要炸开来一般,刹时之间,连阿珂也忘在脑后了。

    独孤无名将这些都看在眼里,看来在韦小宝心中,双儿才是他的最爱。

    陈近南叫道:“冯大哥、风兄弟,咱们守住这里通道。”

    两人齐声答应,各挺兵刃,并肩守住通上悬崖的一条窄道,原来一个是冯锡范,一个是风际中。

    韦小宝突然遇到这许多熟人,只问:“你们怎么会到这里?”

    双儿道:“风大爷带着我到处找你,遇上了陈总舵主,打听到你们上了船出海,于是……于是……”说到这里,欢喜过度,喉头哽着说不下去了。

    独孤无名望向远处,追击陈近南等人的清兵也纷纷下船而来,共有七八十人,当先一人手执长刀,身形魁梧。只听那将军叫道:“放箭!”登时箭声嗖嗖不绝。悬崖甚高,自下而上地仰射,箭枝射到时劲力已衰。

    锡范和风际中一挺长剑,一持单刀,将迎面射来的箭格打开去。

    冯锡范叫道:“施琅,你这不要脸的汉奸,有胆子就上来,一对一跟老子决一死战。”

    韦小宝心道:“原来下面带兵的是施琅。行军打仗,这人倒是一把好手。”

    只听施琅叫道:“你有种就下来,单打独斗,老子也不怕你。”

    冯锡范道:“好!”

    正要下去,陈近南道:“冯大哥,别上他当。他们就只靠人多。”

    冯锡范只走出一步,便即驻足,叫道:“你说单打独斗,干吗又派五艘小艇……他妈的,是六艘,连我们的艇子也偷去了!你叫小艇去接人,还不是想倚多为胜吗?”

    施琅笑道:“陈军师、冯队长,你两位武功了得,施某向来佩服。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还是带了郑公子下来,一齐投降了吧。皇上一定封你二位做大大的官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