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三十六回 通吃岛 下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这一句话问出来,却大出陈近南意料之外。

    刹那之间,郑成功和施琅之间的恩怨纠葛,在陈近南脑海中一晃而过,他叹了口气,说道:“平心而论,国姓爷确有对你不住的地方。可是咱们受国姓爷的大恩,纵然受了冤屈,又有什么法子?”

    施琅道:“难到要我学岳飞含冤而死?”

    陈近南厉声道:“就算你不能做岳飞,可也不能做秦桧,你逃得性命,也就是了。男子汉大丈夫,岂能投降鞑子,去做猪狗不如的汉奸?”

    施琅道:“我父母兄弟、妻子儿女又犯了什么罪,为什么国姓爷将他们杀得一个不剩?他杀我全家,我便要杀他全家报仇!”

    陈近南道:“报仇事小,满汉之分事大。今日我杀了你,瞧你有没有面目见国姓爷去!”

    施琅脑袋一挺,大声道:“你杀我便了。只怕是国姓爷没脸见我,不是我没脸见他!”

    陈近南厉声道:“你到这当口,还振振有词。”

    欲待一剑刺入他咽喉,却不由得想到昔日战阵中同生共死之情。施琅在国姓爷部下浴血苦战,奋不顾身,功劳着实不小,若不是董夫人干预军务,侮慢大将,此人今日定是台湾的干城,虽然投敌叛国,绝无可恕,但他全家无辜被戮,实在也其情可悯,说道:“我给你一条生路。你若立誓归降,重归郑王爷麾下,今日就饶了你性命。今后你将功赎罪,尽力于恢复大业,仍不失为一条堂堂汉子。施兄弟,我良言相劝,盼你回头。”最后这句话说得极为恳切。

    施琅低下了头,脸有愧色,说道:“我若再归台湾,岂不成了反复无常的小人?”

    陈近南回剑入鞘,走近去握住他手,说道:“施兄弟,为人讲究的是大义大节,只要你今后赤心为国,过去的一时糊涂,又有谁敢来笑你?就算是关王爷,当年也降过曹操。”

    突然背后一人说道:“这恶贼说我爷爷杀了他全家,我台湾决计容他不得。你快快将他杀了。”

    独孤无名心中嗤笑不已,真是猪队友啊。

    陈近南回过头来,见说话的是郑克塽,便道:“二公子,施将军善于用兵,当年国姓爷军中无出其右。他投降过来,于我反清复明大业有极大好处。咱们当以国家为重,过去的私人恩怨,谁也不再放在心上吧。”

    郑克塽冷笑道:“哼,此人到得台湾,握了兵权,我郑家还有命么?”

    陈近南道:“只要施将军立下重誓,我以身家性命,担保他决无异心。”

    郑克塽冷笑道:“等到他杀了我全家性命,你的身家性命赔得起吗?台湾是我郑家的,可不是你陈军师陈家的。”

    陈近南只气得手足冰冷,强忍怒气,还待要说,施琅突然拔足飞奔,叫道:“军师,你待我义气深重,兄弟永远不忘。郑家的奴才,兄弟做不了……”

    陈近南叫道:“施兄弟,回来,有话……”突然背心上一痛,一柄利刃自背刺入,好在独孤无名出手及时,一脚踹开了偷袭者,否则长剑从穿胸而过,陈近南必死无疑了。

    这一剑却是郑克塽在他背后忽施暗算。凭着陈近南的武功,便十个郑克塽也杀他不得,只是他眼见施琅已有降意,却为郑克塽骂走,心知这人将才难得,只盼再图挽回,万万料不到站在背后的郑克塽竟会陡施毒手。

    然而等陈近南回头看清之后,郑克爽已经被独孤无名一脚踹向了胸口,此时郑克爽因肋骨断裂,插入心脏,明显已经是进气少,出气多,眼见已经没多久可活了。

    可见独孤无名心中对其有多么的鄙夷,凭他的力量,大可以一脚拽死郑克爽,然而他出脚之际,力量拿捏得刚刚好,既不即刻杀死他,又让他因心脏被刺破而饱受折磨而死。

    此时的郑克爽双眼充满不甘和忿恨,随即带着无尽的恐惧,渐渐的消逝。

    冯锡范脑子一个激灵,立时拔剑刺向独孤无名,可惜,两人的武功天差地远,独孤无名左手中指轻弹,荡开了剑尖,一个瞬步就闪现在冯锡范身前,陈近南还没来得及出言阻止,独孤无名随即一掌拍向他的心口,震碎了冯锡范的心脉。

    冯锡范最后的念头只有四个四“天下第一”,他哪里想得到,两人的差距居然会这么大。

    看着冯锡范飞向远方的尸身,以及倒在沙滩上,胸膛的起伏已经平复的郑克爽,陈近南顾不得背部插着的长剑,呆呆的站立在原地。

    说起来很长,然而这不过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待得众人发现情势突变的时候,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了。

    韦小宝先行反应过来,跑向陈近南身旁,扶着他师父,看了眼背上的长剑,问道:“师父!师父!你怎么了?你没事吧?!这个恶贼,居然敢偷袭师父!我要……”

    韦小宝仔细看了看郑克爽的尸体,顿时呕吐起来。众女也是纷纷惊叫不已,纷纷转过头去。

    “陈先生,大恩不言谢。”独孤无名淡然的看着陈近南,提醒道。

    “你……你杀了二公子……你……”陈近南也不知此时自己该是什么心情来面对独孤无名,是感谢他救了自己,还是怨恨他杀了自家的主子。

    “你说什么?我不明白,我杀了郑克爽吗?”独孤无名望着陈近南的双眼,重复了一边对方的话。

    “师父,大哥可没有杀这王八蛋,是他自己找死,他要害师父你啊!”韦小宝看出师父陈近南和大哥独孤无名之间似乎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急忙插嘴道。

    独孤无名是很看不惯陈近南这种愚忠思想的,如果陈近南敢再说一句是自己杀了郑克爽,数不得自己又要教训一下对方了。

    在独孤无名看来,自己是因为救对方才出手的,郑克爽的死是他自己作死,反正最后他也是投降满清的孬种,还不如死在这里呢。

    陈近南知道错不在独孤无名,只得哀叹不已,回头看那施琅,早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想到以后郑家只能依靠他自己一人了,深感责任重大,只得强打精神。

    简单的治疗以后,陈近南准备带着天地会一干人等前往台湾。然而因为韦小宝身边的女人,其中一个是满清的公主,只能暂时让韦小宝继续留在通吃岛。

    正当天地会的人要离开时,独孤无名对陈近南传音入密,道:“小心风际中,他是康熙的奸细。”

    至于对方信不信,这就不是独孤无名在意的事了。

    和原著不同,这里陈近南没死,天地会的人自然还是以他为尊,他说要去台湾,风际中等人自然不敢违抗,所以后者也就不会因为得意忘形而提早暴露身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