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一回 蝴蝶谷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咦,这个山谷风景不错啊,还有地气啊,天然的供暖系统啊,漫山遍野都是鲜花,还有这么多各式各样的蝴蝶,可惜啊,我不是那些深闺中的大小姐,不能来个扑蝶的游戏啊。

    倚天屠龙记里,这么多蝴蝶的,不会是直接来到蝴蝶谷了吧……跟着这些蝴蝶到处走走吧……”

    独孤无名跟着花丛中的各式蝴蝶,不断的深入山谷。行了一程,见蝴蝶越来越多,或花或白、或黑或紫,翩翩起舞。蝴蝶也不畏人,飞近时便在独孤无名头上、肩上、手上停留。

    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只见一条清溪旁结着七、八间茅屋,茅屋前后左右都是花圃,种满了诸般花草。

    “这些都是药草啊,莫不是蝶谷医仙‘见死不救’胡青牛的居所。”独孤无名心里想着,便上前去敲门。

    过了一会儿,屋中走出一名童儿,说道:“请问你找谁?”

    “请问这里是胡青牛医师的家吗?我想在左近盖间木屋,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所以特意过来打个招呼。”独孤无名心想,胡青牛的医术出神入化,自己向他学习学习也是好的,至于对方肯不肯教,那他有的是办法,因此决定落户蝴蝶谷。

    最终独孤无名并没有见到胡青牛,不过对方也没有阻止他落户到蝴蝶谷。或许他是想叫独孤无名离开的,但最终并没有开口。

    当然不是因为看到这个外来人短短一天,就在自家旁边建好了木屋,而是因为独孤无名徒手砍树锯木的手段非常了得。

    单单这手功夫也不算什么,但独孤无名来无影去无踪,犹如鬼魅一般的身法,才是胡青牛忌惮的地方。

    于是两家就这么相安无事了相处了一个多月。

    ※※※※※※※

    独孤无名熟读原著,知道这胡青牛脾气古怪,一般人想要求他办事,那是千难万难,即使你是明教中人,也不能胁迫他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但作为一个顶级的医师,胡青牛对于疑难杂症,就如酒徒见佳酿、老饕闻肉香一般,其渴求度,非一般人可以理解。

    因此独孤无名在一个多月里,仔细的将自己见过的各种疑难杂症,特别是现代社会见识到的症状,一一抄录下来,想以此和胡青牛交换彼此的医学知识。

    “独孤先生这本手册中的症状,真是匪夷所思……”胡青牛拿着独孤无名抄录的《疑难杂症录》,半信半疑道。

    至于称呼问题,胡青牛也是纠结了好久,因为独孤无名告诉他,自己的年纪和他相仿,叫少侠、公子什么的,让独孤无名感到很违和。

    就这样,两人互相研究病历,渐渐的熟络了起来。

    “那个气管炎,发病年龄多在40岁以上,以长期咳嗽、咳痰或伴有喘息为主要特征。本病早期症状较轻,多在冬季发作,春暖后缓解,且病程缓慢,故不为人们注意。晚期病变进展,并发阻塞性肺气肿时,肺功能遭受损害,影响健康及劳动力极大。”

    胡青牛念完后,继续道:“这个病症似乎以前有遇到过,当时就知道并非一般咳嗽多痰,只是病历太少,只开了一般的清热解毒,止咳化痰的药而已,现在想想,或许就是这气管炎了。”

    “其实胡先生自己也是气管炎,这个症状倒不难理解。”独孤无名这么说,因为想到了胡青牛的老婆,也是他的师妹——毒仙王难姑。

    这两人的爱情故事真是厉害,互相较劲不止,一个下毒,一个忍不住要去解毒,结果闹大了,搞分居,独孤无名在蝴蝶谷几个月了,就没见到过王难姑。

    胡青牛摸了摸自己的喉咙,疑惑道:“没有啊,最近身体康健,没有问题啊。”

    “啊,我们到我屋里看看吧,最近刚弄好了一套设备。”

    “哦?是否就是之前独孤先生提到的,中成药的制作设备。如此甚好,我们即刻去看看吧。”

    ※※※※※※※

    一天夜晚,估计是胡青牛夜里实在是太寂寞了,居然来找独孤无名喝酒解闷。两人进过这大半年的医学探讨,交情也算匪浅。

    旁人看来,胡青牛是个怪人,而更多的人看来,独孤无名也怪人中的怪人,比如他的发型,比如他说的话,比如他的待人接物,对待胡青牛的药童都很客气礼貌等等。

    因此两人会互相欣赏是很正常的,毕竟独孤无名对于有本事的人,是很尊重的,即便他脾气古怪一些也无所谓。

    听着胡青牛在那里喝得烂醉,不断吐露着自己的苦楚,独孤无名觉得挺搞笑的,这夫妻俩都不是省油的灯。

    不过如果王难姑可以早点回到这里就好了,自己也可以向她请教一些毒术上的问题,在物品栏里,还摆放着十几年前得到那个剧毒之物,到时候集合三人之力,看看能不能研制出种植的方法以及医治的方案。

    “我二人所学虽然不同,情感却好,师父给我二人做主,结成夫妇,后来渐渐在江湖上各自闯出了名头。有人叫我医仙,叫拙荆为毒仙。

    她使毒之术,神妙无方,不但举世无匹,且青出于蓝,已远胜于我师父,研毒下毒而称到一个‘仙’字,可见她本领之超凡绝俗。也是我做事太欠思量,有几次她向人下了慢性毒药,中毒的人向我求医,我糊里糊涂地便将他治好了。

    当时我还自鸣得意,却不知这种举动对我爱妻委实不忠不义,确然负心薄幸,就说是‘狼心狗肺’也不为过。其实‘狼心狗肺’,也还是有血有肉、有性有情的东西,我简直‘畜生不如’、‘禽兽不若’,对我爱妻以怨报德,恩将仇报,是天下坏人之最。

    毒仙手下所伤之人,医仙居然将他治好,不但有违我爱妻本意,而且岂不是自以为医仙强过毒仙么?最该死的是,我内心之中,确实自以为医仙强过毒仙!”胡青牛说着连声叹气,显得自悔无地。

    独孤无名知道他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也没有搭话,让他一次说个够。

    只听胡青牛又道:“她向来待我温柔和顺,情深义重,普天下女子之中,再也寻不出第二个来。可是我这等对不起爱妻的逞强好胜之举,却接二连三地做了出来。内人便是泥人,也该有点土性儿啊。最后我知道自己太过不对,便立下重誓,凡是由她下了毒之人,我决计不再逞技医治。日积月累,我那‘见死不救’的外号便传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