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三回 鲜于通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次日一早,胡青牛从酒醉中醒来,准备和往常一样,和独孤无名讨论医学,结果药童告诉他,独孤无名留言说外出一段时间,不久后即将回来。

    某个深夜,华山派,大殿,灯火通明。

    殿中央的正是独孤无名,华山派弟子都围在四周,掌门人鲜于通和门派长老在大殿主位站定,和独孤无名互相对峙。

    “敢问阁下尊姓大名,深夜到访,到底所为何事?”说话的正是华山派掌门鲜于通,是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文士,眉目清秀,俊雅潇洒,乍看之下,给人有一种好感,难怪能将胡氏兄妹,华山满门,以及武林中人骗得团团转。

    独孤无名笑了笑,道:“在下的姓名不提也罢,武林中人,讲究有恩报恩、有怨报怨。当年我和白远也算不打不相识,不想我从海外多年后归来,才知道他早已身死,说什么是中了金蚕蛊毒而死。据我所知,这个金蚕蛊毒在施毒的时候,必须近身才行,以他的武功,是什么人才能近身施毒呢?鲜于掌门,你不妨和我说说。”

    这白远是鲜于通的师兄,当年和鲜于通竞争华山派掌门之位,在场的华山门人,不少当年都是支持白远的,听到来人和白远有交情,不少人都稍微放下了戒心。

    但众人听到“金蚕蛊毒”四字,年轻的不知厉害,倒也罢了,华山派的耆宿却尽皆变色。

    原来这“金蚕蛊毒”乃天下毒物之最,无形无色,中毒者有如千万条蚕虫同时在周身咬啮,痛楚难当,无可形容。武林中人说及时无不切齿痛恨。

    鲜于通依然保持镇定,道:“众所周知,当年白师哥是被魔教妖人暗算害死的。”

    “这一招倒是不错,出了什么事,都往魔教那边一推,反正他们早就脏的不能再脏了。”独孤无名邪笑道:“但据我多番调查,这个金蚕蛊毒出于苗疆,明教中人并没有和苗疆有什么联系,也没有从那边得到过这金蚕蛊毒。反而是鲜于掌门,当年你是中过金蚕蛊毒的吧。”独孤无名当然是瞎扯了。

    鲜于通眼皮一跳,握紧手中的折扇,很快就调整回来,佯笑道:“阁下玩笑了,据说这金蚕蛊毒无药而医,如果我中过这个毒,又怎么到现在还安然无恙呢。”

    旁人也不相信独孤无名的话,本来稍微放下的戒心,又重新提了起来。

    “那还不简单,我问过蝶谷医仙胡青牛,他说当年是他治好你的金蚕蛊毒,还和你结义金兰,他妹妹胡青羊还怀有你的孩子,结果你背信弃义,始乱终弃,造成他妹妹一尸两命。”眼看华山派众人想大声喝止自己,独孤无名突然运起内劲,声调没变,但威力惊人,一字一句,都让华山派中人开不了口,只能勉力抵抗。

    只听独孤无名道:“当年你为了取信与胡青牛,还跟他说过,你之所以会中金蚕蛊毒,是因为你到苗疆盗取金蚕蛊毒所致。他还告诉我,当年你把这金蚕蛊毒装在一把折扇里,说起来,你手里正好有一把折扇,里面不会真的有金蚕蛊毒吧。想一想,白远兄是不是就是你害死的,然后嫁祸给明教?因为你想要争夺华山派掌门之位,所以对门人师兄杀人灭口,对怀有自己骨肉的女人始乱终弃!”

    这一番话,只说得鲜于通一头冷汗,但想要开口,委实艰难,独孤无名的内功之深,之精纯,运用法门之奥妙,简直已到了非人的地步。

    虽然他不会狮子吼,但借助声音的传播,类似于音波功一般,内力通过声音的传播,进入众人的耳膜,让他们的大脑产生眩晕感。

    比点穴这种单一的限制手段,在群体应对上完胜对方。别看现在伤害不及狮子吼,但只要加大内力的输出,其实和狮子吼不相伯仲。甚至以独孤无名此时的内力来说,可能比狮子吼还要厉害。

    旁人虽然还是不太相信,自家的掌门人是那种卑鄙小人,但对方说的也合情合理,并没有特别明显的漏洞可寻。

    只见独孤无名慢慢走近鲜于通,从他手中夺过那炳折扇,后退了几步,扇柄对准了鲜于通,似乎在寻找机括什么的。

    因为独孤无名并没有开口说话,原本因为大脑受到冲击,陷入眩晕的众人,内力比较高深的就渐渐缓过神来,其中以华山的两位长老为先。

    只听其中的高长老道:“阁下所言委实让人难以置信,但今日你如此辱我华山派……”

    “我如果真要辱没华山派,就不会选这么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了,何不如召开武林大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广而告之呢?”独孤无名多少还是顾念了当年令狐冲和风清扬的情分,并没有把华山派逼得太过。

    另一位矮长老沉吟之后,刚想开口,就见鲜于通一脸惊恐的喝道:“你!你不要拿那个东西对着我!”

    矮长老是两位长老里的师兄,性格比起有点神经质的师弟来得沉稳,一看鲜于通这个表情,这般惊恐,显然独孤无名说的是真的,折扇里确实有那所谓的金蚕蛊毒。

    “哦,找到机括了,两位赶紧离开鲜于通!”独孤无名出声示意道。

    高矮两位长老来不及多想,急忙勉力走开,根本来不及将掌门鲜于通一起拉开。

    只听“咔嚓”一声轻响,一股无色的气体飘向鲜于通,随即独孤无名关上机括,这股气体并没有完全发射出来。

    即便如此,等到鲜于通闻到一股甜香时,头脑立时昏晕,这一下当真吓得魂飞魄散,张口便即呼唤。

    只听得鲜于通伏在地下,犹如杀猪般地惨叫,声音凄厉,撼人心弦,“啊……啊……”的一声声长呼,犹如有人以利刃一刀刀刺到他身上。

    只听他呼叫几声,大声道:“快……快杀了我……快打死我吧……这……这是金蚕……金蚕蛊毒……快……快打死我……啊……啊……”

    这蛊毒无迹象可寻,凭你神功无敌,也能给一个不会半点武功的妇女儿童下了毒手,只是其物难得,各人均只听到过它的毒名,此刻才亲眼见到鲜于通身受其毒的惨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