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五回 张无忌来了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独孤先生带回的这个金蚕蛊毒虽然奇妙,但并不难培养,和一般的蛊毒相比,也就是金蚕难得而已,方法上并无太大区别。”王难姑或许真的被胡青牛夜晚的攻势给留住了,目前在蝴蝶谷已经住了几个月了。

    因此原来只有独孤无名和胡青牛两人的医学研讨会,现在又加多了以为王难姑,研究的课题,就多了一项毒术。

    “金蚕蛊毒确实不算多么高妙的手法,和胡夫人那千奇百怪的毒术相比,差得远了。”独孤无名笑道。

    “独孤先生就不要给我戴高帽了,想要我的《毒经》,仅仅凭借这些是不够的。”王难姑这几个月从独孤无名手中,获得了不少毒物,其中不乏一些很新奇的东西。

    其实就是独孤无名从生化危机世界里学到的知识,在武侠世界中的毒物里,加入了现代社会的生物基因手段,培植出了新的品种。

    好在独孤无名有所控制,拿出来的东西都不是那种大规模杀伤性的病毒,并不具有传染性,但无色无味是最基本的要求。

    武侠世界里,无色无味的毒物并不算多,只要一出现,基本算是那个世界最厉害的毒物之一了,独孤无名一下拿出近十种,确实让王难姑刮目相看。

    独孤无名微一沉吟,道:“其实我还有一种花,此物堪称天下第一奇毒,稍微闻一闻,任你武功高强,都要头昏目眩,只要碰到,那就无药可解。”

    “噢——?!”不止王难姑,连胡青牛都被勾起兴趣来了。

    不知独孤无名从哪里拿出一个檀木盒子,夫妻俩已经见怪不怪了,两人自然不知道这是独孤无名的物品栏储物系统,还以为他会那些江湖卖艺的把式呢。

    独孤无名小心翼翼的道:“这毒花是从天竺传来的,天竺人称其为‘恶魔花’,‘波旬’两字是梵语,即‘恶魔’的意思。此花颜色特别娇艳,且花的花瓣黄得象金子一样,闪闪发亮,故名金波旬花。更可怕的是,凑近去闻便能感到一种香气。只闻到花香,就能使人一阵晕眩。”

    王难姑接过檀木盒子,三人戴上胡青牛刚刚取出的,王难姑根据独孤无名讲述的特制口罩,里面加入了特制的解毒药剂,用来过滤空气,阻碍毒气的入侵。

    以防万一,三人同时闭气,王难姑打开盒子,只见一朵娇艳美丽的金色花朵映入眼帘,花朵的样子很像荷花,只是没有荷花那么大。王难姑双眼迷离,犹如见到昔日爱侣,情难自禁一般。

    三人还没来得及研究,就听到门外的童子“噗通”一声倒地,王难姑急忙合上盒子,三人都忘记了嘱咐药童远离药房了。

    王难姑、胡青牛和独孤无名三人合力,将昏迷的药童一番查验,最后独孤无名运功将药童的毒性逼出。

    “只是闻到,就已经如此了,如果碰到的话……”王难姑已经彻底被金波旬花勾起了兴趣,数十年来,还从未见过毒性如此猛烈的毒物。

    “如果碰到的话,刹时间就会消功蚀骨……”胡青牛沉吟着,推测道:“我们武林中人,中了毒以后,还能运功逼毒,但这金波旬花,能够瞬间消功蚀骨,任你内功再高,也用不出来……”

    胡青牛不亏为医仙之名,只是经过短暂的接触,从中毒的童子身上,就能够推测得一清二楚。

    《连城诀》中,丁典身具神照功,结果只是闻到花香,就昏迷了过去。之后神照功大成,碰到涂了金波旬花的棺材,当即不能运功疗毒,最终无药可治而亡。

    此时独孤无名的内功虽然远胜丁典,而且身体异于常人,但还是不敢贸然以身试毒,因为金波旬花只是他的收集癖发作,才拿到手里的,并非什么必须要解开的谜题。

    其后数月,三人都沉浸在金波旬花的制毒和解毒的过程中,虽然进展缓慢,但好歹这三位是当今世界医术、毒术最高的三人,多少还是有些成就的,目前金波旬花的解药虽然没有研制出来,但培植方法以及相应的毒物粉末已经被完全破解和研制出来了。

    ※※※※※※※

    春暖花开,独孤无名在蝴蝶谷已经一年有余了。

    独孤无名不仅从胡青牛那里,学得了更多的医学知识,也从王难姑那里,学到了许多的毒术知识。

    两人所著的《带脉论》、《子午针灸经》、《无名医书》、《胡青牛医经》、《王难姑毒经》等著作,独孤无名都一一拜读了。

    这天中午,三人没有和往常一般,开研讨会,而是说起了明教在江西的农民起义首领周子旺,被元军所镇压,周子旺兵败身死的事情。

    事情刚刚说完,独孤无名就说:“今天有访客啊。”

    胡青牛和王难姑回头望去,然而并没有人,两人狐疑的看了独孤无名一眼。

    过了好一会的功夫,才见到有两个人姗姗来迟,原来独孤无名内力深厚,来人隔了老远,他就感应到了。

    两位来人,一个是虬髯大汉,一个是瘦弱的少年。

    独孤无名内心一想,就猜到两人的身份了,本来还想准备外出去碰碰运气,结果自动送上门来了。

    虬髯大汉看到胡青牛,立即恭恭敬敬的跪下磕头,道:“弟子常遇春叩见胡师伯、师伯母”

    瘦弱少年心想,这人定是“蝶谷医仙”胡青牛了,便跟着行礼,叫了声:“胡先生、胡夫人。”望着独孤无名,不知如何称呼,独孤无名对着他笑了笑。

    胡青牛向常遇春点了点头,道:“周子旺的事,我都知道了。那也是命数使然,想是鞑子气运未尽,本教未至光大之期。”

    他伸手在常遇春腕脉上一搭,解开他胸口衣衫瞧了瞧,说道:“你是中了番僧的‘截心掌’,本来算不了什么,只是你中掌后使力太多,寒毒攻心,治起来多花些功夫。”

    胡青牛指着另一位瘦弱少年问道:“这孩子是谁?”

    常遇春道:“师伯,他叫张无忌,是武当派张五侠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