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七回 有法可医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常遇春本来还很诧异,怎么会有人和胡师伯、师伯母这两位高人并排而坐,且有坐而论道之势。

    而且他根本看不出对方有武功在身,现在听师伯母的话,显然他的武功高深莫测,自己居然一点感应都没有,可见何其恐怖,只是心想,我明教什么时候有这样的高人了?

    他哪里想得到,独孤无名根本不是明教中人,只是因为医术和毒术独具一格,获得了胡青牛和王难姑的赏识和钦佩。

    胡青牛毕生潜心医术,任何疑难绝症,都是手到病除,这才得了“医仙”两字的外号,“医”而称到“仙”,可见其神乎其技。

    但“玄冥神掌”所发寒毒,他一生之中从未遇到过,而中此剧毒后居然数年不死而缠入五脏六腑,更属匪夷所思。

    他本已决心不给张无忌治伤,然而碰上了这等毕生难逢的怪症,有如酒徒见佳酿、老饕闻肉香,怎肯舍却?寻思半天,终于想出了一个妙法:“我先将他治好,然后将他弄死。”

    此时独孤无名说道:“目下这少年的寒毒已经深入五脏六腑,想要一一驱散,谈何容易,若是单一的驱逐某处的寒毒,恐怕会引起其他脏腑的寒毒发作,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到时候就更加危险了,稍微控制不好,便即寒毒发作而死。”

    独孤无名没说一句,王难姑和胡青牛便点一下头,待他说完,王难姑道:“除非能将各处的寒毒一一隔绝开来。”

    胡青牛一拍大腿,道:“我们可以用十二片细小铜片,运内力在他的丹田下中极穴、颈下天突穴、肩头肩井穴等十二处穴道上插下。如此一来,他身上十二经常脉和奇经八脉便即隔断。”

    人身心、肝、脾、肺、肾,是谓五脏,再加心包,此六者属阴;胃、大肠、小肠、胆、膀胱、三焦,是谓六腑,六者属阳。

    五脏六腑加心包,是为十二经常脉。

    任、督、冲、带、阴维、阳维、阴跷、阳跷,这八脉不属正经阴阳、无表里配合,别道奇行,是为奇经八脉。

    胡青牛此法,就是要将张无忌身上的常脉和奇经隔绝开来,五脏六腑中所中的阴毒就相互不能为用。需要拔除某处的寒毒,则又相应的施用对应的手法。

    比如以陈艾灸张无忌的肩头云门、中府两穴,跟着灸他自手臂至大拇指的天府、侠白、尺泽、孔最、列缺、经渠、大渊、鱼际、少商各穴,这十一处穴道,属于手太阴肺经,就可稍减张无忌肺中深藏的阴毒。

    “胡老哥你们可以试试这些手法,看看能不能治好吧,我个人倒是不太抱有期望,不过减轻他的寒毒,已经减少发作的次数,延缓毒发的时间还是可以的。”说完独孤无名笑着走到常遇春身边,道:“至于这位,既然说要以一换一,那就交给我医治吧。”

    胡青牛当然不信邪,也不可能因为独孤无名说一句无药可医,就放弃这么一个医治疑难杂症的好机会。

    独孤无名不顾常遇春的反对,拉着他的手回到了自己的木屋。

    常遇春这个时候,才真正相信,这位被师伯称为“独孤老弟”的年轻先生,确实内功精深,自己被他手拉着,居然怎么也挣脱不开。

    “躺下吧,放心,这截心掌也算不得什么难治的。”

    常遇春心想,这人想来不仅内功高强,医术必定也有一番造诣,否则师伯不会让他在旁边建木屋做邻居,也不会一声不吭,就这么让自己被他带走的。

    想通之后,常遇春随即解开衣物,坦然的面对独孤无名的施针。

    “你的体魄倒是精壮,看来活个八十岁是没有问题的了。好了,起来吧,药方拿好,让你师伯的药童给你抓药,先喝上两天,到时候再按第二张药方,喝上三天,之后自然药到病除。”

    常遇春不曾想这人在认穴、识穴、针穴等方面如此精深,施针时运用内力医治,效果显著,似乎比起师伯来,单针灸运力方面,要稍胜一筹。

    药方他是不识的了,不过抓药的认识就好了,当下拜谢道:“多谢独孤先生救命之恩,常遇春感激不尽,来日……”

    独孤无名摆手道:“我从别处听闻,你是个能带兵打仗的能人,期望你将来能好好领兵,恢复汉人河山。”

    “此正是我辈中人应该做的!”常遇春摆着胸脯道。

    独孤无名略一沉吟,道:“我观那少年非同一般,必不是短命之人,但玄冥神掌非药石可以医治,除非……”

    “除非什么?”

    “玄冥神掌属寒系武功,阴毒无比,非阳系武功所不能敌也,而且必须是至刚至阳的武学。当今世上,唯有九阳真经可以对抗,可惜,九阳真经已经失传近百年了。据我所知,少林、武当、峨眉各有一部分九阳真经的经文……”

    “只要凑齐三派的经文,就可以医治无忌兄弟了吗?哎……”常遇春叹了口气,想到在汉水遇到张三丰带着张无忌,以张三丰的年纪,常年在武当山闭关,几十年都不曾下山的习性,想必就是想到这一点,才带着张无忌下山寻求少林、峨眉的帮助,显然愿望失落了。

    “少林、峨眉肯定不肯交出经文,毕竟门户之见,处处可见啊。只要寻到这九阳真经,就可以治好那小孩了。”独孤无名瘪了瘪嘴道。

    两人来到胡青牛的药房,胡青牛和王难姑也刚刚为张无忌施了第一次的拔毒手术,张无忌倒是硬气,即便疼痛难忍,依然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常遇春将药方递给药童,将此前两人说的话复述了一遍给三人知道。

    “哼!我偏不信无药可救!”胡青牛哪里肯服输,虽然独孤无名说出了解救张无忌的方法,但他偏不信邪,不信自己医不好他。

    王难姑也在一旁说道:“我这里还有不少以毒攻毒的法子没试呢,并非只有独孤老弟这一种方法。况且,指望一部失传了近百年的武功秘籍,无异于天方夜谭。”

    三人虽然交情不错,但说到医术毒术的高低,自然是谁也不服谁,即便心服,但口头上却一点也不肯吃亏的,斗嘴那是常有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