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八回 救命啊,小姐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昆仑山,某个山径里,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书生在死命奔逃,身后百米处有三个手持钢刀的亡命之徒紧追不舍。

    书生经过一堆乱石,忽然听到西北方传来一阵杂乱的犬吠声,听声音竟有十余头之多。犬吠声越来越近,似是在追逐什么野兽。

    一只雉鸡从矮树丛中蹿出,又蹿入了另一边的矮树丛中,最终消失不见。

    紧随其后,十余头身高齿利的猎犬,伴随着汪汪犬吠,却没有继续追击雉鸡,而是围住了那名书生。

    那书生见这些恶犬露出白森森的长牙,口水不断从它们的嘴中流出,神态极其凶狠,心中害怕之极,不禁死死的抱紧怀中的包袱。

    此前追击书生的三个蒙面歹徒也随即出现在他身后,持刀在外围伺机而动。

    “大哥,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猎犬?”其中一个小弟问到。

    “大哥,莫不是那朱武连环庄的吧?”另一个小弟也有疑惑。

    “放心,我们速战速决,宰了这些恶犬,再料理了这个穷书生,把那个东西拿到手,神不知鬼不觉。嘿嘿!”那个大哥冷笑道。

    随着大哥一声令下,三人持刀砍向了那些猎犬。三人看似粗俗,但手上的功夫着实不弱,即使这些猎犬训练有素,但还是在短短的时间内,被三人砍死了数头。

    书生万万没想到,此前一直追杀自己的恶徒,现在居然成了自己的救命恩人,只是他也知道,等他们清理了恶犬之后,就轮到自己了。

    所以书生在伺机寻找空隙,能够逃出这个拼杀的圈子。只可惜,天不遂人愿,三人中的大哥似乎一直都有留意书生的动向,让书生无法逃离出去。

    “表哥,快点,前将军它们似乎找到猎物了!”一个清脆娇嫩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话音刚落,只见三人骑着马匹赶了过来,领头一人是位容颜娇媚,又白又腻的少女,穿著一件红色貂裘,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

    身后半个马位,左边也是一位少女,穿著一件黑色貂裘,身形苗条,神态楚楚动人。

    二女年龄相若,人均美貌,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右边是一位少年,相貌英俊潇洒,眉宇间颇为英气,应该就是此前某个少女说的表哥了。

    此时书生以为来了救兵,呼喊道:“救命啊!小姐!少爷!”

    三人神气倨傲,并不理睬。

    只见那黑色貂裘的少女指着一地的猎犬尸体,笑道:“真姊,出门的时候,你还说什么你的将军们如何如何威武了得,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

    那红色貂裘少女则一脸怒气,显然愤恨不已,怒道:“这几个狗才,居然敢杀我的将军!”突然神色一变,变得柔弱无比,嗲声道:“表哥~你就看着表妹我被人欺负吗~”

    那少年神色一震,突然变得斗气昂扬,先是温言安慰红衣少女,接着厉声对三个歹徒道:“那里来的狗才,居然敢在我朱武连环庄为非作歹!”

    那三个歹徒聚在一处,两位小弟低声在大哥耳旁嘀咕着什么,众人一概听不到。

    之后那大哥拱手道:“既然是朱武连环庄的众位少爷小姐到此,小的们不敢叨扰,只是麻烦少爷小姐们行个方便,将那书生交给我们,来日必有重谢!”

    那红衣少女本就气急,一下子死了这么多的猎犬,这书生的死活关她什么事,正要说话的时候,那书生则不断呼喊救命,手中死死的抱住了那个包袱。

    三人中,还是那少年比较年长,看出了那三个大汉眼神不断的瞄向那书生的包袱,料定其中必有什么要紧的物事,沉吟片刻后,厉声道:“我朱武连环庄一向以侠义为怀,三位如此行径,实为人所不齿,这书生你们不能带走,杀了我真妹的将军,如何还能让你就这么走了!”

    原来这三人正是朱武连环庄之人,那个红衣少女就是朱家小姐,名叫朱九真,黑衣少女是武家小姐,名叫武青婴,少年则是她的师哥卫壁、

    少年人卫壁到底年轻识浅,傲气十足,完全看不出这三人的刀法精深,远胜于己方三人。

    果然话音刚落,三人中其中一个小弟就忍不住了,喝声道:“好一个侠义为怀的朱武连环庄!如果不是看在你家长辈的份上,就凭你小子,也想留下大爷!”

    卫壁听到这个,顿时气炸了,这十几年来,有谁这么嚣张的和他说过这样的话,这么的无视自己。就要发怒的时候,对面的大哥喊道:“不要废话了,先把东西抢到手!”

    卫壁到底年幼,学武资质也颇为一般,或者说他师父本身很一般,武功底子虽然不错,但哪里是这三个江湖老手的对手。勉力支撑了几招,就已经显露出了败像。

    朱九真和武青婴急忙上前支援,总算因为他们所用的武功都是江湖中的一流武学,比如朱九真的一阳指,武青婴的兰花拂穴手,以及卫壁的劈空掌。

    这都是当年南帝和东邪的拿手绝活,比之三个歹徒的普通刀法,可是优越太多了。只是三人毕竟年幼,临敌经验匮乏,数十招后,局势以及被三个歹徒所掌控了。

    那年轻书生本想助三人一臂之力,然而此时还剩一条猎犬,依然对他虎视眈眈,或者说对他的包袱虎视眈眈。

    书生想了一下,急忙把包袱里的肉包子取出,远远的扔了出去,那猎犬果然追着肉包子去了。

    书生一得脱困,急忙从地上拾起一个拳头大的石头,伺机向三个歹徒投掷过去。原本危机的形势,又一次变得焦灼起来。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马蹄之声,三个歹徒临机决断,急忙跃出战斗圈子,那个大哥说道:“哼!今日领教了朱武连环庄的手段,让我们好生佩服,那东西既然被你们得了去,我等自然不敢再起觊觎之心,只是江湖中其他人要来抢夺,却不管我们兄弟三人的事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就此告辞!”

    卫壁三人来不及追赶,三个歹徒已经急速跑开了,等到骑马之人来到此处,那书生才知道,来人是卫壁的师父,武青婴的父亲——武烈。此人是武三通的儿子,武修文的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