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九回 剑谱、宝藏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卫壁向师父武烈说明了事情的缘由,武烈赞赏了一番。

    各自简单的介绍之后,这才知道,原来这书生名叫斐恪楠,只因外出游历,路上遇到三个强盗,慌不择路,逃到此处。

    武烈对此深表同情,也看出对方虽然身长八尺有余,但体型略显瘦弱,且并无任何武功,实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穷书生而已,因此便向那书生发出了诚意邀请。

    斐恪楠感念他们的救命之恩,而且此时自己蓬头垢面,污秽不堪,也需要好好清理一番。加之那三个歹徒或许并未走远,因此便答应跟随众人,来到了朱武连环庄。

    当晚在朱武连环庄内,主家朱长龄、武烈,以及朱长龄的结拜兄弟姚清泉,俱都诚意款待斐恪楠,席间四人杯盏交错,相谈甚欢。

    斐恪楠经过一番梳洗之后,剑眉朗目,唇红齿白,实是个难得的美男子。而且他出口成章,显然是个饱读诗书的书生文士,更显难得。

    让朱九真和武青婴这对“雪岭双姝”也不禁频频侧目,让见惯了卫壁这类英武男子的两女,偶然间遇到这样一位口吐莲花的文弱书生,难免更显新奇有趣。

    斐恪楠不胜酒力,此时已喝得醉醺醺,遂被侍女扶回客房。

    书房内,朱长龄问道:“如何了?”

    此时卫壁拿着包袱,叫了声“舅舅”,随即将包袱放在书桌上打了开来。

    见舅舅朱长龄和师父武烈走上前来,卫壁急忙退到一边。

    朱长龄翻了几下,除了些衣物和书籍外,并无他物。衣物之中也没有什么暗袋,书籍中一时间也察觉不出什么出奇的地方。

    “你们都没听错吧?”朱长龄再一次问道。

    “舅舅,此事千真万确,那三个歹徒不止一次提起,说那书生手里有什么宝贝。表妹和师妹也有听到的。”卫壁斩钉截铁道。

    “爹爹,他们是这么说过,不过依我看,那书生是个穷酸,哪里又有什么宝贝了,我看我们还是算了吧。”朱九真发嗲道。

    “哟,真姊,这么快就护着那书生了,师哥会伤心的。”武青婴见朱九真言语中有维护斐恪楠的意思,揶揄道。两人争夺卫壁,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你!”朱九真猛然清醒过来,自己竟然一时间被那书生的美色所迷,正要剖白一番,就被叔父武烈抢过了话头。

    只听武烈道:“既然你们都如此说,此事肯定非同一般,我看那斐恪楠席间确有隐瞒之处,每次说到为何被那三人围抢之时,眼神总是有些躲闪,神色并不自然。初时我还以为是他惊魂未定,现在想来,应该是有所隐瞒,只是碍于不善谎言,才有此神色。”

    “那这东西到底会在哪里呢?”朱长龄微一沉吟,随即双眼微瞪,对卫壁道:“壁儿,你有没有搜他的身?”

    “是了,东西还在他身上!”武烈也随即醒悟过来,当即吩咐卫壁再一次去斐恪楠房间内查寻。

    过不多时,卫壁去而复返,手中拿着一本册子,神情激动不已,不禁大声喊道:“师父,舅舅!”

    “禁声!”朱长龄、武烈急忙制止这小年轻,这么不经事。

    卫壁赶紧小声道:“这东西果然在那书生的怀中。”

    朱长龄抢过书册,只见当头四个大字《唐诗剑法》,随即翻开查阅,只见里面记录的剑招神妙无比,当世绝伦。

    那武烈也凑近一起观看,两人的神情显得激动不已。

    “兄长,这真是当世难得一见的神妙剑法!”武烈道。

    两人粗略翻阅了一遍,朱长龄沉吟片刻,道:“贤弟你再仔细看,看这些小字。”

    “这些小字有涂改的地方。”

    “正是,我想这剑谱并非那么简单,可能另有机密隐藏其中。可能是那书生怕剑谱被人夺去之后,其中机密也会随即泄露。”说着朱长龄在涂改处用手指轻轻摩擦,道:“这墨迹显然是新的,想是那书生还来不及涂改,就被那三人给追上了。”

    “另有机密?是什么机密?”

    两人细细查看,只看到几个关键字,如什么“萧绎”、“民脂民膏”、“金银珠宝”……

    “萧绎?金银珠宝?”朱长龄猛然站了起来,拍了下书桌,道:“萧绎正是南北朝时期梁代的其中一位皇帝,传闻这梁元帝懦弱无能,性喜积聚财宝,在江陵做了三年皇帝,搜刮的金珠珍宝,不计其数。承圣三年,魏兵攻破江陵,杀了元帝。但他聚敛的财宝藏在何处,却无人得知。”

    武烈接着道:“莫不是这剑谱中藏有宝藏的所在地?!”

    两人相互对视,眼中的激动之情、贪婪之色,溢于言表。

    “这秘密终究还是着落在那斐恪楠口中。”朱长龄和武烈翻阅了那《唐诗剑法》十多遍,依然一无所获,只得颓然道。

    不过想到斐恪楠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当下双眼一眯,计上心来。吩咐三个少男少女如何如何,务必要取得斐恪楠的信任和亲近,必要之时,牺牲朱九真和武青婴的美色也在所不惜。

    两女初始不愿,但耐不住父亲长辈的命令,又想到那斐恪楠容貌俊雅,不禁心中又有些雀跃。

    朱长龄和武烈不想打草惊蛇,只得让卫壁把《唐诗剑法》的剑谱放回原处。

    接下来的日子,斐恪楠被朱九真和武青婴这两位美少女所围绕着,但他一直秉承君子之礼,犹如柳下惠一般,谨守礼节。

    两女由初时的抗拒,反而渐渐被斐恪楠的文采美貌所吸引,想着即便有一夕**也未尝不可。

    但两女到底是狠辣无情之人,且每每在悬崖之处,卫壁就会及时出现,总能让二人不致掉落到斐恪楠的男色陷阱之中。

    数十天之后,两女依然一筹莫展,好话说了几箩筐,虽然对方有礼有节,但还是觉得自己被斐恪楠占了便宜,不禁羞恼不已。渐渐的也不再觉得这书生新奇有趣了,只觉得此人迂腐不堪,空有一副俊雅的皮囊,实在是个银样镴枪头,令人生厌。

    这天夜里,斐恪楠在睡梦之后被人惊醒,原来朱长龄和武烈也不堪忍受,决定绑了对方,好好严刑拷打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