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十回 演技比拼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原著之中,朱长龄和武烈还能巧设妙计,骗取张无忌的信任,获取谢逊的下落。

    那是因为张无忌为人老实,又年轻识浅,倾倒于朱九真的美色,言语中破绽百出。

    而斐恪楠则恰恰相反,即便美色当前,也依旧佁然不动,口才非常了得,三两下就能把话语引到别处。

    加上张无忌并没有见过武烈的样子,因此才能让武烈假扮谢逊,骗取他的信任。

    然而当此之时,朱武连环庄的主要人物,斐恪楠都一一见过了,此事又事关机密,当然不可能请外援,所谓多只香炉多只鬼。那么假装落难,患难见真情的戏码自然是不可能上演了。

    看到自己被麻绳捆绑在椅子上,斐恪楠惊恐万分,道:“朱庄主、武庄主,为何绑住小生?”

    “小贼,本小姐忍你很久了,你到底说不说!?”朱九真手持皮鞭,举手就要鞭打在斐恪楠身上。

    朱长龄按住女儿高举的右手,假仁假义道:“斐公子,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看,你还是赶紧说出来吧,免得遭受皮肉之苦。”

    “说……说什么啊?小生……小生委实不知。”斐恪楠强作镇定道。

    “哼!爹爹,你看这小贼,到现在还嘴硬!还是让我抽他几鞭,看他还老实不老实!”朱九真对于过去十几天,斐恪楠居然不为她美色所迷之事,依然耿耿于怀,心中气愤之极。

    众人或许心中也是这么想的,正等朱九真鞭打斐恪楠一番,再行逼问,却不想朱九真只是高举皮鞭,却久久没有鞭打下去。

    武青婴撇嘴讥讽道:“真姊,莫不是你舍不得打这俊俏小郎君吗,要不还是我来。”

    说完拿眼瞄了师哥卫壁一下,果然见那卫壁双眼冒出火来,显然是恼怒表妹居然真的不舍得打这穷酸书生。

    其实朱九真哪里是不舍得打,此时她真是有苦口难开,只觉天旋地转,脑袋要炸裂一般。身子难以动弹,口又不能言,但她站在最靠前的地方,身后的人就一无所觉了。

    只见武青婴手持马鞭,一步一步朝着斐恪楠走来。只不过走到近处时,边站立不动了。

    此时朱长龄才发觉事出有异,走近女儿身旁,看到女儿一脸难受的表情,当即将女儿和侄女拉到后方,一脸戒备的四周观望着,朗声道:“不知哪位前辈高人,如此戏耍在下。”

    武烈、姚清泉也立即警惕起来,卫壁则护着朱九真和武青婴,过不多时,两女缓缓醒转过来,晃了晃依然略微眩晕的头颅,三人也各自警觉。

    看着原本囚禁自己的六人,斐恪楠懵懂道:“诸位何故如此,这里除了我们七人,难道还有其他人吗?”

    朱长龄看着斐恪楠,不知作何想法,不过看他眼神突然变得狠辣,手持判官笔抵住斐恪楠的咽喉,厉声道:“还请高人现身,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取了这书生的性命,到时候一拍两散,大家什么都得不到。”

    原来朱长龄料想刚才暗中出手之人,也是为了梁元帝宝藏而来,看来这个秘密只有斐恪楠这个书生知道,因此他当即裹挟住斐恪楠,让来人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

    武烈和姚清泉心有所感,随即护卫在朱长龄左右两侧,以防来人出手。

    “朱庄主,小生想想,最近实在是叨扰了,庄主盛情款待,小生受之有愧,小生这就告辞了吧。”斐恪楠此时哪里还有什么惊恐之色,插科打诨道。

    朱长龄慈笑道:“斐公子此时此刻,何必还要如此作态,还是想想,来人是不是会放过你吧,如若你将秘密告知于我,我等还能保住你的性命。”

    斐恪楠一脸懵逼,看着这位笑容慈祥,但挟持着自己的奸诈小人,道:“朱庄主的演技真是厉害,都快要赶上我了。哎呀呀,可惜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这里没有奥斯卡,不然你一定是第一位首获奥斯卡金像奖影帝头衔的华人影帝,到时候国内肯定把你吹上天了。厉害厉害!”此时的斐恪楠已经是一副恭维的夸张表情了。

    虽然不知道斐恪楠说的是什么,但从他的表情,朱长龄也猜到对方是戏耍自己了。

    但朱长龄脸皮何等之厚,依然笑容可亲,道:“斐公子,多说无益,为了你自己着想,还是将秘密说出来吧。待我们得了宝藏之后,说不得还会分一些给你。否则,凭你这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如何能保得住这么大的财宝。”

    原来朱长龄这十几天查阅书籍,越来越肯定这梁元帝宝藏是真的,而且数目不菲,因而如此急切,不惜分一份出来给斐恪楠。

    不过武烈和姚清泉当然清楚,这不过是又一个谎言而已。

    斐恪楠眉头轻轻一挑,轻笑道:“谁说我手无缚鸡之力?”

    “什么?!”

    朱长龄、武烈和姚清泉都来不及反应,便被斐恪楠点住了穴道,朱九真、武青婴和卫壁更无力施展,眼看着三位长辈被点住,自己都还没想通是怎么回事,就被斐恪楠点住了。

    六人惊恐万分,在他们眼中,毫无武功的书生,居然身怀如此高深的武功,对方显然内力深厚到他们都察觉不到的地步了,再加上犹如鬼魅一般的轻功,更是匪夷所思。

    只见那书生斐恪楠从怀中取出一个药瓶,将药擦拭在自己头发的边缘,之后双手不断扯着自己的头发,呲的一声,将整个头发扯了下来。

    “嘶~这胶水真的好粘啊……差点把我的头皮都扯下来了。”斐恪楠将假发仍在地上,不断摩挲着自己的头皮,道:“十几天的功夫,我还以为你们会有什么手段呢,没想到,也不过如此嘛。”

    “阁下到底意欲如何?!”朱长龄厉声道。

    “我在江湖中早闻朱武连环庄如何如何侠义,但在乡间又闻朱九真爱养恶犬,纵犬伤人,方圆数百里地之内,人人皆知,不堪其苦。

    如若两位庄主真是侠义辈人士,必然不会让这种恶事发生,但我打听到,此事已经持续数年了,看来所谓侠义,不过是江湖人士互相吹捧的假象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