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十一回 收获颇丰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我朱家世代相传,以侠义自命,我曾祖子柳公辅佐宣宗皇帝,在大理国官居宰相,后来助守襄阳,名扬天下,那是何等的英雄?

    哪知子孙不肖,到了我朱长龄手里,竟会有这样的女儿,在下教女无方,愧对列祖列宗,请阁下解开我等的穴道,往后我必定严加管教!”朱长龄一脸愧疚道,朱九真也是一副受教的表情。

    “如果只是这样,我还不至于要把你们如何。因此为了试探你们,我特意雇了三位流浪刀客,佯做因为我身怀巨宝而追杀我,如果你们能够见义勇为,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那还有得挽回。”

    说着斐恪楠摇了摇头,叹道:“可惜,你们还是见财起意了。如果只是单单的使美人计,我还可以不杀你们,只是略施惩戒,也就是了。不过你们居然想杀我,那就另当别论了。你不提你家先祖,我还没那么气,现在嘛……”

    “阁下到底是谁,为何如此处心积虑和我朱武两家为难?”武烈厉声道。

    “哦,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了,在下独孤无名,因有要事来昆仑山,到了左近,听闻你们的恶事,因此决定替天行道,哈哈哈哈——!嗯,感觉还是不适合我,不像我的台词啊。”

    原来这所谓的斐恪楠,就是独孤无名假扮的,为此他还把留了数年的小络腮胡子给刮干净了,至于假发,则是找了个为富不仁的土财主,剃光了他的头发,做成了假发,特制了一种胶水和溶解的药水。

    仔细一想,斐恪楠,,假名字。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多学一门外语是多么重要啊,哎……”独孤无名自我伤感道。

    不想在他们身上多费唇舌,独孤无名依次点了六人的死穴。可惜六人怀中只有一些散碎银子,放到物品栏内,离开了地牢。

    通过透视眼的能力,独孤无名很快就找到了朱武两家的暗房,里面不仅有两家的财物,还有祖上留下来的武功秘笈。

    其中有朱家传自段家的《一阳指》、朱子柳的《云南哀牢山三十六剑》和《一阳书指》;还有武家自桃花岛传下的《碧波掌法》、《劈空掌》和《兰花拂穴手》。

    看着手中这六本秘笈,独孤无名觉得自己做了这么多,收获真是太丰富了,特别是一阳指和兰花拂穴手。

    前者是大理段氏家族的传世绝学,并以此而驰名天下,其中以“南帝”一灯大师段智兴在一阳指上的造诣最高。一阳指总共分九品,最高乃一品境界。

    这一阳指运功后以右手食指点穴,出指可缓可快,缓时潇洒飘逸,快则疾如闪电,但着指之处,分毫不差。当与敌挣搏凶险之际,用此指法既可贴近径点敌人穴道,也可从远处欺近身去,一中即离,一攻而退,实为克敌保身的无上妙术。

    除此之外,练到高深处,还能凭此功疗伤,对于身受重伤之人,几乎有起死回生之效。譬如射雕英雄传中的黄蓉,被“铁掌水上飘”裘千仞打伤之后,幸得被一灯大师救治回来。

    对于身具神照功的独孤无名来说,让他起死回生的本领更上一层楼了。

    后者是桃花岛的独门武功,拇指与食指扣起,余下三指略张,手指如一枝兰花般伸出,姿势美妙已极。讲究“快、准、奇、清”。尤以”清”字诀最难,需出手优雅,气度闲逸,轻描淡写,行若无事。

    桃花岛岛主,“东邪”黄药师以此来对敌,他的女儿黄蓉学以致用,却以此来做菜,做菜给洪七公吃,好让他教武功给自己的情郎郭靖。

    可惜这朱武连环庄的后人无能,身怀如此神功,却不能以此行侠仗义,甚至连自保都无能为力,最终巧取豪夺独孤无名的剑谱和宝藏不成,反而惹来杀身之祸,祖上传下来的绝学也尽数落入他人之手。

    好在独孤无名经历了数个生化危机的游戏世界,物品栏已经达到四十四个。他所有的秘笈都装入一个箱子里,只是占据一个位置而已,金银珠宝也装了几个箱子,占几个位置。反而是各个热武器和冷兵器占了绝大多数的位置。

    其余老弱妇孺,以及吓人仆从,独孤无名并没有多加为难,也没有放火烧庄,暗房中的财物也没有全部取走。拿完东西之后,独孤无名便飘然而去了。

    ※※※※※※※

    以朱武连环庄为中心,独孤无名一一从周围的悬崖处寻找。冬去春来,终于在数个月后,找到了那个峭壁山洞。

    好在独孤无名准备充分,不仅准备的绳索足够长,还知道自己体型高大,又不会缩骨功,肯定是钻不进去的。

    特意准备了挖掘的工具,加上他内力精深,山石坚硬无比,但他运力一铲,坚固的山石犹如豆腐一般,轻易就被切割开来。

    独孤无名虽然内力深厚,但这通道毕竟比较长,如此消耗内力,待打通之后,也颇有些疲惫。

    映入眼帘的,竟是个花团锦簇的翠谷,红花绿树,交相掩映。

    独孤无名从山洞中出来,山洞离地不过丈许,垂下脚来,轻轻跃出,便已着地,脚下踏着的是柔软细草,花香清幽,鸣禽间关。如果不是独孤无名熟读原著,谁能想得到在这黑黝黝的洞穴之后,竟会有这样一个阳光灿烂的香花翠谷?

    独孤无名坐在洞口处,略微调息,把工具收起来后,再次起行。

    独孤无名放开脚步向前疾奔,直奔了两里有余,才遇一座高峰阻路。放眼四望,但见翠谷四周皆为高山环绕,似乎亘古以来从未有人迹到过。前后左右雪峰插云,险峻陡峭,决计无法攀援出入。

    独孤无名满心欢喜,知道这个地方确如原著描述的那般,自己来对地方了。只见草地上有七八头野山羊低头吃草,见了他也不惊避,树上十余只猴儿跳跃相嬉,看来翠谷中并无虎豹之类猛兽。

    看着围绕着自己的山羊,独孤无名陷入回忆,想起二十几年前,自己跟着阿青姑娘一起放羊的嬉闹日子,手不自禁的抚摸着那些山羊。

    独孤无名放眼四望,搜寻着那头传闻中的白猿。想一想还真是有缘,当年教自己武功的也是白猿,现在自己来寻找九阳真经的秘笈,也是找白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