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十二回 九阳真经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独孤无名向西走了二里多,见峭壁上有一道大瀑布冲击而下,料想是雪融而成,阳光照射下犹如一条大玉龙,珠玉四溅,明亮壮丽。

    瀑布泻入一座清澈碧绿的深潭,潭水却也不见满,当是另有泄水去路。独孤无名凝神瞧去,见碧绿的水中十余条大白鱼来回游动,期间偶有白鱼跃起,料想这就是原著中张无忌赖以果腹的其中一个关键食物来源了。

    山谷不大也不小,找了大半天,已是深夜了,依然没有找到白猿,料想白猿或许还有其他去处也未可知,独孤无名便随便吃了点东西,暂时休憩去了。

    次日一早,独孤无名在山谷中继续搜寻。

    回想起原著中,张无忌是因为医治好了一只猴子的断腿,才引来了白猿。显然白猿和猴群一起生活。

    于是独孤无名运起紫霞神功,瞬间听力大涨,仔细搜寻猴群的所在。

    循声来到山谷某处,果然见到一群猴子在嬉戏玩耍。正中最显眼的,恰是一只白色大猿猴,在它身旁,围绕着不少小猴子。

    小猴子不怕生人,但大白猿显然深受人类的残害,因此对人类有些警惕。毕竟被潇湘子和尹克西擒拿迫害了好长一段时间,至今那经书都还在它肚子里,让它疼痛难忍呢。

    远远见到独孤无名向这边走来,白猿立即就警惕了起来,不断呼叫,让小猴子退到它身后去。

    独孤无名立即止住前进的脚步,双手平举,示意自己并无恶意。随即指了指自己的肚皮,再指了指白猿,示意自己可以给它医治。

    独孤无名比划了好一阵子,白猿终究在相信人类,与继续忍受痛苦之间,选择了前者。

    独孤无名走进白猿后,就闻到一阵腐臭之气,见白猿肚上脓血模糊,生着一个大疮。

    那白猿腹上的恶疮不过寸许圆径,可是触手坚硬之处,却大了十倍尚且不止。只见肚腹上方方正正的一块凸起,四边用针线缝上,独孤无名知道,这就是这次自己的目标——九阳真经。

    独孤无名对此早有准备,取出手术用具,清洗、消毒、麻醉、开刀、取物、缝合、上药、包扎,一通手术下来,也花去了不少时间。

    独孤无名知道白猿颇具灵性,便一边比划,一边嘱咐道:“七天后再来寻我,我再给你换药,把这几粒药吃了吧,消炎的。”

    白猿虽然强壮,但毕竟年岁已大,整个手术下来,却也躺在地下动弹不得了。旁边的小猴子倒是机灵,拿过药片,一一塞进了白猿的口中。

    看着白猿咔呲咔呲的嚼碎了药片,独孤无名脸都有点变形了,这么苦,居然受得了。

    对着小猴子比划了个喝水的动作,小猴子果然机灵,急忙去取了荷叶盛水给白猿喝。

    ※※※※※※※

    独孤无名洗去油布上血迹,打开包来看时,里面果是四本薄薄的经书,只因油布包得紧密,虽长期藏于猿腹中,书页仍完好无损。

    书面上写着几个弯弯曲曲的文字,正是梵文,而独孤无名知道多学一门外语的重要性,即使是武侠世界,他也不断充实自己,因此这梵文他是会的。

    梵文为印度雅利安语的早期名称,所以独孤无名这梵文也是在现代社会学到的。书面的几个字,翻译过来,就是《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即《楞伽经》,亦称《入楞伽经》、《大乘入楞伽经》。

    翻开来看时,四本书中尽是这些经文,但每一行之间,却另以蝇头小楷写满了汉人文字,这就是《九阳真经》了。

    《九阳真经》的作者虽不知名,但独孤无名知道,此人也是绝顶的高手。在第四卷最后一页,作者自述中写到,作者一生之中既做过儒生,也当过道士,更出家做过和尚。

    在儒、道、佛三家中领悟到各家的武功要诀,后来与王重阳在第一次华山论剑后斗酒论武,胜了王重阳后得以借到《九阴真经》一览。

    阅览完毕后虽深佩真经中所载武功精微奥妙,但一味崇扬“老子之学”,只重以柔克刚、以阴胜阳,尚不及阴阳互济之妙,于是在四卷梵文《楞伽经》的行缝之中,以中文写下了自己所创的《九阳真经》,自觉比之一味纯阴的《九阴真经》,更有阴阳调和、刚柔互济的中和之道。

    因为还要留在山谷,确保白猿的伤势得以痊愈,独孤无名便着手练起了《九阳真经》。

    只半个月的时间,独孤无名就练完了第一卷,比起原著中张无忌的四个月时间,确实强了太多。

    此时白猿的伤势已经彻底痊愈,独孤无名便动身离开,准备回去蝴蝶谷了。

    一路上,独孤无名并没有运用轻功赶路,待他回到蝴蝶谷的时候,已经又过去了三个月,此时《九阳真经》,他已经练完了三卷,只剩下最后第四卷了。

    独孤无名第一卷花了半个月,第二卷花了一个月,第三卷花了两个月,以此类推,第四卷,起码要四个月了。

    只大半年就把《九阳真经》练成,这资质比起二十年修炼《神照经》的时候,可好上太多了。

    两者不相上下,各擅胜场。二十年前的《神照经》,独孤无名花了三年,现在却不到一年就能练成《九阳真经》。这期间,他的身体的进化,着实令人惊叹。

    ※※※※※※※

    “胡老哥、王姐,如何,这小家伙的寒毒治好了吗?”

    看着独孤无名一脸得意的样子,胡青牛、王难姑夫妇心中颇为不耻。不过也没办法不服,人家一年多以前,就断定,除了《九阳真经》,其他方法,都治不好这张无忌的《玄冥神掌》的寒毒。

    自己夫妇二人在这一年多了,殚精竭虑,花费了无数的心血,药材倒是其次,主要是各种千奇百怪的治疗手段,让二人费尽了心思。

    即便是王难姑的所谓以毒攻毒的法子,最终也被证实为无用之功。反而让张无忌受了不少苦头。

    不过好在张无忌心底仁厚,知道二人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医治自身的寒毒,因此心中不但不会怨恨,还非常感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