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十七回 外来求医 下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纪晓芙听她叫自己为“妈”,又是脸上一红,事已至此,也无法隐瞒,脸上神色甚是尴尬,道:“这位是张家哥哥,他爹爹是妈的朋友。”

    向张无忌低声道:“她……她叫‘不悔’。”顿了顿,又道:“姓杨,叫杨不悔!”

    张无忌笑道:“好啊,小妹妹,你的名字倒跟我有些相像,我叫张无忌,你叫杨不悔。”

    纪晓芙见张无忌神色如常,并无责难之意,心下稍宽,向女儿道:“无忌哥哥的本领很好,妈已不大痛啦。”

    杨不悔灵活的大眼睛转了几转,突然走上前去,抱住张无忌,在他面颊上吻了一下。她除了母亲之外,从来不见外人,这次母亲身受重伤,急难之中,竟蒙张无忌为她减轻痛苦,心中大为感激。她对母亲表示欢喜和感谢,向来是扑在她怀里,在她脸上亲吻,这时对张无忌便也如此。

    纪晓芙含笑斥道:“不儿,别这样,无忌哥哥不喜欢的。”

    杨不悔睁着大大的眼睛,不明其理,问张无忌道:“你不喜欢么?为什么不要我对你好?”

    张无忌笑道:“我喜欢的,我也对你好。”俯身在她柔嫩的面颊上也轻轻吻了一下。

    杨不悔拍手道:“小医生,你快给妈妈的伤全都治好了,我就再亲你一下。”

    张无忌见这个小妹妹天真活泼,甚是可爱。他十多年来,相识的都是年纪大过他很多的伯伯叔叔,常遇春虽和他兄弟相称,也大了他八岁。

    那日舟中和周芷若匆匆一面,相聚不到一天,便即分手,此外从未交过一个小朋友,这时不禁心道:“要是我真有这样一个有趣的亲妹子,便可常常带着她玩耍了。”

    他还只十四岁,童心犹盛,只因幼历坎坷,实无多少玩耍嬉戏的机会。即便他师父独孤无名,虽然说话风趣,经常说一些风言风语,但他严守尊师重道的教诲,在师父面前谨守规矩,不敢和师父嬉闹打趣,自然乐趣就少了很多。

    独孤无名有时觉得这徒弟太规矩了,其实不然,张无忌的表现完全符合这个时代的人物特性,是他太特立独行了。

    纪晓芙见圣手伽蓝简捷等一干人伤势狼藉,显然未经医理,她不愿占这个便宜,说道:“这几位比我先来,你先瞧瞧他们吧。这会儿我已好得多了。”

    张无忌道:“他们是来向胡先生求医的。胡、王二位先生身染重病,不能医人。这几位却不肯走。纪姑姑,你并非向胡先生求医。小侄在这儿耽得久了,略通一点粗浅医道,你如信得过,小侄便瞧瞧你的伤势。”

    纪晓芙受伤后得人指点,来到蝴蝶谷,原和简捷等人一般,也是要向胡青牛求医,这时听了张无忌这几句话,又见到简捷等一干人的情状,显是那‘见死不救’胡青牛不肯施治。

    适才张无忌替她针治要穴,立时见效,看来他年纪虽小,医道却着实高明,便道:“这可多谢你啦。大国手不肯治,请小国手治疗也一样。”

    张无忌请她进入厢房,剪破她创口衣服,见她肩臂上共受三处刀伤,臂骨亦已折断,上臂骨有一处裂成碎片。

    这等骨碎,在外科中本来极难接续,但在蝶谷医仙的弟子看来,却也寻常,于是为她接骨疗伤,敷上生肌活血的药物,再开了一张药方,命童儿按方煎药。

    因为得益于独孤无名的建议,胡、王二人在传授张无忌医术、毒术的时候,也不断让张无忌在实践中检验自身技艺。

    所以此时张无忌并不是初次为人接骨,手法已经颇为纯熟敏捷,但也忙了大半个时辰,才终于包扎妥善,说道:“纪姑姑,请你安睡一会儿,待会麻药药性退了,伤口会痛得很厉害。”

    纪晓芙道:“多谢你啦!”

    张无忌到储药室中找了些枣子杏脯,拿去给杨不悔吃,哪知她昨晚一夜不睡,这时已偎倚在母亲怀中沉沉睡熟。张无忌将枣杏放入她衣袋,回到草堂。

    华山派那口吐鲜血的弟子站起身来,向张无忌深深一揖,说道:“小先生,胡先生既然染病,只好烦劳小先生给我们治一治,大伙儿尽感大德。”

    张无忌学会医术之后,偶尔也会为来求医的明教子弟医治,此时见这十四人或内脏震伤,或四肢断折,伤处各各不同,与平时练习的医患又不相同。

    常言道:“学以致用”,确有跃跃欲试之意,但想起胡青牛的言语,答道:“此处是胡先生家中,小可也是他的病人,如何敢擅自做主?”

    那汉子鉴貌辨色,见他推辞得并不决绝,便再捧他一捧,奉上一顶高帽,说道:“自来名医都是五六十岁的老先生,哪知小名医年纪轻轻,竟有这等高明本领,真乃世上少见,还盼显一显身手。”‘

    那富商模样的梁姓胖子道:“我们十四人在江湖上都小有名头,得蒙小先生救治,大家出去一宣扬,江湖上都知小先生医道如神,旦夕之间,小先生便名闻天下了。”

    张无忌毕竟年纪尚幼,不明世情,即便师父独孤无名平时也会讲述一些江湖中的险恶伎俩给他听,但毕竟没有经历过。

    给他两人这么一吹一捧,不免有些欢喜,说道:“名闻天下有什么好?胡先生既不肯动手,我也无法。但你们受伤都不轻,这样吧,我给你们稍减痛楚便了。”取出金创药来,要为各人止血减痛。

    待得详察每人伤势,不由得越看越惊奇,原来每人的伤处固各各不同,而且伤法奇特,都是胡青牛所授伤科症状中从未提到过的。

    有一人被逼吞服了数十枚钢针,针上喂毒。

    有人肝脏为内力震伤,但医治肝伤的行间、中封、阴包、五里诸要穴却都给人用尖刀戳烂,显然下手之人也精通医理,要令人无从着手医治。

    有一人两块肺叶上给钉上两枚长长的铁钉,不断咳嗽咯血。

    有一人左右两排肋骨全断,可又没伤到心肺。

    有一人双手割去,却将左手接在右臂上,右手接在左臂上,血肉相连,不伦不类。

    更有一人全身青肿,说是被蜈蚣、蝎子、黄蜂等二十余种毒虫同时蜇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