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旅者 第十八回 金花婆婆 上
作者:古红魔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张无忌只看了六七个人,已大皱眉头,心想:“这些人的伤势如此古怪,我也只能勉强医治几样。这下手之人,为何挖空心思,这般折磨人家?”

    忽地心念一动:“纪姑姑的肩伤和臂伤却都平常,莫非她另受奇特内伤,否则何以她一人却是例外?”

    忙走进厢房,一搭纪晓芙的脉搏,登时吃了一惊,但觉她脉搏跳动忽强忽弱、时涩时滑,显是内脏受损,但为什么会变得这样,委实难明其理。

    张无忌立即跑去找胡青牛和王难姑,将这些人所受的怪伤一一告知二人。

    胡青牛口中不断“嗯,嗯”答应,显是在用心思索,过了良久,说道:“哼,这些怪伤,却也难我不倒……”

    而王难姑则呲之于鼻,道:“这些手段也忒简单了……哼!”

    张无忌身后忽有人接口道:“胡先生,那金花的主人叫我跟你说:‘你枉称医仙,可是这一十五种奇伤怪毒,料你一种也医不了。’哈哈,果然你只有躲起来,假装生病。”

    张无忌回过头来,见说话之人是崆峒派的秃头老者圣手伽蓝简捷。

    他头上一根毛发也没有,张无忌初时还道他是天生的光头,后来才知是给人涂了烈性毒药,头发齐根烂掉,毒药还在向内侵蚀,只怕数日之内毒性入脑,非大发癫狂不可。这时他双手给同伴用铁链缚住,才不能伸手去抓头皮,否则如此奇痒难当,早已自己抓得露出头骨了。

    胡青牛淡淡地道:“我治得了也罢,治不了也罢,总之我不会给你治。你尚有七八日之命,赶快回家,还可和家人儿女见上一面,在这里啰里啰唆,又有何益?”

    这崆峒派的简捷和华山派的薛公远,两人或威胁或哀求,胡青牛只是不应,最后还是着落在张无忌身上。

    好在有胡青牛和王难姑相助,否者凭张无忌此时的医术,还不足以应付这些怪症。

    即便如此,张无忌也一直忙到天明,纪晓芙和女儿杨不悔醒了出房,见张无忌忙得满头大汗,正为各人治伤。纪晓芙便帮着包扎伤口,传递药物。只杨不悔无忧无虑,口中吃着杏脯蜜枣,追扑蝴蝶为戏。

    如此过了五六日,各人的伤势均日渐痊愈。

    纪晓芙所受的内伤原来乃是中毒。张无忌诊断明白后,以生龙骨、苏木、土狗、五灵脂、千金子、蛤粉等药给她服下,解毒化淤,再搭她脉搏,便觉脉细而缓,伤势渐轻。

    这时众人已在茅舍外搭了一个凉棚,地下铺了稻草,席地而卧。纪晓芙在相隔数丈外另有一个小小茅舍,和女儿共住,那是张无忌请各人合力所建。

    那十四人本是纵横湖海的豪客,这时命悬张无忌之手,对这少年的吩咐谁都不敢稍有违拗。

    张无忌这番忙碌虽然辛苦,但从胡青牛处新学到了不少奇妙的药方和手法,同时明白了奇病须以奇法医治的道理,不能拘泥成法,也可说大有所获。

    ※※※※※※※

    其余十四人都已经医治后离开了,某日,张无忌和纪晓芙闲聊之时,张无忌问道:“纪姑姑,这蝴蜾谷甚是隐僻,你怎地会找到这里?那打伤你的金花主人却又是谁?这些事跟我无关,原不该多问,但眼前之事甚有蹊跷,请你莫怪。”

    纪晓芙脸上一红,明白了张无忌话中之意,他是生怕这件事和她未嫁生女一事有关,说起来令她尴尬,便道:“你救了我性命,我还能瞒你什么?何况你待我和不儿都很好,你年纪虽小,我满腔的苦处,除了对你说之外,这世上也没可以吐露之人了。”说到这里,不禁流下泪来。

    她取出手帕,拭了拭眼泪,道:“自从两年多前,我和一位师姊因事失和之后,我便不敢去见师父,也不敢回家……”

    张无忌道:“哼,毒手无盐丁敏君坏死啦!姑姑,你不用怕她。”

    纪晓芙奇道:“咦,你怎知道?”

    张无忌便述说那晚他和常遇春如何躲在树林之中、如何见到她相救彭和尚。

    纪晓芙幽幽叹了口气,说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天下人的耳目,又怎能瞒过?”

    张无忌道:“姑姑,殷六叔虽为人很好,但你要是不喜欢他,不嫁给他又有什么打紧?下次我见到殷六叔时,请他不要逼你。你爱嫁谁,便嫁谁好啦!”

    纪晓芙听他说得天真,将天下事瞧得忒煞轻易,不禁苦笑,缓缓说道:“孩子,也不是我有意对不起你殷六叔,当时我是事出无奈,可是……可是我也没后悔……”

    隐在暗处的独孤无名心想,这纪晓芙的还真重啊,被杨逍强迫了,结果还因此爱上对方。

    纪晓芙瞧着张无忌天真纯洁的脸孔,心想:“这孩子的心地有如一张白纸,这些男女情爱之事,还是别跟他说的好,何况眼前之事,也不见得与此有关。”

    纪晓芙接着说道:“我和丁师姊闹翻后,从此不回峨嵋,带着不儿,在此以西三百余里的舜耕山中隐居。两年多来,每日只和樵子乡农为伴,倒也逍遥安乐。

    半个月前,我带了不儿到镇上去买布,想给不儿缝几件新衣,却在墙角上看到白粉笔画着一圈佛光和一把小剑,粉笔的印痕甚新。

    这是我峨嵋派呼召同门的讯号,我看到后自是大为惊慌,沉吟良久,自忖我虽和丁师姊失和,但曲不在我,我也没做任何欺师叛门之事,今日说不定同门遇难,不能不加援手。于是依据讯号所示,一直跟到了凤阳。”

    接着纪晓芙便说起了在凤阳城临淮阁酒楼的事情,当时里面聚集了一十五人,包括了九个门派。之后被金花婆婆打伤,并施加各种酷刑,让他们来此处找胡青牛医治的事情。

    便在此时,门外忽然传进来几声咳嗽,静夜之中,听来清晰异常。

    纪晓芙抢出房外,脸如白纸,说道:“金花婆婆……金花……”